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終於 考到

終於,在很冷的今天,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二日,距離我離開台灣不到兩星期的這一天,我考到我考了四年都沒有考到的駕照,對很多人來說,考駕照就像是吃鼻屎一樣容易,付個一萬元就可以擁有的東西,but not for me.前前後後,再台南考過兩次,在台北考過三次,總共五次

第一次:紅綠燈沒有停
第二次:壓到中央白線
第三次:兩分鐘壓線,加上撞安全島
第四次:上坡起步倒退
第五次:過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December 06, 2005


GOOD BYE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November 28, 2005


no way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November 12, 2005


eagle toward million....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October 02, 2005


maybe, just a kind of life...no matter it is suck or tuf....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September 18, 2005


be a soldier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September 04, 2005


that's it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August 28, 2005


because of you,I put this on.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August 14, 2005


THIS is my high school classmate's wedding.That pink bride is the one I known.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我畫不出東西來,什麼都沒有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沒有理由

對 我是心情不好

就像我表現出來的一樣 就像我臉上說的一樣
我只知道我在看巧克力工廠的時候哭的很慘
我只知道我一個人在辦公室裡面的時候 會有痛哭的衝動

我知道那時候在成功嶺 有同樣感受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知道自己心情不好
到底能怎麼辦 也不需要怎麼辦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July 31, 2005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July 24, 2005


3 shots last night! These are logos I made for my father....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July 23, 2005


me ,the recent time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July 17, 2005


first time meet,happy lunch noon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July 16, 2005

Holy holY


我的工作被架空。原本該我處理安排的事情,被直接托付給別人?對於這樣的東西其實不該計較的,部隊不就是只要過的爽,比什麼都重要的地方嗎?既然如此,那既然我的工作被架空,就代表我自己的負擔少了很多,這樣應該開心而不是難過吧?於是這可以推測出我的權力慾望的指數?於是每天走路的腳步不在踏實,眼神不再銳利,像是有吃飯,卻缺乏營養的樣子....一天天,一天天。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July 10, 2005


none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世界的兩端

因為注視得太過於仔細,我居然沒有發現
我們兩其實坐落在世界的兩端。


走進這樣的涵洞,腳底下的流水殺殺聲依舊。
一樣存在著消毒水的氣味,也許是上游某家化學藥品殘留?
外面太陽正大,這裡是唯一的遮蔽。

原本單純清脆的草地上,平白多了幾顆也許才種了十幾年的樹。
一大早的露水還沒有乾,搞的我沒穿襪子的puma好像下過雨一樣。

瞳孔不該放大的時候放大,接受到強烈的陽光線,
臉頰上似乎開始滲出一點一點的汗水。

手中往後褲袋摸了摸,歪著頭把香菸點著了。
莫名的清醒花費在單純注視在對岸的樓房,一層一層,
有新有舊,有高有低。

在菸頭有掉落長度的危險之前,就很自然的讓白煙溢出
自己的鼻子嘴巴。曾經有人說這樣很醜,有人說。


記起一些事情。那些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片段,
現在聽在耳朵裡,卻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調整Cam,
將鏡頭focus在微笑著的嘴唇周圍。

問,擔心著你加上無助的自己再加上痛恨在人身上看到自己過去的影子
這應該是什麼樣的眼神? 終於知道,在我們還不相識的時候,
我走過你的身邊,到了世界的另一端。

在半途中停下腳步,Cam照不到的眼睛。祝你幸福。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none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當一切都是如此的匆忙而模糊

老地方。長廊,階梯,草皮,鐵絲網圍牆。

有時候他在想,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對不對,不是真的假的,
而是真的是因為自己寂寞的時候,發現一個投射的對象? 還是,
真的願意在自己年過二五的時候,付出自己剩下的四分之三?
並沒有差別,發現到這點其實對他來說,就是這樣。

因為壓力的緣故,他對自己的想法只剩片片段段的畫面作為回味。


站在人群中的我們,因為前面同樣在看著的人擋著的緣故,
所以我們不斷的用身子佔住每個允許的空間向前。
每每發現些什麼,或者想要替我講解些什麼的你,
一次次回頭,我也馬上低著頭聽著。

[我都聽見了,聽的很清楚。]




片片段段的畫面,成為對自己愛你的證明。
時間還在前進著,手邊的事情依然停不下來。
而提過的證明,成了像畢業證書一樣的作用,
在得到之後,好點的,表了框掛在牆上。
而我,則是匆忙的塞進成疊的文件當中,
收進抽屜的最裡面。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July 09, 2005


none Posted by Picasa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如果想逃避

騎著機車的故事,天天都有。只要在半夜放下手邊的咖啡,鎖上門,到巷子口的那家便利商店買包菸,就可以在三十秒之內,看到十來個以[騎著機車]作為開頭的故事,在停車線前開始。

知道父親騎過車,只要站在車子後,就可以依據"沒有掛在外面的全罩安全帽",還有加滿的油,可以得知。昨天晚上見到半夜睡醒的母親,他說,父親又去了歐洲,在星期三他們倆從加拿大回來之後。

心裡面想著父親是自己騎車出去,還是在某個傍晚載著母親到哪裡去逛街?一邊手將電動鐵捲門打開,有點吃力的騎車出去。我想,幸好昨天的雨在當晚我回家前就已經停了,不然現在的我大概會懶得穿上雨衣,就在大雨中等著回家之後得沖澡才不會感冒的狀況....

