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0, 2006

未滿台灣味

三更半夜作作業,我只會想大便。

最近有人居然把兩三年前的"大喜喜門"的專輯從新放上種子分享,我當年找也找不到的專輯,居然在兩年之後的加拿大找到,這還真是趣味。可能我最近幾年都沒啥長大吧,或是屬於那個部份的自己都沒有改變?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是現在還覺得還滿"好"的。

猶記當年,這樣子軟性hip hop的男子團還算豐富的,除了大家耳熟能詳,還有幾首在KTV很流行拿來玩的"丸子",還有一個只出過一張EP的....(忘了),最後一個大概就是這個"大喜喜門"吧。大喜喜門那時候的造型還滿注目的(因為有個老式NBA的爆炸頭)。那時候我不知道在忙些甚麼,除了在電視上面偶而看到播個一分多鐘的MV之外,就沒啥印象了。

言歸正傳。重新接觸然後去youtube上面搜尋這個團體,就發現了現在這個各位看到的東西。以前記得曾經有個國外滾過一圈回來的大導演曾經說過"台灣的燈光技術簡直是把自然當專業!"自然的打光也許在畫面質感上來說會有過度熟悉而有沒有質感的感受,但是那種味道卻釀成台灣電影和影像的純粹。(這樣的論調已經有點藉口還很得意的感覺了。)利用龍山寺最直接的光線感覺,三個人的青澀舞步卻像隔壁弟弟的表演一樣,有種沒有距離感的親切。傳統建築的魅力,排除掉有些片段像照片一樣過度刻意的畫面之外,這部MV都有抓到例如像是"正面立面的龐大壓迫",還有"狹小格局的煙霧瀰漫"等等,這樣的味覺。

音樂和本土,是不是只能鄉土化?是不是要俗豔化?走過了夾子,董事長,還有旺福,還有其他的空間可以開拓台灣味覺新視野嗎?不斷變化自己的樣貌,還可以自信的告訴別人自己是"百變(女)王",這樣的行銷手法真的會迎合到現在的消費市場嗎?昨天半夜看台灣開票的時候,民進黨的段宜康說:"就算是操作選舉也需要時間讓民眾消化,發酵。"。這又何嘗不適用於瞬息萬變的消費市場上呢?

三年後重新聽到"大喜喜門"還覺得好聽有感。

2 comments:

wok said...

在飛機上了吧!!
等你喔 寶貝~撥

Hovex CL said...

還沒 哈哈
還要十二小時上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