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4, 2006

取決


做設計的過程當中,常常都會有很多特別,想要珍惜的想法,甚至有些,連自己做夢都會笑著對自己說:"這個真的很棒..."。因為自己還沒有真的投入到設計產業當中,所以有很多現實的考量,譬如說長官的喜好,甚至小組當中的取決之類的,我都還沒有經歷過。但是也因為這樣,更能誠實面對自己的作品和作品好壞的絕對性吧?(我自己這樣臆測著)。在實際的社會交際當中,可以類比的想法也是比比皆是的。我想要表達的東西,[設計的好壞不是經驗可以說斷的,也不是地位崇高的人可以說斷,也不是所謂的消費者可以說斷,因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盲點,就算連作過分析的大量數據,也會有盲點的存在(也許比較小一點)]。於是,真正的設計從業人員,在這個原則之下,對於“說斷者“的言論和立場,往往就是用“忍受“或者“說服自己“的方式,來讓自己可以繼續創作,持續在設計的領域當中被做無止境的批判和選擇。

從新把眼光從我對從業人員的片面性陳述和臆測當中,拉回到自己切身實際的經驗上。“一個抉擇者和創作者是同一個人的時候,那應該怎麼處理這樣 [像個迴圈] 般的創作過程呢?“。先拿這次“打算參加無印良品設計競賽“這樣的過程作為一個範例。

利用以前所學的流程,就是先初步的做出對市場的分析和自己想法的凝聚,兩相做配合,計算出設計中心理念。依照基本的理念,做廣度的發散,繪製草圖。.....“繪製草圖“?問題出現。沒有人想要做“不好的設計“,大家都想要做“好的設計“,依照現在的設計普遍的論調來說,大家都想要做“適當的設計“。那麼,什麼樣的構想值得繼續發展?是大師說得算?是長官說得算?還是自己爽就好?當抉擇者和創作者同時存在同一個個體身上,這個問題就被無限大的凸顯出來。(原來有所謂長官或者老師的好處,就是自己忍耐一下所謂的冷嘲熱諷,就會有人幫你做更艱難的設計抉擇?)


我只是提出問題,而我也不知道解答。

3 comments:

Hovex CL said...

hmmm...這個話題果然枚啥意思

Fish said...

不會沒啥意思。。
反而因為太多東西可以講可以想。。
但是要講得好想得好需要更慎重。。

有時候設計該不該繼續下去就像賭博一樣..
想不想為這個想法賭一把?!
有時候賭對了。。很令人興奮與雀躍。。
你會慶幸沒有把這想法丟垃圾筒。。

十賭九輸。。只靠賭可能不太夠。。
還要點評估。。反問自己賭贏的機率。。
有時候也會有人賭你贏或輸。。可參考。。
機率過低。。那就換賭下一局(下一個新想法)吧。。

呵呵。。我是來亂的。。亂說。。亂說。。
先去賭個一百局。。再回來講點正經的^O^

Fish said...

忘了說。。
其實想法好不好。。值不值得繼續發展下去。。
這些不是取決於老師 長官 老闆 評審。。

而是自己。。

當我無法說服自己。。
這個設計想法可能就有問題了。。

如果可以說服自己。。
但是無法說服其他人接受。。
可能是這個想法有問題。。
也有可能是我的溝通能力或是表現手法有問題。。

一個好的設計除了要想法好。。
也要好的宣傳與說明。。好的呈現與落實。。

ex: 通用設計是個很好的設計理念。。
但是沒有好的宣傳與說明。。沒有好的呈現與落實。。
就。。沒幾個人看得見它。。

呵呵。。又亂說。。亂說。。
賭看看。。看台灣會不會有〔通用設計奇蹟〕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