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0, 2006

未滿台灣味

三更半夜作作業,我只會想大便。

最近有人居然把兩三年前的"大喜喜門"的專輯從新放上種子分享,我當年找也找不到的專輯,居然在兩年之後的加拿大找到,這還真是趣味。可能我最近幾年都沒啥長大吧,或是屬於那個部份的自己都沒有改變?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是現在還覺得還滿"好"的。

猶記當年,這樣子軟性hip hop的男子團還算豐富的,除了大家耳熟能詳,還有幾首在KTV很流行拿來玩的"丸子",還有一個只出過一張EP的....(忘了),最後一個大概就是這個"大喜喜門"吧。大喜喜門那時候的造型還滿注目的(因為有個老式NBA的爆炸頭)。那時候我不知道在忙些甚麼,除了在電視上面偶而看到播個一分多鐘的MV之外,就沒啥印象了。

言歸正傳。重新接觸然後去youtube上面搜尋這個團體,就發現了現在這個各位看到的東西。以前記得曾經有個國外滾過一圈回來的大導演曾經說過"台灣的燈光技術簡直是把自然當專業!"自然的打光也許在畫面質感上來說會有過度熟悉而有沒有質感的感受,但是那種味道卻釀成台灣電影和影像的純粹。(這樣的論調已經有點藉口還很得意的感覺了。)利用龍山寺最直接的光線感覺,三個人的青澀舞步卻像隔壁弟弟的表演一樣,有種沒有距離感的親切。傳統建築的魅力,排除掉有些片段像照片一樣過度刻意的畫面之外,這部MV都有抓到例如像是"正面立面的龐大壓迫",還有"狹小格局的煙霧瀰漫"等等,這樣的味覺。

音樂和本土,是不是只能鄉土化?是不是要俗豔化?走過了夾子,董事長,還有旺福,還有其他的空間可以開拓台灣味覺新視野嗎?不斷變化自己的樣貌,還可以自信的告訴別人自己是"百變(女)王",這樣的行銷手法真的會迎合到現在的消費市場嗎?昨天半夜看台灣開票的時候,民進黨的段宜康說:"就算是操作選舉也需要時間讓民眾消化,發酵。"。這又何嘗不適用於瞬息萬變的消費市場上呢?

三年後重新聽到"大喜喜門"還覺得好聽有感。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好令人難過的歌

最近作業趕得緊,沒機會給寫文章。至少用幾首歌(盜版歌曲youtube找,盜版官司打翻天喔~打翻天~)來給這裡滋潤一點點。

這首歌其實是在張敬軒的專輯中,聽到張敬軒和王菀之合唱的。小時候聽廣東歌也許好一點,甚至還有人會跟著唱!現在不知道怎麼了,對聽不懂的語言真的敬而遠之。不過因為對歌曲需求量大了點,所以在這個被科技壓縮的唱片銷售量下,國語唱片的數量真是少之又少。(英文能接受的也不就那幾個人,相較於高中來了就聽來了就聽的心態,還真的是挑嘴了點。)。

於是就和這首歌有了接觸。在我找到這個現場版本之後,細讀歌詞,我眼淚都要飆出來了。老天爺,看到王菀之那個可憐的樣子配上曲調還有歌詞,簡直就像是放了一個催淚大絕(也許只砍了我一個人吧~)。

沒有找MV的原因是,不夠感人。(奇怪,沒有特別營造卻勝過特別花錢拍攝的。)如果各位仔細聽,也許會發現他唱到一半跳tone?我也不知道,總決有怪怪的...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06

期末新鮮事-東京事變

在苦悶的期末,東京事變永遠不會讓你覺得失望。

沒日沒夜持續多久才算慘?不管多慘,請參照東京事變給你的三餐,就別擔心只吃麥當勞嫌煩。發現日出也沒啥大不了的,像超人特攻隊一樣的組合,在這段影片當中說明無疑。每每喜歡各有特色衝鋒陷陣的電影,電視劇,漫畫,音樂。當年看的"太保密碼"被人說血腥暴力也無所謂的Enjoy。

想要一覽東京事變的魅力,請在youtube搜尋tokyo jihen。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December 04, 2006

阿傑real man

每個人都有童年的夢想,而到了二十過五的年紀,到底還有多少,會留在現在自己的生活中,甚至腦袋裡?我很幸運,我周遭有很多人過了大學畢業就業一兩年的歲數,還保有自己的熱情,不論是在大學求學階段累積的理想,或者是從小到大,好像已經變成遙不可及的幻想。在這裡就有一個南台灣的熱血青年--阿傑,身負眾多壓力之下,還繼續追求自己的夢想。我有幸能是他的朋友。

阿傑,台南官田人。小弟我在成大工設系修習我的大學學歷的時候,跟他成為朋友。因為家庭和自己的興趣的原因,阿傑並沒有朝著眾多工業設計系畢業的人的目標一樣,進去台灣新興的大公司工設部門,而留在家中提供自己的能力。同時累積自己的能量和朋友一起追求創業的夢想。和他第一次的接觸,是在系上棒球隊的時候,有很深的印象。全方位的守備能力,和似乎是天生的擊球敏感度,讓他一直是隊上倍受期待的一個球員。相較於當時變胖,所以在腳程上受到限制,以至於離開外野守備範圍的我,加上對球的敏感度不夠,也讓我在內野沒有太多的生存空間。最後就只能在捕手這個位置上面多作努力。因此阿傑一直是我佩服和羨慕的對象。

(圖片轉載自嘉義大學附屬實驗小學附屬幼稚園)從小到大,除了國小六年級曾經幻想過要當田徑選手之外,幾乎都不斷的浸淫在希望自己可以去打棒球當作職業的夢想。只要是星期天或者每天放學,能夠找到一群朋友到河濱公園,在一大片的空地上享受揮棒的樂趣,是再好不過的了。就算每次因為把球打到新店溪裡,會讓我們在河岸邊追著球跑很累。就算因為有人嫌河濱公園樹太少,居然會在我們當球場的綠地上面種了一棵棵的樹,讓我們接球的時候還要閃避障礙物...這樣的衝勁,在我高中聯考的時候,徹底當作一個""童年的夢想"而藏在心底了。研究工程力學,工程數學變成我上大學第一件成就夢想的工作。重新找到"設計"當作現在的夢想,也是在兩年之後的事情了。

