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0, 2005

去年兵變留下的紀錄

前言:這段文字是去年七夕情人節那天,發生一連串慘劇之後,一個人在台北家中嘗試解脫的一種方式[如今事過境遷,我也不打算重新閱讀,只是覺得有趣,也許,會有人覺得有趣吧]

我失戀,今天,明天,未來的一年半,我失戀。
我沒有文采,沒有準確的表達文字。我只知道我失戀,我腦中都是一些會讓自己痛苦的畫面。我閉上了眼睛,就會顫抖。
也許,這不叫做失戀,叫做害怕。
我不敢回想過去來讓自己思考,因為自己根本站不住腳。我不能去拓展自己的視野,因為這在軍中是不被允許的。
我好希望有個人可以溫柔的抱住我,告訴我這個世界可以是美好的世界。當世界末日過了,還會有新生,還可以是大家相親相愛的美好。我的家人無法給予我,我的朋友無法給予我,我軍中的長官更不能給我。所以我只剩一個人,和一堆菸。
我害怕一切,我沒辦法用我之前的方式解決這樣的情緒。沒有時間,沒有地點,沒有人。我的世界只有我自己,和對自己的怒罵。
我無法在聽我出門前的那條歌。我無法再回到曾經美好的地方。我無法忍受黑夜對我的冷漠,我無法思考對未來的規劃。
為什麼要挑在這個時候面對這樣的事情,為什麼要在家中還有人讓我牽掛萬分,在部隊裡面還沒辦法適應良好,在我過去的朋友都不在身邊,而且一個一個離我遠去的時候,讓我面對這樣的事情。我忍受不了。
我無法想像我在部隊裡面緊繃到爆炸的時候,沒有人可以讓我期待聽到他的聲音,我無法忍受我在部隊裡面還一無是處的時候,沒有人可以讓我單純的用思緒逃離那裡。我好怕,我好怕,我快要爆炸。
也許過去的我會說,這一點小小的人際關係崩潰,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是絕對不是現在的我說的出口的。
連msn上都找不到可以讓我分心的朋友聊天,連音樂都沒有讓我可以投注在上面,讓我可以忘記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學著做好人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情。我學會做個好人,也變成了一個軟弱的人。
家裡面一個人也沒有,可以讓我安心的哥,雖然他沒辦法安慰到我,但有他再就可以讓我覺得至少還有人可以靠,至少不用擔心我的電腦掛掉,不用擔心母親沒人照顧。不過他遠遠的離開這裡,遠遠的離開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地方,這世界好小好小,我沒辦法走出任何一步。
我好累。把我終結掉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