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06

subway

首先,我得先說。“因為我現在一直流鼻涕,所以照片也不過濾,文字也不斟酌。“所以,還請多見諒。


說到地鐵,你會想到什麼?如果你在溫哥華,你可以坐著在天上跑呀跑的skytrain,但是在多倫多,在TTC上可就沒有那麼多時間讓你徜徉在陽光底下。首先,說到地鐵我總是會想到“拭血地鐵站“裡面的那個黃色,那部片子真的拍出來在地下鐵中的那種恐懼感,在台灣的捷運,不管什麼時候總是有很多很多人來人往(就算是半夜十二點的西門站,還是有短裙辣妹站在你旁邊),今天利用一個人去搜尋IKEA的存在,所以稍微跑到一個比較偏遠的地方去Leislie站。


這是在地鐵上面的一個海報,試著想看看,就你這節車廂沒有人,月台上的燈光卻依然昏黃,海報中的女人就盯著你看得感覺。沒事,我只是真的在那個時候這麼想了一下。盯著這個女人幾秒鐘,我就在Sharpperd轉車。


多倫多的TTc到現在為止,似乎沒有像是歐洲某城市的地下鐵華麗,一切都是從簡的鋪陳,所以在觀感上也有些許的冷漠和無情。如果在紐約,在地下鐵的表演也許是吉他,也許是打鼓,但是今天我卻看到--一個是胡琴,一個是曲笛。胡琴老伯在沒人的地鐵站獨自拉著胡琴,而曲笛老伯則是在大隊下班人潮中用力的吹著(沒照相的原因主要是心裡還忐忑著是不是今天又要累個半死又白跑一趟。)

你看到TTC了嗎?我在流鼻涕,衛生紙一直浪費著,很貴的噎。

3 comments:

fish said...

現在看到空盪盪的地鐵站時..
都會想到有次在科隆半夜快兩點時..
因為聯繫出了錯..德國朋友還沒辦法來接我..

整個站只有兩個黑人..><..
害怕的我想說出站憑記憶自己走回朋友家..
看到街上也有幾個人..我又躲回地鐵站..
雖然事後德國友人說明治安其實很好..
但是..身為一個外國女孩..又是住過台灣..
半夜這樣待在地鐵站等待真的亂可怕的>"<

好在除了我嚇到有點想哭之外..什麼事也沒發生..

Blue said...

好恐怖! 我都不敢一個人

fish said...

我也不敢一個人..><..
只是不想麻煩另一位德國朋友與我兩個同學..
他們如果專程送我回去不順路..又這麼晚了..

事後被我同學念:老是愛逞強..以為自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