換跑道並不可恥,但是堅守夢想卻是值得佩服的。阿傑,終於在正式比賽中打出全壘打,和他興奮的大吼大叫(在msn上)...知道自己可以去參加球隊的選秀,正式進入棒球體系的開心...這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是"童年的幻想",卻是如此的真實。

除了阿傑,我還要謝謝當年的系會長俊叡,還有高中大學認識到現在的米奇曼,你們的所作所為,都是我現在能夠保有夢想力量的來源。謝謝。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像沒看過一樣地excited


一早起來弄作業,分組的緣故搞到頭昏腦脹。因為太早爬起來,滿腦筋都是想著待會吃啥犒賞自己。突然覺得透過百葉窗看見奇怪的東西。

昨天在我媽媽學生林大哥的車上他已經提過今天會下雪,我倒不以為意,因為才剛跟人用自己的破爛英文吵過架。結果居然真的下了雪了(真是一個容易分心的傢伙。)話說以前有個故事,有兩個很要好的朋友一起唸書,其中一個常常會因為外頭的事情爬起來往窗外看,另外一個就拿起刀子把一起坐的蓆子割了一半從此絕交。幸好,我的椅子只夠我一個人坐。

當我在溫娣漢堡吃很貴的早餐的時候,除了心想:"我後悔了,好貴..."之外,我還看見了全多倫多唯二跟我一樣興奮的人。一個小男生一下子對著雪來的方向抬頭看了好久,一下子又跑去路邊看著車上淺淺的積雪摸呀摸的。多倫多的其他人都是各自過著自己的生活,要不是面無表情,就是皺眉頭。看到有人跟我一樣在為著今年冬天第一個小小的下雪,乾淨的雪高興,只覺得自己根本是個小大頭智障,三步作兩步就趕回家繼續準備討論的資料了。

另外,我今天也發現下雪真的很難拍。如果是下雨的話,晚上還可以找光源來顯示出來"現在在下雨"。雪哩?不知道為甚麼,就是很難讓肉眼看到像紙屑一樣的雪花在相機裡留下痕跡。如果是積雪當然一點問題都沒有。所以就出現左邊這張成功顯示出當下情境的照片。我說完了。

阿傑,我可以把你全壘打球的照片放上來這裡跟大家分享嗎?至少要讓你兒子上網路查"我爸阿傑*全壘打"的時候,可以找到這篇文章,你覺得怎樣?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好安靜的好歌



最近為下不了筆而苦惱。以前常常會寫的電影心得(說不上影評),或者社會現象,甚至產品介紹etc。突然發現語言的使用的自信心真的會影響下筆的能力甚巨,畢竟我不是Mina Wu,或是Ringo,雖然根他們兩個都不認識,但是倒是對他們可以這麼流利的運用兩種語言感到佩服。

我現在的狀況大概就像是邯鄲學步,兩頭空。

言歸正傳,今天在聽我"感傷歌大全集"的時候,聽到有個新專輯挑出來的感傷歌,盛夏光年原聲帶中的"明白"。(當初以為是那首"長長的路上我想我們是朋友....")。在半夜三點五十九分的時候聽到,似乎有種格外的感動。

文學青春台灣電影盛夏光年,不用我說他的影像魅力,裡面的演員也入圍今年金馬獎。光就歌聲來說,有種[乾淨卻抒情的感受]。這樣的歌通常不會拿到主打,也就是幾乎都是B-side。我常常喜歡聽的歌都存在在這個類別中,有時候常常會有不是很紅的人的不是主打歌,有這樣的歌曲類型存在。譬如像是"惡作劇之吻電視原聲帶"中的第11首的"後悔",或者蘇慧倫在"寂寞喧嘩"中的第7首"最溫柔的不自由"。

也不用說太多,反正就是這樣囉。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i dog 來我家


我家idog現在正在唱oasis的go let it out。

要說我和i-dog之間的緣份,其實要追溯到當兵的時候(奇怪,這樣的句型好像出現過很多次了。)那時候剛跟吳公俊叡弄來我那台ibook來玩,有次在朋友的店裡上msn,俊宇就丟給我這個idog的網址。那時候就覺得好屌,以前互動的玩具沒有那麼多,即使有,也總就只不過是"玩具"而已。高興之餘,也同時期待著真的發售日的到來。直到當兵當到老,有次跟賣mp3的彭建去看資訊展時,第一次見到廬山真面目。

"阿,真失望" 我看到的時候這樣說。

可能是因為要另外接mp3吧,而那時候又為了買哪台mp3困擾著。

一直到最近,剛好都在看ipod配件的試用review,所以看到這個老朋友,自然會多看兩眼。雖然評價都不高,但是卻都有種熟悉的親切感。於是,真的敗下他是在某天考完試,真的太難了。就一個人在Eaton center裡面亂晃,晃著晃著就晃到旁邊的Best Buy看看。照慣例,就是先去ipod配套喇叭的地方,逛了兩下真的沒意思(比較過音質之後,發現只有Bose的那台300加幣的能夠接受。)難過之餘就往門口走去。放在門口的,是屬於耶誕促銷禮品區,放的都是低於兩百塊錢的產品。因為之前在一百九和三百中間考量著,不到三十元的idog就恰巧觸動了那因為挑東西買而受傷的心靈。


自從idog來我家之後,我花了一小點時間研究他。畢竟不是一個很直覺的產品,不是說插上插頭play and that's all這樣的簡單。需要付出關心(強迫性的互動),來讓他保持活力(差別就是,如果在啟動的狀況下,一個小時之內就需要固定摸頭或者按鼻子來讓他保持開心。如果不的話,你就會發現他耳朵不會動了,或者根本臉上的LED燈不會亮。我之前還以為是沒電)。

