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1, 2007

切割的年代


前些日子,從在溫哥華的Kim大姐那邊得知一個消息,就是[金曲獎的將會把獎項分成傳統音樂和流行音樂分開舉辦頒獎典禮。]當下我聽到這個消息,心中只有默默的嘆息了一下。『這年頭不管什麼都會作切割的動作呀...不管是政治,商業,甚至音樂。』

這個消息我遲遲無法下筆的原因,是因為我的腦中始終充滿著一個念頭:『這個世界始終存在著互相提攜,和互相牽絆的矛盾當中。』一個單純純粹的小團體,像是高中一個班班級一樣,班上的同學只要不離不棄,就可以獲得極高的評價和感受到向心力的感動。不過當這個『團體』變成一個利益團體,像是公司,像是球隊,是不是還可以繼續這樣子對『對團體有正面利益的個體』和『需要被幫助,期待未來的個體』作一個公平的對待,就是見仁見智的了。

直到昨天一個跑去看了dreamgirl這部片子(奧斯卡八項入圍,但是整個大廳只有我一個觀眾),我才深深的瞭解到這個衝突存在的必然性和廣泛度。片中在三人組合終於找到單飛機會的時候,因為商業利益的考量,將其中一個歌不是唱的最好但是最漂亮的碧昂斯當作主唱的時候,另外一個其貌不揚卻有過人歌唱能力的女孩就面臨這個窘境。雖然當下大家唱著we are family:『this is not for you, this is not for me...we are family...』,感動了所有的人並且互相擁抱而有了美滿的結局。這個情節告訴我們的是犧牲,是成全大團體,忘記個人...如果重新把思緒回到金曲獎這個『切割』的事件,是不是就更為矛盾,甚至越來越不知道真正的解答...不,適當的解答?

對這個狀況,真的讓我切身的感受到,是在我來加拿大之後的事情。在過去的環境當中,只要利用熱血加上調理,組織團體之後,即使團體當中有不能提供直接利益的個體存在,也不會影響到團體利益的呈現。但是是不是每個地方都有足夠的條件能夠完成這樣看似完美的管理過程?首先,你的sub管理幹部是不是完全理解自己的熱血,甚至能夠往下傳達?團體中的各體式不是都能夠理解互相包容互相提攜卻又注重自身效率?於是,所謂『有調理的人』或者叫做『注重現實的人』就會在遇到這樣的狀況的時候作一個切割的動作。

並不是不能理解作切割和所謂的『以團體利益作最大考量』這樣的決定邏輯,我想要提出的質疑是,如果在沒有作徹底的上下溝通,和廣泛而創意的整合動作,單方面考量頒獎典禮的效果,市場注目集中力,甚至廣告商的贊助,而將傳統音樂和流行音樂作切割,並且利益分攤一點都沒有嘗試著遮掩,將舉辦場地各自座落在小巨蛋和一個『不知名的地點』,這是不是有點太不厚道和過份了點?

注重實質效益的現實的人說:『厚道?能幹麼?多個贊助商來分攤費用?』

如果從現有的市場狀況和注目程度來說,我得說:『沒錯,這一點效益都沒有。』不過,流行文化,自由市場,有意思的地方就是:『you never know what next is』。試想,在十幾年前,有多少原住民隱藏自己原住民的身份,進入唱片界來唱台語歌或是國語歌?到後來有多少的原住民可以在電視節目上大聲的說:『我是xx族的!!』甚至有陣子一定要在歌詞裡面加上幾句原住民母語才叫做流行!也許這個流行不久之後也隨著潮流的退去而減緩,但是也因為這波流行,而讓更多的人意識到,『傳統』,『獨特』並不是毒藥,而是可以發展的潛力股。最近流行的行銷名詞『長尾效益』在這個例子當中彰顯無疑:陳建年,巴奈,雷光夏都在侷限的族群裡面有著獨特而巨大的影響力。原住民音樂不但上了舞台,有了屬於他們自己fashion,甚至已經不需要所謂的主流音樂來作評判好或壞,因為,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音樂領土。

這篇文章並不會有結論。畢竟沒有人知道下個阿妹或是動力火車會從哪個音樂族群中冒出來。像我這樣的市井小民,生活中還是得繼續在茫茫音樂海中找尋自己的珍寶,並且期待,看見一個多元的舞台,那裡既不會嘲笑主流音樂的粗鄙流俗,更不會讓傳統或小眾音樂只在角落發出小小的聲響。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January 30, 2007

讓我們回憶一下

最近,大家應該都有留意到一則新聞,甚至為了新聞的發展,而有所感觸,甚至傷心。這則新聞的內容大意大致上是這個樣子的:藝人許瑋倫在車禍中腦死,進而身亡。這樣的情節,看在非親非故的我們眼中,卻有讓人無法自己的難過。我所謂的"人",不是只有每天看電視劇,或者關心娛樂八卦新聞的粉絲;其中有很多是經過一整天忙碌,只花了半小時不到時間瀏覽網路新聞或者不經意在轉台的時候,看到即時新聞的人們。


