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0, 2006

告解

你好,我是貴河伯的孫子,謝謝這些年來照顧我們張廖家的大小成員,也讓貴河伯和貴河母安享天年。我得向您坦白,我的罪過。我過度自信,不夠謙卑的以為,我能夠用自己的力量來努力,想要用少一點上課來完成更多自己想要具備的能力,算是隱瞞了家裡來追求自己的慾望。我不夠體貼,來讓周遭的朋友少些不滿,少些尷尬,少些難過。我不夠認真的和朋友和我所愛的人相處......謝謝您這年來對我們的照顧,在此。


(題外話。過去只要是過年,我都會和神說很多,很多很瑣碎的事情,很多的期待和感謝。我的虔誠並不持續,但卻常常在走路或者做事做到一半的時候,逕自的和他說起話來。這陣子,我做錯了很多事情。因為神的體諒,有些被彌補,有些隨時間過去,甚至,還多得了一些似乎不該屬於我的快樂。但是我並不珍惜,不夠努力,不夠認真,不夠體諒,不夠體貼,不夠設身處地,過於自以為,過於重視自己的不悅,過於想要表現,過於想要讓自己掌握一切。過度的努力,過度的放鬆,過度的自信,過度的追求,過度的設想,過度的認真,過度的配合,過度的特立獨行,渡過的堅持。我錯了,說不出到底是哪裡做錯,說不出我到底什麼能改善,說不出我到底能怎樣能怎樣。)


你聽見了嗎?我的告解不是祈求你的寬恕,只是希望這樣罪惡的我,能夠讓您多施捨一點幸福給我身旁的人。我會繼續的努力生活著,努力的拿捏自己生活的分寸。因為你的緣故,這陣子我了解到,成就不是越高就是越好。體貼不是越替人設想就是越好。時間,不是抓的越準越好。我不知道,請提示我,我誠心的向您訴說我的罪,雖然我還沒有能力,去做一丁點的改善。請,不要原諒我。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卡夫卡曾經在他的日記中提到:「無論是什麼人,只要你在活著的時候應付不了生活,就應該用一隻手擋開籠罩你的命運與絕望;但同時,你可以用另一隻手草草記下你在廢墟之中所看到的一切,因為你和別人看到的不同,而且更多;總之,你在你的有生之年就已經死了,但你卻是真正的獲救者。」
Ju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