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2, 2006

Darkness

我看過這麼黑的景象,我看過。這種景象在榕園出現過。半夜四點鐘路燈都關上的景象。就算摸黑走出去,還是一樣的冷。就算遠方那年曾有白亮的便利商店。我來這裡的決定錯了吧?我好冷。我閉上眼睛之後就不想要睜開了。我好冷。這裡很黑,當初只認為是灰色的多倫多。閉上眼睛不會看到更明亮的景象,閉上眼睛看到的一樣是黑的。但是我還是要閉上。我好冷,我有外套但是外套不是我,我穿上也不會比較溫暖。就這樣黑下去吧,天亮的多倫多不是我的多倫多。我要躲去哪裡?我要躲去哪裡?我要躲去哪裡?我逃去了哪裡還不是一樣,這樣的黑那年榕園曾經見過,好黑。盤之錯節的樹枝裡還是黑,更黑,更黑。好冷。我要去哪,我錯了嗎?我能躲去哪裡?我要去哪裡?我能回去哪裡?我幾乎已經刻意忘記我當初離開的地方,因為一樣的黑,一樣的黑,一樣的黑。對不起,當我翻開書本念到的不是知識,而是知道這本書有多厚,厚到我翻不完,翻不完,翻不完。

我要躲去哪裡?哪裡還不是都是一樣的黑?

2 comments:

fish said...

靜下心來找找吧
你會找到那盞燈的

等到那時候..
你就不會覺得黑了

或者你可以試著
先用你的心當燈塔
而非用眼睛看週遭

這樣的話..
也許你就不怕黑了

小胡(這是我在大陸的名字) said...

在怎麼黑 還有我唄

我可是黑的代表人物耶

沒在開玩笑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