基本上分成兩種操作模式。一種是插著音源線在mp3播放器上,他可以不需要多關心就在那裡動來動去。另外一種就是不插東西,讓他聽電腦喇叭發出來的音樂擺動(或者其他比較大聲的聲音)來產生擺動。

唉,其實是常常夜深人靜有點空虛呀。不要怪我我是因為這樣而愛上你,需要你呀~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黃金夜總會

Daniel Craig
趕上潮流 昨天大半夜冒著沒有subway回家的危險 去看了胡瓜主持的黃金夜總會...不,是Daniel Craig的黃金總動員...不,是黃金俱樂部?(真的想不起來了,中文譯名真的太難記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November 26, 2006

那年葛洛力-怎麼樂評都給他下怪標
















當兵那年葛洛力,台南誠品聽他唱
因緣際會聊起天,現在好像還不錯。

這個朋友現在大概忘記我了吧?
[緣起]記得那年在台北鶯歌當兵,能回去台南找朋友的機會真是少之又少。真的有機會下去,才又會發現朋友其實也都離開台南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緬懷著甚麼。(那是一個炎熱有點陰的下午)因為大家都有事情要忙,所以我就一個人晃呀晃的晃去以前常去的長榮路誠品看書,恰巧遇到之前小黑好像有跟他提過的小型演唱會。

(一個瘦小的女孩,聲音總是飄到一個邊緣卻又拉回來)
(每唱完一首歌都會像塑膠玩具一樣叫一聲"好~")

我在人不多的椅子上聽了整個演出,差點笑的合不攏嘴。
(哈哈,感覺好好玩喔,雖然是正經的歌也總是英文歌詞呀!)

"晚上朋友約唱歌約七點..." 心中這樣想著,就開始往成大門口的方向晃回去。(沒有機車一樣有行動力)突然發現剛剛在台上表演的人在路旁發愣,可能知道我剛剛有聽他的演出吧,披頭就問:"台南火車站在哪呀...我迷路了...ㄨ..."。

[後來] 後來多一點聊天和相處才發現其實他來頭不小!曾經在創作界有名的金弦獎大放異彩,也跑遍各大音樂季表演。翻翻聽他演唱的時候買的CD,就像童畫般的筆觸,和他的模樣恰到好處的和了起來。不協調的特點,就是他那直接而用英文表達的歌詞還有不加修飾的唱腔。兩個截然不同的特質在一個年輕女孩身上結合,總覺得有種奇妙的氛圍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台灣真的是一個很屌的地方,有樸實鄉土的真性情,卻在與國際接軌上一點都不落後。這大概就是創意市集和地下音樂可以持續這麼長的生命在台灣的原因吧?)

有幾個簡介這張專輯的地方,評語都相當的弔詭。這裡有試聽

看看當初小小獨立唱片公司給他拍的MV,內容是他的一個小演唱會,就是一群朋友找一起控窯。(阿傑,他們真的很強,土堆高的跟鬼一樣。)也許我現在的腦袋簡化到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麼奇怪的感覺。就是 [鄉土親情控窯] + [民謠女伶英文] + [運動外套] 這到底是甚麼樣的感覺?我很想要說些大道理,例如[真正的表演是不需要多作修飾而貼近生活的],但是總覺得不是很對卻又作罷。

當初一起在台中東海別墅吃吃喝喝聊天的朋友,看來過的還不錯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November 25, 2006

有附中 的MV

盛夏光年,我之前在這裡也有提過。在現在的LINK中,也還保留著盛夏光年的Blog,而現在我要提的,是最近發行電影概念專輯的同時出現的MV。

在這個MV中,只要看到綠油油的操場或者背景,還有灰色的混泥土牆壁的畫面,幾乎都是取景附中。為甚麼我看的出來?看MV認附中的功力,自從五月天紅的那年開始(幾年前呀?八年有了吧?),就開始層出不窮。現在我腦袋中有印象的,除了以附中為場景的藍色大門電影不談,另外還有"燃燒"(誰唱的呀,忘了,裡面甚至還穿附中制服),還有"為我好"...那個梁靜茹唱的。另外在五月天的眾多MV中,附中這個場景總是若有似無的不斷出現。(比較特別的是在"人生海海"中,在附中後門的安全島上的畫面,裡面女生制服被換成北一女的,同學幹橋到死。)

這個尋找附中的遊戲,校友們應該是樂此不疲吧?當去唱KTV的次數,比回去附中晃晃的次數多;當騎車開車經過附中校門(發現人行道變窄)的次數,比真的進到這個藍色大門中的次數多。多少人已經把自己是附中畢業這件事情埋到深深地心中,不特別提,也不需要提起了呢?屬於那段年輕歲月的狂吼,瘋狂,還有無所謂...到底還留在身上多少?

沒有去提,也不需要再提起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到底要怎麼買看不到的東西?

我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到底要怎麼才能夠對一個摸不到測試不到的東西下手?











告訴我,音響這種東西,每一台標出來的規格這麼多,到底取決的標準是甚麼?居然每一台標出的單位都不一樣。這台啦就是這台啦...三千塊台幣我還是下不了手呀~好難過喔~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一台ipod不只120加幣

為甚麼常常有人說,你買一台ipod絕對不只他原來的價錢。如果拿我自己的例子來說,自從小弟我的阿爸有天從海的另外一端寄了一台銀行送他的ipod nano來之後,一解小弟我思考到底要不要買這台好像全部北美的男女老少都在用的ipod。(有人想要知道我當初思考的歷程嗎?反正我就說就是了。我當初考慮的買這台的好處有:1.很漂亮 2.價錢合理 3.小的驚人etc。缺點如下:1.沒有fm沒有錄音功能 2.這個另外一個世界沒有中下階級味道的產品,買了會怕。)所以當兵快要退伍的時候,小弟我在nova旁大大小小的店家來回徘徊,總是下不了那八千塊錢...網路上也有很多對ipod的批評,像是音質不好啦,品管不好之類的,但是...就像眾多消費的者感覺 [奇怪,我知道那些缺點呀,但是我就是想買...我就是想買...]

