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1, 2006

Tizzy Bac


我跟Tizzy Bac的回憶大概要追朔到大不知道幾的時候。那時候的我,喜歡,ENJOY,狂戀。這樣的live band熱情延續到當兵某天颱風夜,hauz找我去河岸留言聽何心穗的開學典禮。舞台燈將主角focus住,因為何心穗的遲到,而把他充滿質感的電視特集整個看完。[那時候心裡想,就算呆會他真的因為颱風過不來,那也無所謂了]。小小擁擠的地下室,臉頰上還有剛剛狂風暴雨的雨珠,舞台上不論是三個人還是四個人,就像自己在大學的時候的一群好友在做設計一樣,充滿默契,充滿成就的快感。Tizzy Bac就讓我有這樣聽著mp3也可以置身擁擠地下室喝著換來的啤酒的氣氛...就算沒有刻意的現場觀眾音效,也可已有這樣的愉悅,這樣的沈淪。
有時候心中會想,為什麼現在聽起來雖然懷念,卻有淡淡的隔閡?可能是因為當年的夥伴都不在身邊,當年的熱血搖滾似的精神也因為身處偏遠孤單(工作上...)而早就漸漸消失,看似黑暗的華麗鋼琴搖滾對我來說卻是快樂的象徵,在當年來說。現在藉由網路電台播放的隨機lounge,來和緩心情安心面對一步步前進的生活,似乎也說明了一些什麼。華麗繁瑣的Tizzy,請原諒我的無能。將CD好好的安放在桌子一角,期待那天,可以快樂的流著汗水,聽你們享受生活華麗四射的節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