順著習慣的路線,到了印象中的那個街頭,和這個街頭。這個街頭有的,是全家。而那個街頭則是7-11。在木柵和景美間穿梭著,想要找回,卻也同時想要忘記。當指針不會轉動而無法判斷的車速,越漸只剩下光線。記憶的混合,也許就是種昇華,卻也是種逃避。

[但是當重新最後的滑進地下停車場的車格中,
我知道,一切都沒有變。]

沉淪沉淪,知道自己在這樣的狀況下,還是可以過活著。所以還是像往常一樣,在星期天天色漸暗的時候,回到屬於我的地方。屬於我的個性,屬於我的地位,屬於我的交談。在電車停站的那刻起,忘記頻頻想要停止對話的口氣,忘記,一去不回的簡訊。

穿著黑色的標準服飾,將手上的文件一個處室一個處室的丟盡,接到電話,"ㄟ....怎麼用奇怪的電話打給我呀,放假了嗎?喔? 很棒呀....是呀,我也覺得....我變了。遇到事情,跟其他人一樣,就是打電話幹橋....嗯....好,那下星期見。"嘴巴中講著,卻一邊抽著菸笑著和所謂的上級打著交道。說著哪個長官要調去哪裡,說著哪個文書沒啥腦袋瓜,只懂硬幹。

[渾身汗臭菸臭的,對著自己沒有質感的愛戀,感到可笑。]

三步作兩步,我口袋中的鑰匙叮叮咚咚的響著。先前接到電話中的重點,不斷的在自己嘴裡呢喃。[唷! 在嗎?]手朝自己的右邊指了指。那個他點了點頭。[報告,廠部下士請示進入副廠長室]菸味,電風扇轉動,早上拖過的地板。我知道,半年的時間過去,我的心態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但是瞳孔的寬度,在現在這個片刻,讓那畫面,不斷的撕裂,深入。一層層的,廠房。

躺在都去吃飯了而空盪的辦公室,發現到外頭昏暗的天色開始發出聲響。知道現在的安靜的另外一頭,是不斷發出低沉喧鬧的餐廳。好像永遠不會停的雨,好像永遠不會停的沉靜。穿過了一百四十多天後的廠房,等待著的,只不過是另外一場無奈。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老大不小的愛戀

記得那天傳給朋友一通簡訊:「我受夠了…..」
而他在半天之後回我:「怎麼啦…兄弟….我們還有半年就要退伍了,撐著點呀…」我知道他猜錯我到底在陳述些什麼,也不多作解釋的回:「我還好,只是太久沒有經歷這種無情緒的愛戀….可以純粹的生氣或者忌妒,可以期待或者頹廢,都是一種幸福….我現在,就只能無止境、無表情的等著…」[這樣子的對話下的過去,和現在的生活,其實都可以加以延伸或者臆測。]

在部隊忙碌的生活中,很多生活中的片段都成為一整天回味的材料。不論是下雨天,或者在室內熱到滿身汗的時候,只要回想起某種氣味,腦袋中就會浮現出種純粹的畫面,來給自己開心、心酸、和期待(禁制期待)。這樣的情緒也許就叫做「愛戀」,又因為這個時候的自己,並沒有同的的回饋,所以稱作「單戀」。

「單戀」的存在,就像書中敘述,或者普遍的說法一般,是充滿酸楚而甘苦的。在年紀二十五的時候體驗到這樣子所謂愛,其實是有點承受不起的,甚至會難過。片刻影像的投射,留在我腦海中的影響,更強化了這樣的感受。[這樣子的理性陳述,和現在我的情緒剛好背道而馳。痛苦]。

這也許是個開頭,也許不會有中間的表述,也許,就是個結尾。[陳述,無用]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June 26, 2005

當兵後

常常,我會問人,我到底當兵和我之前,有沒有變?答案兩者都有,印象最深的,是之前女朋友"老闆娘"回答我的,他說:"有....遠遠看你走過來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了...."他繼續說著:"比較鈍一點了吧....之前你比較尖銳...."。說實在我到現在還是不清楚,到底我之前是怎樣的尖銳法?之後又是怎樣的"鈍"ㄋ?到底....這樣的轉變,是好是壞?

