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6, 2005

Holy holY


我的工作被架空。原本該我處理安排的事情,被直接托付給別人?對於這樣的東西其實不該計較的,部隊不就是只要過的爽,比什麼都重要的地方嗎?既然如此,那既然我的工作被架空,就代表我自己的負擔少了很多,這樣應該開心而不是難過吧?於是這可以推測出我的權力慾望的指數?於是每天走路的腳步不在踏實,眼神不再銳利,像是有吃飯,卻缺乏營養的樣子....一天天,一天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