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好安靜的好歌



最近為下不了筆而苦惱。以前常常會寫的電影心得(說不上影評),或者社會現象,甚至產品介紹etc。突然發現語言的使用的自信心真的會影響下筆的能力甚巨,畢竟我不是Mina Wu,或是Ringo,雖然根他們兩個都不認識,但是倒是對他們可以這麼流利的運用兩種語言感到佩服。

我現在的狀況大概就像是邯鄲學步,兩頭空。

言歸正傳,今天在聽我"感傷歌大全集"的時候,聽到有個新專輯挑出來的感傷歌,盛夏光年原聲帶中的"明白"。(當初以為是那首"長長的路上我想我們是朋友....")。在半夜三點五十九分的時候聽到,似乎有種格外的感動。

文學青春台灣電影盛夏光年,不用我說他的影像魅力,裡面的演員也入圍今年金馬獎。光就歌聲來說,有種[乾淨卻抒情的感受]。這樣的歌通常不會拿到主打,也就是幾乎都是B-side。我常常喜歡聽的歌都存在在這個類別中,有時候常常會有不是很紅的人的不是主打歌,有這樣的歌曲類型存在。譬如像是"惡作劇之吻電視原聲帶"中的第11首的"後悔",或者蘇慧倫在"寂寞喧嘩"中的第7首"最溫柔的不自由"。

也不用說太多,反正就是這樣囉。

2 comments:

Hovex CL said...

突然感覺[乾淨的抒情]似乎得多點定義才行。乾淨絕對不是像apple一樣的那種白色才叫做乾淨,也不是現代室內設計那種簡約的乾淨。

有種乾淨是有流水和青草。遠方還飄過來淡淡雨絲的清澈。

小直 said...

:))
真是好聽!
還有你補充的形容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