回歸主題,自從收到這台小白,我花了多少其他的錢哩?(已經不用的)透明保護殼--15加幣; radio remote--58加幣; 無數apple store徘徊的時間--無價。不過在這個星期,我總共收到了五封apple告訴我這個星期五的特價日的email(三封是apple.ca寄來的,兩封是apple.com寄來的),每天看每天看,最後終於爆炸了。(原因又是我爸爸,我今天早上醒來之前,我爸爸在夢中告訴我:"買吧...作設計的人就要實際摸過產品才知道甚麼是好產品。"於是,我也覺得很有道理,就決定準備好我的信用卡準備出發了。)


















這台JBL On Stage micro是我的目標。不過,現場聆聽的結果音質並不是很好。一貫性的破音狀況讓我對他失望。這個道理告訴我們,使用性的完整如果沒有實際效能的配合,似乎也是無濟於事。反而是當初有點瞧不起的羅技的那台表現似乎還滿中肯的(怪的是,我居然找不到圖片。)這種感覺很disapointed,明明看到一台在使用上很喜歡的東西,居然在關鍵點上面有缺陷!於是我就心情很不好的跑去burger king吃了一個double whooper combo...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November 23, 2006

CCF 的決定



這個影片是我看過少數很感人有質感的片子。陳金鋒對很多人來說,是終於可以試著忘記職棒簽賭,和忘記過去黃平洋時代記憶的一個起點。也許有人會比較王建民和誰誰誰比較紅之類的,但是我知道是誰,開始了一個棒球男兒最佳的典範。

今天一醒來,發現在南投教書的吳公俊叡丟了我一個訊息。雖然在我看到的時候,他以經不知道睡到第幾層去了。但是我知道他要跟我說得是甚麼。

他要說的,應該是這個吧?陳金鋒在經過亞洲職棒大賽的優異表現之後,很多人都知道,這個王牌大概留不住了。果然很多消息傳了出來。不但日本歐力士,連韓國三星虎都對他有興趣。在台灣職棒農場化之後,大家已經把親眼看到球星在眼前打球的感動消抳,轉而期待別國的職棒能夠帶來更多的喜悅。

也許對於在國外的我來說,在國外打球的球賽對看球的作息時間來說真的會比較輕鬆一點。 但是看見這翻感人的話,我不盡想到當年我在系棒的時候大家曾經討論過的事情。快樂打球。有幾個人能夠知道這種快樂的感覺代表的意義是甚麼? 當所有的人都認為他這個決定是"為了台灣職棒作奉獻" "因為歐力士價錢不夠好"或是"他知道自己幾兩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相信打過棒球的人都能夠體會,"快樂打球"和"打不死的士氣"還有"白痴隊友"的意義在哪裡...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November 22, 2006

Darkness

我看過這麼黑的景象,我看過。這種景象在榕園出現過。半夜四點鐘路燈都關上的景象。就算摸黑走出去,還是一樣的冷。就算遠方那年曾有白亮的便利商店。我來這裡的決定錯了吧?我好冷。我閉上眼睛之後就不想要睜開了。我好冷。這裡很黑,當初只認為是灰色的多倫多。閉上眼睛不會看到更明亮的景象,閉上眼睛看到的一樣是黑的。但是我還是要閉上。我好冷,我有外套但是外套不是我,我穿上也不會比較溫暖。就這樣黑下去吧,天亮的多倫多不是我的多倫多。我要躲去哪裡?我要躲去哪裡?我要躲去哪裡?我逃去了哪裡還不是一樣,這樣的黑那年榕園曾經見過,好黑。盤之錯節的樹枝裡還是黑,更黑,更黑。好冷。我要去哪,我錯了嗎?我能躲去哪裡?我要去哪裡?我能回去哪裡?我幾乎已經刻意忘記我當初離開的地方,因為一樣的黑,一樣的黑,一樣的黑。對不起,當我翻開書本念到的不是知識,而是知道這本書有多厚,厚到我翻不完,翻不完,翻不完。

我要躲去哪裡?哪裡還不是都是一樣的黑?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我不討厭周杰倫的原因

其實,當我知道有周董這個人的時候,覺得他是一個愛亂ㄏㄞ的一個小男孩。不是很喜歡他的原因,因為一開始就被強調是創作才子,還會自彈自唱(一直對所謂的高格調和文質彬彬不是很有認同感),所以當全世界開始從龍拳瘋狂的比來比去的時候,我一直都抱著冷眼旁觀的方式看待這傢伙。真的開始把眼前的那層薄膜卸下仔細看他,是那首最後的戰役...那首真的是一槍中了我的要害(生離死別兄弟犧牲相關劇情)。不過說真的,周董先生在我心中的地位始終是那個"好好練他的歌就可以好像很厲害"的對象而已。

後來後來,周董屌起來了。後來後來,周董開始到處把妹。後來後來,他開始越吃越多,電影,導演,唱片公司等等。於是,當初的盛名卻成了別人貶損他最直接的原因(說到這個,又讓我想到當初很無所謂彈著鋼琴又被人叫做創作才子的樣子)。但是這點卻一點都不會影響到大家在KTV對那些很會唱"藉口","安靜","星晴"的人的羨慕和推崇。

那年在工作室,眾所矚目的周董新專輯發行了。習慣性的拿來整張放到winamp裡面開始聽,一邊聽,一邊把自己不喜歡的個刪除掉,不知不覺間,整個目錄只剩下一首歌"外婆"。

不斷聆聽的結果,就是不斷浮現自己家人的身影。那年夏天阿媽生病,我一個人急到沒有耐性等統聯的客運,一下課就騎著自己的老Fuzzy衝網台中。那年冬天,我坐在客廳聽著阿公告訴我他的期待。那年暑假,我終於看到不是不耐煩的眼神從父親的眼裡,在世貿。

從小到大遵循著制式的求學過程,只要分數,只要學歷,就是對父母回報的唯一。這樣的狀況到了離家念大學,獨自面對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人生的時候才發現 [絕對的來看,我根本甚麼都不是。我大學考差了,我就甚麼也不是了。]。花了兩年和自己的缺點硬碰硬的結果就是學會逃避,於是找了些現在社會上對於年輕人成功的道理來當作要求自己的目標。結果一直到現在,突然發現又是一場空。

(表哥說不要覺得可惜,這只是一場遊戲,只要外婆覺得好聽,那才是一種鼓勵。外婆露出了笑容說她以我為榮,淺淺的笑容,就讓我感到比得獎它還要光榮。)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November 21, 2006

新增功能!