[我知道,我問這個是很無意義的] 當兵之後,很多事情說不得。很多情緒表達不得....這和之前我的態度有很大的差異。也許吧?都說過我不知道了不是.....?

記得當兵之後,我都在閉上眼睛和強睜著眼睛間掙扎著....

記得當兵之後,我漸漸感受到離開人群的感覺....

記得當兵之後,我知道人世間被壓迫著的苦笑是如何自然.....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我難過

就是今天,我被我的母親嗆了句:”我是長輩還是你是長輩?”我就一點都說不出話來了。立即出現在我胸口的,是那種在部隊裡面才會有的緊迫感….在廠長面前把自己的想法吞入肚子裡面的那種感覺。

突然想起來,我沒有幫到部隊裡面的一個弟兄這件事情。他的識別證掉在家,拜託我幫他多做一張….我是唯一可以幫到他的人,在放假的時候,我發現他在大門口跟副連長講話的樣子,我就知道我沒有幫到他的後果…..只因為我沒有能力,沒有能在事情忙到不行的時候幫他弄來一張空白的識別證….其實我可以把我自己的換成他的,但是因為忙,忘了這點….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我是如此無能。

和他滿好的吧?我們在擦槍的時候聊了很多,在我剛到部隊的時候他也常常都會給我關心的話語,我卻枚辦法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提供協助…..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May 01, 2005

Ming

我沒對他說的話,就這句了。

小明那年十二歲,那段用跑步上學,那段還會用紅綠燈判斷運氣的日子。那個時候羅斯福路上面並沒有白綠色的捷運地下道路口,那個時候站牌旁邊還會充斥著等車的學生,那個時候,每天都會遇見的他,也還是一樣的清楚。

"如果你那個時候,有機會跟他獨處,有機會聊到能有心裡話的地步,有機會可以在這之後沒有更多的不克因素來阻礙的你們的關係,那你會跟他說什麼?"

除了上學會被逼著跟哥哥一起去上課(原因是爸媽怕小明會跑去不是學校的地方)之外,其餘的時間,都是自言自語的獨來獨往。沒什麼事情,放學之後就固定去買一條冰棒,在跟路隊說再見之後,就一個人待在校門口的天橋上張望,望著漸漸變大的車子穿過自己的腳下。

家裡也不知道自己是個怎樣的孩子,只知道他一放假就會對著明爸明媽說:"我要出去打球了~" 也只知道,在到家用過餐之後,就喜歡躺在上下舖的床上,盯著上舖的床板發呆。

"如果我跟你說,你這樣自以為的自言自語是一種病,並不是你自己想著是種體貼,那麼,更加將你的喜怒哀樂表現出來,使得你跟環境和人跟你留下更深刻的關係,觀念轉變之後,你會找他說出哪一句話?"

星期天的河濱公園太陽大的嚇人,只有兩個人的棒球隊,說好你是王牌投手,我是王牌捕手,小明和他的朋友A就一個人投,一個人打的,在一個人撿的過的一段時間。那時候,每個人都喜歡看職棒,小明雖然起步的比較晚但是他總在球隊之中擔任沒人當的角色,球打進了大排水溝也是第一個衝出去的。

"那天你們在校門口的相遇,你自以為他見到的你的害臊表情,到後來事實證明只不過是自己愚蠢的詮釋....."

遺憾就這麼多,小明同樣也得長大到了被摧殘的年紀。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 walked toward the sea,throught the dream into the future.... Posted by Hell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is logo has been lose in a company choise Posted by Hell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April 11, 2005


wok come to Tainan,while aquaaaa ,dardu, &me were still there.We play whole night, wok had went back to Kauhsung before 9:00am.... Posted by Hell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April 09, 2005


Maybe one year ago, Imade this pic for my friend Hauz,he was in the army.Now I'm in army too, when Hauz has work for a year.. Posted by Hell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e army life is tough.If there is no the older to lead us to do things right,to do thing bad,NO meaning for us to stay any longer.... Posted by Hell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After we were 2nd,my old classmate in marine department and his classmate in junior high school always get together to have some fun.Used to be others ,like the girl's classmate in her department.This was in the girl's apartment to have dinner....now,the girl is the last one staying in Tainan. Posted by Hell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April 04, 2005


this is the last year in Tainan.at that time,the champian of the pro baseball game is playing.everyone comes to our apartment,because our living room is big enough for watching TV and having the live-feeling..... Posted by Hell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e stuff of yesterday is so far and near.... Posted by Hell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April 03, 2005

