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8, 2006

who enter the final bicycle competition


The answer of who enter the final bicycle competition has been annouced. There are 21 works chosen into this competition, but not including me. There are many good ideas in these works.

http://design.runride.com/design/index.asp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recently


最近都在安排去多倫多的事情,還有瘋狂的到處跑中。

是年紀的關係還是因為自己發胖的緣故抑或是因為真的在國外瘋狂的到處跑相較於台灣到處跑光距離上面就是放大個十幾倍? I don'y know,但是我只知道,能夠光著屁股在家裡看電視睡覺,偶而坐著看看書看看電視,真的是件幸福的事情。(請告訴我最近沒有太特別卻有很令人開心的消息吧,稀鬆平常一點的好。)紈褲子弟的我,實在不適合這樣抱怨到處跑這件事情。

在八月十六號之前,還在抱怨什麼大事情都在八月底發生,實在令人害怕。現在這些事情幾乎都塵埃落定,只覺得自己的腳可能不會因為坐著超過半小時,或者多睡幾個小時的覺,而感覺比較不酸一點。(另外,原來,九月真的是屬於離別的季節。)

在國外對於父母親要過來這樣的事情,絕對是大事。在多倫多找到繼續進修的地方,似乎也是件重要的事情。跑去西雅圖替王建民加油,也是件大事,絕對沒有問題。在溫哥華看歌劇魅影也是毋庸置疑的難得而重要。和些朋友說再見和祝福未來,是很重要的。事情全都卡在一起絕對不是好事,因為我到現在還在累。小心,事情多卻不應該有偏頗的狀況發生。

九月要去多倫多,當初房子沒有找到,於是父母親決定利用過來玩和探望我們兩兄弟的機會順便去多倫多找朋友和學生,順便出附近遊覽和幫我找房子。因為找房子和遊覽的進度超前,所以提早回到西岸來,於是剛好可以參與洋基到西雅圖作客而又是王建民先發,於是在多倫多又定了去的球票。在從西雅圖回來馬上就和父母親說了再見,在隔天又到了溫哥華來看了難得的歌劇。DONE。

就這樣,這一連串的結果就是我雖然很累但是卻無法躺著睡覺。因為,腳真的太酸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August 14, 2006

取決


做設計的過程當中,常常都會有很多特別,想要珍惜的想法,甚至有些,連自己做夢都會笑著對自己說:"這個真的很棒..."。因為自己還沒有真的投入到設計產業當中,所以有很多現實的考量,譬如說長官的喜好,甚至小組當中的取決之類的,我都還沒有經歷過。但是也因為這樣,更能誠實面對自己的作品和作品好壞的絕對性吧?(我自己這樣臆測著)。在實際的社會交際當中,可以類比的想法也是比比皆是的。我想要表達的東西,[設計的好壞不是經驗可以說斷的,也不是地位崇高的人可以說斷,也不是所謂的消費者可以說斷,因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盲點,就算連作過分析的大量數據,也會有盲點的存在(也許比較小一點)]。於是,真正的設計從業人員,在這個原則之下,對於“說斷者“的言論和立場,往往就是用“忍受“或者“說服自己“的方式,來讓自己可以繼續創作,持續在設計的領域當中被做無止境的批判和選擇。

從新把眼光從我對從業人員的片面性陳述和臆測當中,拉回到自己切身實際的經驗上。“一個抉擇者和創作者是同一個人的時候,那應該怎麼處理這樣 [像個迴圈] 般的創作過程呢?“。先拿這次“打算參加無印良品設計競賽“這樣的過程作為一個範例。

利用以前所學的流程,就是先初步的做出對市場的分析和自己想法的凝聚,兩相做配合,計算出設計中心理念。依照基本的理念,做廣度的發散,繪製草圖。.....“繪製草圖“?問題出現。沒有人想要做“不好的設計“,大家都想要做“好的設計“,依照現在的設計普遍的論調來說,大家都想要做“適當的設計“。那麼,什麼樣的構想值得繼續發展?是大師說得算?是長官說得算?還是自己爽就好?當抉擇者和創作者同時存在同一個個體身上,這個問題就被無限大的凸顯出來。(原來有所謂長官或者老師的好處,就是自己忍耐一下所謂的冷嘲熱諷,就會有人幫你做更艱難的設計抉擇?)