小弟我沒辦法給平常偶而會來這裡的朋友帶來些甚麼,就是盡力給各位找些有意思的東西來玩玩。如果是視覺上正常的朋友,就會在右手邊的部份看到以上兩個圖形。moon time的我是在seafood的blog看到,ping pong則是在亮晶晶寶庫看到的。還滿有意思的兩個小東西。

各位有空可以去看看有啥可以加到自己的blog唷。日本人腦袋都不知道裝了甚麼,強。請到這裡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ime

時間嘛...大學就學到那種一口氣鱉著就很多的狀況。哈哈。不過當兵的時候,就會被練到時間一定要抓準,即使老了也是這樣,六點不到台北車站就會全身癢。現在嘛,距離離開多倫多,只剩一個月不到。時間...時間...當自己不再是學生,也不是軍人...時間對我的意義到底是甚麼哩。一轉眼就要白來多倫多一趟了喔!一轉眼就要三十歲還甚麼都不是了喔!一轉眼就要被人說花了很多錢還不知道在國外做了甚麼喔!一轉眼...

時間...一轉眼...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禿

昨天突然發現我的頭髮居然出現前所未有的長度。隨著時間的流逝,小弟我的頭髮也要面對理髮師的提醒,告訴自己不要洗頭洗的太用力。於是現在的狀況就變成"以長補禿"。應該還是看得出來頭髮很薄吧?記得以前高中到這種長度的時候,整個頭是澎起來的。(雖然對很多同學來說,比我還慘的例子很多,不過...我得步上我阿公阿爸阿伯的後塵,我還是得任命一點。)

廖峰毅廖禿子一退伍就說他已經快禿了。不知道是到甚麼樣的程度。看來要開始安排一下以後沒頭髮的造型了...唉...貞麻煩。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November 20, 2006

[This week] meet [Old friend]

這星期我看了"我比誰都愛媽媽"。

這星期有老朋友跑來多倫多找我。好像幾百年沒有跟人聊過去的事情一樣,一見到面就劈哩啪啦開始講話起來。(我突然發現我居然這麼愛抱怨,驚!)兩個Rocchest U的研究生來這裡,突然發現平常只有我一個人足跡的我小小的房間,居然可以這麼熱鬧。哈,雖然煙多抽了幾根,但是就像Lutz說得一樣,見到老朋友開心嘛~

雖然短短的一天多一點點,跑去小台北吃飯喝茶,又跑去Pacific mall讓Lutz去剪頭髮,然後又去eaton center假性逛街。然後去吃加拿大名產Tim Holton。最後用OCAD當作結尾。很冷的多倫多好像變得親切了一點,自己也更像地頭蛇一點。(雖然如果再有人來這裡找我,我還是會告訴他們說,我啥地方都沒去過,但是我知道哪裡有嚇死人的建築物,我知道幾個美術館,我知道哪裡可以看電影,我知道哪裡十點以後還有東西吃...還有要不要坐地鐵當遊覽?)

結尾就是Lutz和Rosalyn在留了一鍋紅燒牛肉走了之後,我一個人在房間準備睡覺卻睡不太著。沒辦法,見到老朋友,開心嘛~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 在這個結婚的季節

之前已經偷偷結婚又不說的Teing
恭喜你,你是我上大學之後第一個知道
有人跟我一樣覺得Titanic很矯情的人

恭喜恭喜 在這個結婚的季節

一起打過球的阿泡,你補球的表現
讓我知道不是只有胖子適合當捕手
也讓我知道我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嘴泡王的你,恭喜。

恭喜恭喜 在這個結婚的季節

我的表姐翌青,我們算是一起長大的
從小只要大家聚餐我們一定同桌
在親戚中可以一起分享心事的人
大概也就只有你了。

恭喜恭喜 在這個結婚的季節。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November 17, 2006

終於,等到新的男女對唱

經過千百個日子的等待,要期待一個首好聽,唱起來又可以很有協調性的男女對唱的歌曲,真的是難上加難。沒想到,這個任務居然是被當年的小女孩卓文宣和被人以為是Gay的曹格來完成這個任務。男女對唱的歌曲之所以難找,就是常常不是太容易唱(男一句女一句),就是和聲寫的太微妙難以捉摸。所以在男女對唱這樣的高難度任務下,歌曲本身扮演的角色就非常重要了。

雖然MV劇情略顯平凡的惡爛,但是卻也把小女孩卓文宣拍的太夢幻了一點...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青春MV

我聽音樂不是從平克佛洛伊德開始的。
小時候聽的紅孩兒,當他們跟當年的少女隊合拍了一首叫做"為生命畫一個圓"的MV,就深深的給這樣青春的劇情所吸引。如果說我年少的情愫是有老師的話,那這種傻傻的學生愛情大概就構成了我對未來的幻想。雖然,幻想始終都是幻想。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hy?

