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0, 2005

世界的兩端

因為注視得太過於仔細,我居然沒有發現
我們兩其實坐落在世界的兩端。


走進這樣的涵洞,腳底下的流水殺殺聲依舊。
一樣存在著消毒水的氣味,也許是上游某家化學藥品殘留?
外面太陽正大,這裡是唯一的遮蔽。

原本單純清脆的草地上,平白多了幾顆也許才種了十幾年的樹。
一大早的露水還沒有乾,搞的我沒穿襪子的puma好像下過雨一樣。

瞳孔不該放大的時候放大,接受到強烈的陽光線,
臉頰上似乎開始滲出一點一點的汗水。

手中往後褲袋摸了摸,歪著頭把香菸點著了。
莫名的清醒花費在單純注視在對岸的樓房,一層一層,
有新有舊,有高有低。

在菸頭有掉落長度的危險之前,就很自然的讓白煙溢出
自己的鼻子嘴巴。曾經有人說這樣很醜,有人說。


記起一些事情。那些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片段,
現在聽在耳朵裡,卻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調整Cam,
將鏡頭focus在微笑著的嘴唇周圍。

問,擔心著你加上無助的自己再加上痛恨在人身上看到自己過去的影子
這應該是什麼樣的眼神? 終於知道,在我們還不相識的時候,
我走過你的身邊,到了世界的另一端。

在半途中停下腳步,Cam照不到的眼睛。祝你幸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