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1, 2005

lo ne ly

首先,我得先承認一點,我跑這麼遠來到這個地方使用我的ibook,是有逃避的意味。在這樣的初二下午,我會這樣覺得(或者叫做發現),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察覺到我家人之間的疏離—屬於父親的落寞,和屬於母親的不滿足。就像是一個典型,年紀最輕的往往會選擇自我衍伸,發展出另外一個模式存在。
而我的選擇,就是最直接的逃避。

在面對家裡面有成員的死亡離去,時間點又是在過去最熱鬧的過年期間的時候。很多機會會讓家人面對到思念,畢竟,平日的疏離在過年期間是不存在的。因為過年,大家都更多的機會一起吃飯。因為過年,有更多的理由會多呆在家來分享彼此的存在。也因為過年,大家有更多共通的作為可以同時進行。可以說,人生裡面可以分享的東西,在過年的時候,特別的多。

分享變多,感情越濃,而思念,卻也更容易瀰漫。當思念沒了附著的基礎,那自身的感情,就是負面,就是無所適從。

所以在晚上,父親,會一個人消失在過去我們窩存的二樓。在空蕩的一樓擺放祖父靈位的客廳,獨自拉了張藤椅,轉開電視機坐著。沒去注意母親的一舉一動,沒去留意當兵的二兒子是不是有在浪費時間在網路上聊天。就只是坐著,也許是在回憶之中和誰在對話著。

當我發現我是獨自的(在浪費時間,在網路上聊天)時候,會過意的下樓去,想要陪著父親,像是陪著祖父一樣,看著電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卻發現客廳的電視機發出的聲音散發著一個寂寞的氛圍,所以我選擇坐在樓梯上聽著父親的孤獨,沒真正當面陪著。屬於自己的付出式存在。

這樣子的陪伴,對方當然是無從察覺的。甚至可以說是,一廂情願的。無意義?

一家人只剩三個,在座落在台北和台中的家中往來,成為無意義。“我們必須面對一個全新的生活“。一個無從抒發自己關心的生活。因為祖父祖母尚在的時候,可以從對他們的付出,來忽略在我們幾個之間相處上的不足。也可以說,即使在相處上是有缺陷,也可以拿照顧老人家或者陪伴老人家當作一個合理的藉口,而不去面對。而現在,事情變得棘手。變得必須去面對?也許事情沒有這麼糟糕,面對也不是這麼困難,只是寂寞而已。

寂寞變成更合理。往往會有人說,寂寞是對照的,因為有過溫暖,有過不寂寞,所以寂寞才會更合理,更可以被享受。而享受著的,卻忘了這樣的寂寞,像是築起圍牆一樣的,緩慢的傷害著家人。習慣不去表達,屬於高級知識份子的自我療傷,屬於有強烈自己我意識的人,沒有必須面對的理由,依舊可以找到自己可以忘記的生活內容。各自有著自己的生活,忘記彼此之間的牽扯,是天生的如此堅固。

旋律持續的演奏著,可以陪伴著的時間也一點一點的消逝著。寂寞排滿了課表,沒有剩餘的時間來進修其他的學分。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找到了嗎?
就在這一篇裡...我最愛的那一段...
你真的可以把感覺表達的很好
很深刻
別再說自己沒文采了
只要有感觸 有想寫的衝動
寫出來的都能在將來好好回味
這樣就值得了 不是嗎?

YOYOMA

Anonymous said...

對了 忘了問
lo ne ly是什麼意思呀?

YOYOMA

Anonymous said...

原諒我 我是白癡
我知道了
當我自己打一次這個字之後十秒後恍然大悟
我真笨!!!哈哈!!
但是我上次看的時候真的想了半天呢!
因為我一直以為這三個字是日文轉成英文發音...

YOY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