為何還有人會認為在現在這個訊息流通3D化的社會中,還可以用單純的音樂來作販賣呢?排除掉完全沒有經費這個可能性的話,期待這樣還可以賣錢或者博得好感,只有兩種可能: 1.唱歌的人只是單純想要"發表",並不期待太多的被喜歡。 2.過度對現實社會理想化的人。用童話式的想像認為自己的歌會被播出感動半夜不睡覺的人。




在大量聆聽音樂的年代中,音樂的動人度和感人的功力將會因為音符出現的過度頻繁,所以會減低。也就是說,如果你一天中只有三首歌的聆聽機會時間,那麼這三首可以聽到你心坎中的機會相對變大。但是對於大部分的聆聽者來說,ipod,mp3,或者廣播,持續性的吸收音符,將會讓真的感受到歌曲中音符魔力的機會大為減低。真的可以重新將自身價值回歸到前者狀況的機會,就是利用其他觀感的加成,來提高附加價值。MTV的必要性在現在環境來說,不是附加,是必須。MTV不是電影,是服飾,如果導演沒有認知到這點的話,就失去他該負起的責任了。利用不只聽覺得感官,來感受歌手的氣質,生活格調。這樣認同感才能夠提高到有興趣進行"購買"這樣的行為。 單純聆聽,要讓人有購買的衝動的年代已經過去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實用IMdb

是不是有時候想要好好理解從小到大看過的電影?是不是在看哪部片子的時候在思考"這個男主角好眼熟,到底是...."然後想了一個晚上想破頭,重新回去看演員表卻徒勞無功?有沒有在和別人說:"我跟你說喔~我好喜歡強尼戴普喔~" 結果對方問:"推薦幾部他的電影吧~" 的時候,變得想不起來有哪幾部?現在提供一個網站給人作參考。這裡除了提供第一線(甚至第負一線)的電影消息,不會有一大堆你不需要的演員私生活花絮,在首頁上面就可以找的到現在美國院線排行,還有DVD排行。從大片到小片,完整的電影工業的感覺不再是雜亂的圖片和片段,而變成相當有調理的系統。


在這裡分享一下我怎麼玩這個站的。基本上我會先隨便看看自己想要找的最近的電影,然後在電影介紹下面的演員表裡面找自己喜歡的演員來瞧瞧,像最近印象很好的Johnny Depp或者Jude Law,都可以從他的年表中找到歷年他演出的影片。於是就會變成[影片]-[演員]-[影片]-[演員]這樣一條線連過去。所以漸漸的,小時候的一些片段的印象就會開始像拼圖一樣的拼起來了... 完整的資料庫所向被敵,我還沒有嘗試過歐洲演員,可以說是把看電影從休閒娛樂入門到嗜好的一個很有用的網站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November 16, 2006

生病前夕

在生病前夕,班上老師帶著學生去之前介紹過的OCAD旁邊的AGO美術館參觀。並不是一個太壯觀或者太厲害的地方,但是厲害的是那裡有個讓大家畫自畫像然後館方把所有的小臉都拼在牆上,這樣有意思的作品。小弟那時候已經開始有點晃,所以相機跟著晃,請見諒。


總之,我的病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今天的口頭考試也著掛了。原來打算週末準備一下,今天又要用動物本能去挑戰了。上次被一個學生樣的男生要煙,他就跟我說他很緊張,因為待會要考試。(誰知道是不是想抽煙亂虎爛,因為後來我看他講手機講了老半天都沒有進去教室的舉動)我就跟他說human nature是最好的考試方法...結果他居然聽的懂我在說啥~ (不然就是覺得很冷,但是因為煙是我的,所以裝笑了一下。)是呀,human nature。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November 13, 2006

[公告]最近生病,請觀眾自行新增


就在看到la new第一場輸給日本的時候,小弟我徹底掛點在我的房間裡面。好久沒有那種生病生到世界末日感覺的狀況了。醒著頭昏腦脹,躺著腰酸背痛。做夢一直夢到自己生病好了,興奮的爬起來卻發現站都站不穩。開始覺得甚麼都不對勁:"這個地毯是不是毛屑太多...." "一定是身上穿的衣服都有病毒所以感冒一直變嚴重...." "我剛剛吃得那塊肉是不是沒熟...." "我是不是沒有洗澡所以病毒一直在身上...?" "我這個房間好冷,窗戶關一關好了...." "我這個房間空氣不流通,窗戶開一開好了...." "那個銀幕怎麼這麼亮..." "那個電腦主機怎麼這麼吵..." "中華隊不知道打怎樣了...." "我已經好了,我要起來..."

於是就在這一切的反覆當中,從星期五的一大早一直滾到星期天的一大早。一直到現在,終於可以順利開始弄一些該弄的進度。(有力氣可以在電腦前面又不覺得銀幕刺眼)現在手邊的進度,一個是星期三的兩份表版還有發表。還有一個是星期一以前要給同組統整星期四要交的期末報告。還有答應朋友做的小設計兩份。



"還是台灣好..."(上嘴唇都破皮了還流鼻涕)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November 11, 2006

連結區!新增小遊戲!

不知道各位眼尖的觀眾,是否有注意到我今天睡到下午三點?昨天盯著看la new對日本火腿,原來還很興奮的kakapo還能跟我聊天,結局就變成各自去睡覺了。其實平常晚睡也不至於睡到下午,但是真的有點小咳嗽。(莫掛念,小弟即刻起該葷,到病好為止)。一早去添購成藥,這一切也要怪ONTARIO的醫療保險要三個月才會下來。

因為敝人平常常有小遊戲來源,特此在這裡跟各位分享。僅謝謝Summer平常勞苦奔波,勞心勞力的玩小遊戲。各位要找小遊戲,可以去右下方的連結區尋找(我知道是一團亂,但是稍微找一下一個連不出去的三個字"小遊戲",下面三個都是。)小弟我通常都很量力而為,只介紹自己玩的起的,不過因為有個太像"世紀帝國麥當勞版",所以在此也放出來給各位看看。很難(only for me)。謝謝。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November 10, 2006

棒球呀棒球

棒球呀棒球,我的夢我的愁呀~興奮為了你,失落也為了你呀~ 你讓我不知道要寫甚麼畫甚麼啦~棒球呀棒球~就算我不能打你~那也不要在球賽輸的時候搶走我的鬥志呀~(一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很感嘆吧我猜。)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November 09, 2006

