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04, 2006

運轉



如果沒有針對性的意外,我將在九月初前往多倫多念一點有關design management的課程,會念得怎樣沒人知道,說不定當場嘔吐在桌子前面或是在課堂上因為聽不懂而噴鼻血都有可能。不過利用最後這一個月的時間,嘗試著挑戰下一個設計比賽算是擠壓自己不擅長範圍的一種方式。因為是自己不擅長的領域,所以還是不例外的在文字上跟自己廢話一番:

找到細節之後,將這樣的想法發展的完全,我沒有試過,所以想要嘗試看看。 使用者模糊化,刻意模糊使用者。強調廣泛被認同的美感。 方法: 1.紀錄生活中的不經意的移植或者想法 2.考慮可以移植的物件,並將可移植的物件單純化,不去更動原始設定。 3.二者合而為一,嘗試修飾。 方式單純,成果需要要求品質,不然過於純粹的想法會流於單調乏味。

內斂的形式 不論是在配色和線條都偏向簡單 [細節上的活潑] 是日系產品的特色,審查方式。

不然!再用最擅長的使用者出發作為起點? 利用只能轉身的小套房,大概是四坪左右大小的空間作為限制工作和生活合而為一的生活,生活起居和工作的整合 侷限著的享受著,侷限著的工作著,侷限著的視線。 在侷限中有無限的可能性。
無限的音樂可以下載,無限的光線可以吸收
無限的美麗可以創造,無限的溫柔可以傳達
無限的想像可以炫耀,無限的回憶可以保存
無限的痕跡可以紀錄,無限的想像空間存在
於是
牆壁不是阻擋的物件,而是延伸的媒介
桌子不是讓站立的空間少一點,而是創造第二個站立的平面
工作的椅子不是代表著勞累,而是夢想的跳板
床舖不是勞累後的休息場所,而是令人隨時嚮往的天堂

當功能都反轉,工作變成娛樂,休息成就業績
勞累也就成了遊戲,沉悶也成了歡樂。反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