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0, 2005

當一切都是如此的匆忙而模糊

老地方。長廊,階梯,草皮,鐵絲網圍牆。

有時候他在想,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對不對,不是真的假的,
而是真的是因為自己寂寞的時候,發現一個投射的對象? 還是,
真的願意在自己年過二五的時候,付出自己剩下的四分之三?
並沒有差別,發現到這點其實對他來說,就是這樣。

因為壓力的緣故,他對自己的想法只剩片片段段的畫面作為回味。


站在人群中的我們,因為前面同樣在看著的人擋著的緣故,
所以我們不斷的用身子佔住每個允許的空間向前。
每每發現些什麼,或者想要替我講解些什麼的你,
一次次回頭,我也馬上低著頭聽著。

[我都聽見了,聽的很清楚。]




片片段段的畫面,成為對自己愛你的證明。
時間還在前進著,手邊的事情依然停不下來。
而提過的證明,成了像畢業證書一樣的作用,
在得到之後,好點的,表了框掛在牆上。
而我,則是匆忙的塞進成疊的文件當中,
收進抽屜的最裡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