OCAD半日不到遊

想去很久了。但是他始終在那,而我始終在這。

OCAD(Ontario College of Art & Design),不知道實際是怎樣,這棟建築在我眼中是多倫多排行第一的地標。(也許有人會提到像是那個甚麼Tower還是甚麼sky dorm的,但是,我覺得就是我覺得,哇咧)。如果去查有關多倫多的建築設計或者學校之類的,這棟房子百分之八九十會在其中。連我當初剛來加拿大東問西問,就有個學妹丟了一個網址給我,說:"這個屌,去這個吧~"。當下一看,就覺得"真的屌...."。到底有多屌,之後照給你看。

到底有多屌?(這張明信片是我上次在DESIGN EXCHANGE拿的),超現實的畫面真實呈現在街道上,遠方的商業大樓和西恩掏,會讓人發愣去思考到底這是電腦畫出來的還是真的,去研究底下的車子來試驗真實度。眼睛相信了,腦袋可不容易去相信這棟是真的。”到底是哪裡在支撐?”或是”最好是細細的腳可以做到喔...騙誰~”,這樣的話語反覆在腦中盤旋之後,終於在某個落寞的下午,出發前往一探究竟。

多走一步,都覺得很感動。

來一個回馬槍,瞬間全景出現!(為甚麼我的口氣和那種電子產品討論交流區的"大大"都那麼像?是因為興奮嗎?哈哈)。

最後這張圖片是OCAD主要建築物和旁邊的美術社的合照。鬼斧神工真的是我對這個建築物的評語,造物主真的太神奇了。最近雖然功課很忙,但是多走了一條街就覺得很爽(我的標準移動模式,先用走的,然後中途有看到street car或者其他的地鐵站,下次才會考慮)。感覺很智障的遊蕩一個城市的方法,這個方法有個缺點,就是不再主要大眾交通工具附近的地方我都付之闕如。所以千萬別來多倫多找我,我目前只會跟你說哪家pizza比較大片,哪家越南河粉還不錯,或是哪棟哥德式房子上面居然有個招牌寫Dentist,或者是在哪條街上會比較容易被要煙,千萬不要在附近拿出打火機之類的...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November 06, 2006

new exhibition of design exchange

剛剛因為懶得作作業,就去看DESIGN EXCHANGE有沒有提振人心的東西,發現最近(十月底之後)有新展覽。看來最近這一波事情過去,應該會安排時間去一趟,反正沒有很遠。話說回來,最近事情真的是多到可以,多到那種很難想像過了這一波以後生活的情形(前幾次相同感受有次是畢業設計,有次是當兵)。事情都是半天半天進行的,半天衝一個,半天衝一個,中間的休息就靠吃飯來區隔。奇怪,明明是個小小夜間部自己怎麼會壓力這麼大。壓力大其實也還好,只是今天一直在拉肚子,出門去買表板又慢五分鐘所以關門,去找ID雜誌又發現書店偷懶沒上架。老天,我要求不多,給我今天和明天的作業進度可以順利進行,好嗎

嗯,要找哪天去好呢?

附註:相關連結和本文立場無關。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November 05, 2006

EASY SPEAK Exhibition

去看這個展覽,主要是老師有交代,小弟看著辦。

這是一個小小的展覽,大概不到十個參展者吧。在一間旅館樓上。路上還在CITY TV前面遇到有人在電視台開現場演唱會,突然發現(外國人也會追星呀~),這種莫名其妙的驚奇有時候還滿討人厭的。原來還以為Queen West1251和Queen west65沒有差很遠(後來想想自己真的是中風),所以出了地鐵就用走的,路上還想說"原來這Queen West這麼不一樣呀,幸好用走的...",半小時過去,連500都沒到。沒中風也在冷風中凍死。

同班的同學總共有三個人現身(嘿嘿,外國人也是會偷懶的嘛),一個一個看著,雖然酒香很濃,但是還真的沒啥心情喝。easy speak主要是提供一個交流的場地,來給設計師之間有小規模很自在的環境可以作交際,作交流,更貼近設計的本質來拓展自己的人際關係。不過我的破爛的英文真的讓我的活動範圍有限,就在那裡跟著同學討論著哪個印象深啦,哪個已經是很有名的設計師之類的。(還多知道一家聽說是多倫多大概是最大的設計公司叫做umbra? 還沒看過他們的網站就是了。)

所以我在等甚麼?去查一下嘛~

查了一下,發現是間居家用品的品牌,同時包含設計和製造。請看

展覽作品裡面最有印象的大概是個叫做Paul Sych的人。他就是我同學Paul口中那個已經大量接案且挺出名的傢伙。

冷死人。是怎樣。 詳細相片內容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radio on line

在網路上面聽收音機,已經是很久以前就有的技術和服務了。不過記得以前很少用,除非是真的太閒想要進修自己,才會連到國外的收音機聽。現在人已經在國外,重新想起收音機這回事也是很偶然發生的。

以前小時候沒錢,也不懂得買音樂來增加自己聽音樂的範圍。每天晚上在睡覺的時候就轉開收音機上音樂課,很單純的聽著(上大學之後聽音樂的心態都不是很純潔,都只是想要多學幾條歌去KTV玩)。一字一句聽著主持人想要說甚麼,一開始跟著公車司機聽一樣的中廣流行網,到後來因為父親一句:"中廣音樂台好,都不會講太多有的沒的....",所以也聽了一陣子(不過因為太多古典樂,覺得很沒有切身感就不知不覺得把頻道轉開了)。

到後來,終於發現我的家,漢聲廣播電台。一個軍資的廣播電台有甚麼好聽的?我只知道在我要睡覺的十一點,有個節目是"快餐車",主持人很有意思,要深情很深情,要三八很三八,和聽眾的互動也很自然。從心有旁騖的轉來轉去,到後來還會去光華商場買錄音帶錄起來。這段日子到我上了大學就真的告一段落,現在節目主持人板娘也不知道去了哪。