我所飼養著的孤獨

重新探討孤單的感覺,是當兵之後都未曾開始的事情。是不是因為日子過的輕鬆了,習慣了,所以開始會注意這樣很個人的感覺,我倒也無法很確定。記得,曾經有個朋友曾經問過我,除了自己之外的人,是不是有資格評斷自己覺得重要的感受?那個時候我說了一個很客觀的答案:”自己覺得重要的,就是重要的。這個答案,現在在我身上,重新對自己說了一遍。
每個人心中,就像一個私人的野生動物園一樣,總是有意想不到的生物在裡面出現。除了驚訝之外,還是會繼續飼養他們。也許是覺得憐惜,也許就像父親母親一樣,不管美醜,只要在這裡出生,在這裡成長的,都是自己最美麗的小孩。現在,我的動物園裡面,有一隻年紀不小的傢伙,我管叫他做[孤獨感]。
我發現[孤獨感]的存在,大約是在上了小學,不知道幾年級的時候。唯一可以記得的,就是在父母親的主臥房旁邊的那間,有著木製上下鋪的床,因為蚊子多的緣故,所以總是在睡覺的時候掛上綠色的蚊帳。那時候的自己,就會在躲進蚊帳之後,對自己說話,和自己角色扮演。用蚊帳向外的視角,看待把自己當作家人的親人。[孤獨感]在我開始會寫字,開始接觸人群之後,越長越大。因為他的緣故,我對待世界的方式,總是像是看電視或者書本一樣,我和我的[孤獨感]手拉著手,靜靜的看著。漸漸的,我的情緒只屬於我和我的[孤獨感]。當我生氣的時候,只對著我的他生氣;我的開心,總是在回家的途中,對著我身邊的他又叫又跳。
其實,我對於我的他,照顧不周。總是在我必須投入在生活當中的時候,也許是考試,也許是田徑隊,我就忘了他的存在。

時間回到這個星期的這幾天。離開部隊的時間,證明氣象報告錯誤的大雨讓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衣服全都脫在浴室裡面。沒有想到要打開音響,沒有想到要開電腦,就直接洗了澡出門,坐上往台南的車子,開始睡。這樣的衝動,讓[孤獨感]甦醒,在我穿過一片黑暗的高速公路的時候。

甦醒了的[孤獨感],跟著我穿過中山公園的人行道,走過地下道,來到榕園,進了系館。他陪著我和朋友聊天,和人吃飯。跟著我沿著健康路去探望前女友白髮蒼蒼的長輩。有了[孤獨感],再多朋友的出現,都讓我像是在注視一樣的站著。我自己都聽不見,自己和[孤獨感]的呢喃,持續著,持續著。過多的注視讓我開始對他發起牢騷來,說朋友哪裡不好,哪裡讓人不好受,哪裡讓自己不滿。像故鄉一樣的台南被自己這樣無情的苛責,只不過是拿刀子在切割著自己身上的肉來發洩著。越切越是空虛。到最後,我和我的[孤獨感]一起沈睡在曾經熟悉的工作室裡面。

只記得我在地板上,和我的他做了個夢。夢中充斥著部隊裡面的板手和氣棒。我知道,我也許不會在回來這個地方了。

[他像地附靈,在經過的地方都留下了一個痕跡。標示出,這是一個屬於他的城市。]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關於 我們三

1.打從昨天的消沈之後,就下定決心要把”我們三”看完。原本發現母親桌上的這本書,中間用一些例行公事的表單夾著,正慶幸著自己買的書,母親並沒有塵封的放著,但是在昨天夜裡從朝馬將母親接回的路上,”裡面的內容過於瑣碎,我並沒有打算看….”,我就了解到實情。不過,母親對於我這星期買的[圍城]倒是,”第一句就有趣”的開心的拿下了樓去。

2.今天一早,還是跟昨天一樣,懶懶得,什麼都打不起精神去弄。連將這本書打開來,都是幾經波折的在母親跟自己告別,說要動身前往外祖父那邊之後,才關了自己這台ibook,打開第一頁來。一開始的這篇鋪陳的虛構小說,就道出了我所留意到封面的原因,”我一個人思念我們三”。

3.母親是對的,除了頭篇的虛構小說之外,之中的內容可說是再瑣碎不行。可以說是楊絳對於自己的記流水帳[這中間當然不是一般的記流水帳,畢竟身在一個書香家庭的老婆婆的文筆,絕非一般。]我並不能搧情的表示,我對這樣的東西的感動,但是我在作者敘述到自己女兒的離去的時候,卻無法自己。恰巧,今天在醫院的時候,自己的小表妹也在那,很自然的把錢媛的角色模樣,具體的想像出來。

4.我直覺想到的,是老闆娘。同樣是三個人的家庭,同樣是女兒,設想,如果老闆娘看了這本書,會有怎樣的感觸。因此就響馬上打給他,盼望獲得他在水牛城的住址,希望可以馬上寄給他。

5.了解到自己內心的缺乏,所以無法用自然的句子,來敘述我自己的感受。只能心神嚮往。言於此盡。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March 20, 2005


this is our image of graduated design,a stuff a year ago.  Posted by Hell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