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2, 2005

my mind outside my body --waiting for...

就像是上一篇文章提到的一樣,我把一台價值大概三萬元的ibook當作mp3 player來使用著,一台可以順便打打字的機器。(在這段時間裡面,我嘗試著把這本村上春樹的新書看完,不過就時間來說,當然是不允許的。就連那兩大本的”海邊的卡夫卡”,都花了我大概一整天的時間才解決掉。)這中間也因為包含了一些像是”注視著馬路上的路標”或者”抽抽煙”這樣對“看完這本書“一點幫助都沒有瑣碎的事情,所以就出現過如下的幾個想法:

1.到底我為何會在這個“左轉會到霧峰,回頭會到台中“的地方出現ㄋ?其實,原因當然我自己再清楚不過,但是會者樣子的正確的原因,卻被我歸納為:因為我不在台南,跟那個地方,徹底的脫離關係了。

2.需要打字的需求原來是這個樣子的,需要看小說的需求原來是這個樣子的,為什麼我會不再想要編織再我腦袋裡面會理所當然出現的故事情節ㄋ?

以上的兩個想法,其實都可以是不需要解答的。不過,終其是出現在我腦袋裡面了。所以我很自然的記住想到這兩個想法的地點,和原因。也許哪天會在某個場合會適合拿出來和人談起,或許可以填滿那個時候的空白之類的吧?適合拿來當作想要表達自己想法,也想聽到別人想法的慾望的我,當作種資本來收藏?

當兵時的想法都是瑣碎的。瑣碎到似乎連串連起來的能力都沒有。唯一留在自己的生活裡面的,就是會需要不斷的注意時間。

以上是所謂的瑣碎的想法。對了,會不會有人想要知道我現在在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ㄋ?總是會有人想知道的吧?我想要人知道嗎?對現在的我來說,這似乎都沒有“該出現的人為什麼還不出現?“這樣的問題來的重要。不過又有誰知道,到底是打算要做的事情重要?還是伴隨著發生的事情重要?(記得那次打算要從東部回台北,於是帶著似乎可以打發時間的小說在身邊。於是一路上只要一有空閒就拿出來看,看到最後甚至連下集,都是在花蓮買的。所以到底是“從東部回台北“重要?還是“看小說“重要ㄋ?)

結論就是,繼續做我該做的事情吧?該發生的就會發生,不論你是不是用什麼程度的期待,在等待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