還是台灣電台好。總覺得只要放著聽,心情就會很安心。不具侵略性的主持風格(現在在聽hitfm),可以很自然的把歌曲都串起來(絕非普通ipod或者winamp排一堆歌可以比擬的,就像很多人會質疑DJ到底是幹嘛的,自己也可以用電腦當DJ。但是雖然都是放歌,還是有自然的功力存在在其中。)

收音機好,收音機好。把腦袋那個會胡思亂想的空白填滿吧!我親愛的收音機。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November 03, 2006

行程預告

很久沒有些東西,現在終於有個體認,要有一個好的blog,就代表生活穩定必須一定。不然每天都在爆炸,誰還管blog是幹嘛用的。

在這裡預告我今天晚上的行程,翹課去看個展覽。
http://www.speakeasyto.com/
依照內容看來....(看不出所以然)

沒事 出門去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October 31, 2006

finally....i love good internet


why internet could effect my life so bad? i'm such an idiot! ok....now, my internet has been successfull!!! install!!! i love everyone!!!! oh~

這段時間的辛酸茹苦,到底要怎麼說得明白哩?當早上起來就要喪氣的告訴自己:"不用去摸電腦,網路一定不管用....",當我回家的時候也得告訴自己:"唸書吧....就算有一堆人丟你msn又怎樣,反正不能回....",再跟別人聊天的時候得一直提醒對方不是自己不理你,是網路把我的訊息吃掉了....

我在打嗝,很慘,停不下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October 28, 2006

請教!怎麼找資料比較有效率?

到底應該怎麼找資料才好?!

這個問題我從大學的時候就一直困擾到現在,不論是google,pchome或是其他的搜尋引擎,我知道只要鍵入自己需要關鍵字,就可以找出成千上萬的資料,但是!要在茫茫資訊海中篩選出自己需要的資料,到底該怎麼做會比較有效率呢?像我就在剛剛發現yahoo的搜尋引擎出現的資料似乎比較有系統而且比較容易了解?我不知道呀∼∼我只是想要找多倫多珠寶工業商業環境的資料而已,大家幫幫忙呀∼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October 25, 2006

令人身歷其境的MV- 滾


記得某天寒冷的夜晚,因為不爽自己煮飯吃,就一氣之下跑到街上,用力拉開一家泡沫紅茶店的門,買了個便當來吃。(這時候電視上剛好結束范范的MV)。這時候接著播了這首,那時候我心裡還想:“香港的粵語歌怎麼都很劇場呀...搞得每首都很適合在舞台上唱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反正等也是等,就走到電視機前面看個仔細。

沒想到,心裡居然有了大大的漣漪。一男一女的口角,一字一句尖酸的對罵。雖然常常都是各說各話,始終沒有交集,但是!這就是男女之間的寫實表現呀!(站在海邊的大石頭對著世界的盡頭大喊)。劇中的角色可以想像的出來,男生已經忍受一段時間,女生因為對方忍受而過著自以為說得過去的生活,但就在一發不可收拾之下說了亮話造成MV中的劇情。人和人之間常常都有認清自己,了解對方。有時候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一下自己的行為,不要等到事情推著兩個人的嘴巴走,就像是照著未知的劇情演出之下,才後悔莫及呀...(緩緩的吐出一抹長長的煙)。

互勉之。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October 23, 2006

Leon GGlight 一路順風


嗯,兩個人都要去當兵了,以後線上就會少了這兩個帳號了。

回想當兵的日子,怎麼想,都不會覺得是一瞬間就過去的事情。雖然和以前的長輩相比,是短了很多。就周里昂的狀況來說,也是短短一個月的新訓而已。不過在那個環境當中,就算是短短一個星期,也是漫長而需要忍耐的。對我來說,也許只是無法看到你們兩個而已,但是對你們來說,卻要經歷當初徹底把我腦袋已經停住的局部改造的生活。也許我說再多心裡建設的話,都比不上一句Good Luck來的有意義了。

我們之間的關係也許不是朝夕相處,也不是稱兄道弟。但是我永遠會記得在偶然的交談中傳達出來對未來的期待,和對過去的重視的那種感覺。總是會分享彼此生活中對自己覺得驚奇的訊息,分享彼此覺得有意思的作品,絕對不會因為害怕別人抄襲而有所保留。這社會的冷漠和個體化,在大家的相處中證明這中間是有折衷點的。

請原諒我中文哩哩拉拉,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哈哈。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October 21, 2006

逃避






對不起,亂畫居然變成逃避的理由。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October 20, 2006

lack of everything

why i am so empty?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畫畫到底是簡單還是難

是呀,畫畫到底是簡單還是難?

簡單簡單,誰沒有在課本上面畫過小東西然後自己很得意,覺得很可愛?很難很難,和這樣子亂寫東西比起來,真的太難太花時間,而且有時畫個老半天結果還是淪為"是否儲存?不要...."的下場。

畫畫真的很難,特別是畫看起來像樣的草圖。沒錯。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October 19, 2006

右上角的照片

右上角的照片真的是個學問。一個blog顯現出來的氣質,幾乎一張圖片就可以說明一切。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之前的那張照片...左看右看都覺得很矯情(甚麼叫做矯情?我也不知道,就是每次看到那張圖片都會有反胃的感覺。),所以原本打算換左邊這張圖。但是出來的效果卻很不好(過度的細節和未經修飾的構圖,讓過小的圖片看起來混亂且骯髒),如果對圖畫的欣賞有小小的經驗的人一定知道,小畫和大畫中間的差異,並不是光有一個size而已的。最後決定的這個圖片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反正最近正經的po版不多,用這樣的白痴圖片來顯示出自己的怠惰吧。手頭上還有兩件答應人的設計稿,年底的比賽也還在腦袋轉,交代自己的腳踏車作業腰斬。看來除了學校進度跟上之外,我並沒有太多可以給我躺著不幹活的理由存在。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