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1, 2005

Ming

我沒對他說的話,就這句了。

小明那年十二歲,那段用跑步上學,那段還會用紅綠燈判斷運氣的日子。那個時候羅斯福路上面並沒有白綠色的捷運地下道路口,那個時候站牌旁邊還會充斥著等車的學生,那個時候,每天都會遇見的他,也還是一樣的清楚。

"如果你那個時候,有機會跟他獨處,有機會聊到能有心裡話的地步,有機會可以在這之後沒有更多的不克因素來阻礙的你們的關係,那你會跟他說什麼?"

除了上學會被逼著跟哥哥一起去上課(原因是爸媽怕小明會跑去不是學校的地方)之外,其餘的時間,都是自言自語的獨來獨往。沒什麼事情,放學之後就固定去買一條冰棒,在跟路隊說再見之後,就一個人待在校門口的天橋上張望,望著漸漸變大的車子穿過自己的腳下。

家裡也不知道自己是個怎樣的孩子,只知道他一放假就會對著明爸明媽說:"我要出去打球了~" 也只知道,在到家用過餐之後,就喜歡躺在上下舖的床上,盯著上舖的床板發呆。

"如果我跟你說,你這樣自以為的自言自語是一種病,並不是你自己想著是種體貼,那麼,更加將你的喜怒哀樂表現出來,使得你跟環境和人跟你留下更深刻的關係,觀念轉變之後,你會找他說出哪一句話?"

星期天的河濱公園太陽大的嚇人,只有兩個人的棒球隊,說好你是王牌投手,我是王牌捕手,小明和他的朋友A就一個人投,一個人打的,在一個人撿的過的一段時間。那時候,每個人都喜歡看職棒,小明雖然起步的比較晚但是他總在球隊之中擔任沒人當的角色,球打進了大排水溝也是第一個衝出去的。

"那天你們在校門口的相遇,你自以為他見到的你的害臊表情,到後來事實證明只不過是自己愚蠢的詮釋....."

遺憾就這麼多,小明同樣也得長大到了被摧殘的年紀。

2 comments:

Andy said...

Hello...
You know who I am, right?
Who is that guy Ming? Is he some kind of YOU or just some friend of you?
By the way,
reading your articles is really interesting...
As you know, I'm never a person who can write these ^^
Although we don't have much time to talk, I can understand
the deeper thought in you by your articles...
Sorry for being not an understanding brother ><
Keep going! That is really good for you^^
Andy

Anonymous said...

你一直都是個很哥哥的哥哥....我從小都因為你而有一個目標可以遵循著....我會繼續努力的,不論如何,不論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