我只是提出問題,而我也不知道解答。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August 09, 2006

何必


這世界好設計太多,厲害的設計師太多,那我到底要做什麼?




於是,在設計管理裡去找尋出路。(碰!)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夢飛船]不值得--屬於大二的回憶

聽到這首歌,我就想到在光復宿舍的時候,一個人不斷瀏覽著這個flash檔案的那個場景。會這樣記得這首歌,其實有個原因,就是不論是在錢櫃,還是好樂迪,都找不到這首歌。只有在經過某一台電腦的時候,偶然的聽見;在手機行找手機的時候,發現櫃台後面的電腦播著這首歌。“這首喔?好聽喔....?我朋友傳給我的....我也覺得很好聽,就一直放了一整天囉∼“。

因為無緣,而有記憶。

後記: 後來,在溫哥華的k-fever,發現了這首歌的ktv版本,經過了六七年之後,終於可以試試看自己唱這首歌的功力。結果如何?很糟,在多年之後知道這樣的結局,還真是令人難過卻又很釋懷。[出了包廂,在溫哥華的天空下思念著台南的夜晚。一償夙願了,是呀。]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August 08, 2006

這是甚麼鬼?!

what the hell is this?! how come i can't draw anything else but bicycle!? the process disapoint me very much this time! make me want to say...."%*#!". i don't know! the main point is just "a fat girl always make people feel comfertable to get together", but the middle of the ending is whole a mess! %#@!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August 07, 2006

以後的去處

因為對九月之後要去的學校一無所知,所以就上了Google Map稍微查了一下這個地方。之前聽說這間學校是在Toronto的downtown(然後?是間鐵皮屋嗎?)長相我也不知道,於是又到了google image查了一下(有沒有被制約的太嚴重)。心中的忐忑有沒有太明顯一點。管他到底是間怎樣的學校,反正都要過去了,只是住的地方還是個迷就是了。離藍鳥隊的主場rogers center很近,離harber很近,離airport很近,大概就是這樣一個地方。說完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August 04, 2006

By the way

1.I've finished the novel "dance, dance, dance".
2.Remember updating the data about the bicycle designed for the competition after 09/31.

ps.remind me, please.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運轉



如果沒有針對性的意外,我將在九月初前往多倫多念一點有關design management的課程,會念得怎樣沒人知道,說不定當場嘔吐在桌子前面或是在課堂上因為聽不懂而噴鼻血都有可能。不過利用最後這一個月的時間,嘗試著挑戰下一個設計比賽算是擠壓自己不擅長範圍的一種方式。因為是自己不擅長的領域,所以還是不例外的在文字上跟自己廢話一番:

找到細節之後,將這樣的想法發展的完全,我沒有試過,所以想要嘗試看看。 使用者模糊化,刻意模糊使用者。強調廣泛被認同的美感。 方法: 1.紀錄生活中的不經意的移植或者想法 2.考慮可以移植的物件,並將可移植的物件單純化,不去更動原始設定。 3.二者合而為一,嘗試修飾。 方式單純,成果需要要求品質,不然過於純粹的想法會流於單調乏味。

內斂的形式 不論是在配色和線條都偏向簡單 [細節上的活潑] 是日系產品的特色,審查方式。

不然!再用最擅長的使用者出發作為起點? 利用只能轉身的小套房,大概是四坪左右大小的空間作為限制工作和生活合而為一的生活,生活起居和工作的整合 侷限著的享受著,侷限著的工作著,侷限著的視線。 在侷限中有無限的可能性。
無限的音樂可以下載,無限的光線可以吸收
無限的美麗可以創造,無限的溫柔可以傳達
無限的想像可以炫耀,無限的回憶可以保存
無限的痕跡可以紀錄,無限的想像空間存在
於是
牆壁不是阻擋的物件,而是延伸的媒介
桌子不是讓站立的空間少一點,而是創造第二個站立的平面
工作的椅子不是代表著勞累,而是夢想的跳板
床舖不是勞累後的休息場所,而是令人隨時嚮往的天堂

