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6, 2005

我難過

就是今天,我被我的母親嗆了句:”我是長輩還是你是長輩?”我就一點都說不出話來了。立即出現在我胸口的,是那種在部隊裡面才會有的緊迫感….在廠長面前把自己的想法吞入肚子裡面的那種感覺。

突然想起來,我沒有幫到部隊裡面的一個弟兄這件事情。他的識別證掉在家,拜託我幫他多做一張….我是唯一可以幫到他的人,在放假的時候,我發現他在大門口跟副連長講話的樣子,我就知道我沒有幫到他的後果…..只因為我沒有能力,沒有能在事情忙到不行的時候幫他弄來一張空白的識別證….其實我可以把我自己的換成他的,但是因為忙,忘了這點….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我是如此無能。

和他滿好的吧?我們在擦槍的時候聊了很多,在我剛到部隊的時候他也常常都會給我關心的話語,我卻枚辦法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提供協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