當功能都反轉,工作變成娛樂,休息成就業績
勞累也就成了遊戲,沉悶也成了歡樂。反轉。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相信自己的創意


自己的創意也許會和別人相同也許會不太有趣但是終究都是創意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因為是自己的,所以雷同的部份的結論只有:因為雷同,所以不宜只有這樣。就像是re-design一樣,同樣的使用同樣的特性,但是只要改變一些向次的的頻率就可以有不一樣的表現,在跑步中跑第一道和第二道就有很不一樣的表現

於是,更難的事情變成:相信自己的創意

當普遍接觸過所謂新的創意和新的設計,如果是用功一點的人,可能更會對工業革命之後的設計產品聊若指掌。世界數十億人口,創意有所重疊是很容易發生的。創意的重疊並不是罪惡,只是知識爆炸之下的結果。現在的人並不是沒有本錢創意,更進一步的反而是 [遇到創意撞衫的處理方式] (我不願意定義為"危機處理"的原因是因為這根本不是危機,因為如果危機發生的憑率過於高,那麼危機就不再是危機,而是常態)。

基本上,創意的撞衫雖然是常見的,卻是令人有無限失落的。但是如果認知道這件事情存在的必然性之後,後續的處理反而是更為重要的。(但是卻是難以進入的)。

設計碰撞有幾種來源性的差別:

1.設計知識充足,特別是鑽研性的對於設計方法和邏輯的收集。當邏輯相同,知識來源類似(設計雜誌,電視節目),那麼在關鍵創意時刻會有所重疊就不奇怪了。具體形容,可以說像是在同一條路行走(設計邏輯),會走到板橋,桃園,新竹,也幾乎是同樣的目的地。

2.現有設計學生,不論是正統設計學系的學生,或者因為自己喜好而進而自學進入此領域的同好,都會有自己喜歡的設計師或者設計作品,在自我邏輯發展的時候,都會以自己喜歡的作品作為品質管理的依據。即使是很自發獨創的想法,在相同的包裝和潤飾方式相同的狀況下,很大的機會會有階段性的雷同位置出現。

以上創意雷同的原因其實比較著重解決的方式,也是本篇主要探討的重點。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August 03, 2006

童謠式的回憶


有人喜歡在ktv狂吼,有人喜歡邊走邊哼著小調,有人喜歡在感動時用歌聲抒發自己的心情。一樣的歌唱,一樣是音韻的高低,卻有如此多的不同。於是有人喜歡古典樂,有人(就像"舞舞舞"裡的小女孩)會在聽見就迴避那樣的旋律。 世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世界沒有大到有無數種音樂形式,也沒有小到全世界幾億人,都只喜歡同一種調調。於是,雲貴高原的少數民族和英式搖滾同時存在在這世界上,沒有必要,也無法互相質疑彼此的存在。(這世界價值觀的多元和紛擾,讓真相開始越來越隱諱,甚至沒有真相)。

於是各取所需。

國中時候喜歡的孟庭葦,我最喜歡的大概就是“冬季到台北來看雨“。童謠式的唱腔,讓開始進入紛亂人際關係的國中生,還保有一點點的童真(?)(就像漫畫和卡通作用一樣,雖然那時候看的新世紀福音戰士有點不是這麼一回事)。單身宿舍連環泡。拒絕長大?已經長大了的,就認真工作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嗯....

嗯....世界一片安靜。看夜晚天上的雲,安靜。回了房,安靜。上課時,安靜。圖書館,安靜。去哪裡都,安靜。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