也許有人會問:"有什麼好難過的?這世界上,一秒鐘中有多少人過世?"。在我們成長的歷程當中,有多少在年少時候至親的親人朋友離開這個人世間?有多少,又是抱著驚恐和遺憾離去的。[一個只有電視上看得到的藝人離去,為甚麼會讓這麼多人關心和感同身受的懷念和遺憾]

這樣的"時事"(因為我知道,過不到一個月之後,這件悲劇也會成為一則留在網路上面,只有查詢才會出現的幾個網頁),讓我想到[看電影時候的流淚]。相較之下,為了電影流淚,甚至出了電影院續攤的時候仍然無法逃脫出這樣的情緒,就更不可理喻了。一個也許是杜撰的故事,一個一定是電影公司製造的場景,為了什麼,會讓身為觀眾的我這麼的情緒化?這個問題的答案,也許遠比我能想像的複雜。我只能說,人的腦袋能記住的事情,能感受到的細節,連自己都難以理解.....一個集體的記憶,一個集體的感受,一個集體的情緒,跳脫出悲劇女主角的角色,我更替感受到難過的群眾感到不捨(當下正在傷心的人,自己的心中一定也經歷過甚至感受過程度相去不遠的記憶)。



另外,這件事情讓我同時想起一個人:張雨生。在媒體還沒有這麼廣泛的滲入到生活當中的年代,光一個口耳相傳,光報紙上的一個標題,就可以讓人感受到爆炸性震驚和失落的一則消息。一直到多年之後,幸好,我們都是用正面而純粹想念的心情,唱著"天天想你"......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January 29, 2007

軟體初回使用!


因為solidwork2004內建的render已經用的相當厭煩,卻又一直沒辦法ren到像網路上看到的那樣!(重點是,不管名設計師還是初學者ren的都比我棒!?)於是火氣上來之下,猶記班上同學Tony說,他也用solidwork,但是他用的render軟體是:Alias ImageStudio。

剛拿到這個軟體的我,不免俗的除了找SN之外,就是找線上教學的網站。不過找了一個下午真的找不到系統而且有用的地方...(如果有人知道哪個可以線上學,請務必留言告訴我。)不過!這套軟體貼心的地方就是,他居然把基本的使用方式從檢視到完成場景,都約略的在開啟程式的同時,出現選單給你按出來看。(而且還是影片!!這就是我特別寫這篇文章感謝他的原因。)

到現在覺得這是一套很簡單,"聽說"很厲害的軟體。希望各位不吝賜教給我這個小弟,謝謝。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新書自己人推薦 II






書名:毛球寶兒
作者:米奇鰻
出版社:希伯崙









這本書的作者也是自己人,大家也不用客氣。

我跟本書作者米奇鰻先生認識已經至少有十年了吧。打從高中開始,我就知道隔壁班有個風迷全校的帥哥,不但曾經是本校的模型動畫社社長,在各社團宣傳海報廣告上也幾乎都是他的作品。最常看到他的地方,就是在樓梯間,手撐著牆壁跟學妹說話。到大學他很有為的當了系會長...一路豐功偉業無數,但是一路走來,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對漫畫的熱誠。記得有一次他上電台被訪問,他說:"當班上的同學都進了設計公司或者大公司當設計師,我卻不務正業的跑到誠品前面擺起攤,賣起東西來..."。一直以來,我的身旁充斥著如此熱血的男兒們,吳俊叡(跑回故鄉深山從事教職),K4(跑到岡山唱通霄199),阿傑(投身正統棒球體系)等等...而米奇鰻當然也是毅然決然放棄穩定工作,朝自己夢想邁進的代表人物。


你有想過在誠品看到"毛球寶兒"心裡想到:"ㄟ~這不是張廖提過的...",然後樓下上廁所的時候,隔壁小便斗的那個男的也許就是傳說中台北不來梅的米奇鰻?這世界臥虎藏龍,you never know who your friends are, or will become.

以下是可以找到米奇鰻的地方
[毛球寶兒新書介紹][當紅創意市集元老--台北不來梅]
[一路走來米奇鰻作品收集]
以上圖片版權屬原作者所有。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January 28, 2007

新書自己人推薦







書名:我跟你說喔!
作者:劉小琦/圖‧文
出版:緋綠社








這本書的作者是自己人,大家不用客氣。

以前常常聽當國文老師的母親在經過書店的時候,指著其中一本詩集還是散文集說:"這個作者是我師專的學長..."之類的,現在自己有了出書的朋友,才知道這種經歷,真的是又得意又奇妙的。

也許你會問:"又不是你出,你得意什麼?"

而我會很制式,卻又很切實際的回答你:"因為我予有榮焉。"


我和劉小琦是大學認識的朋友。記得第一次見面是在台南女子技術學院門口的便利商店前面的公共座椅(忘記是要面交哪個軟體還是怎樣~),現在還記得那時候他對我唉唉叫的內容:"你不要以為我喜歡戴墨鏡喔!都是那個眼鏡行老闆給我染太深的啦!我明天要去找他刷淡一點...."。那時候就對他插畫家的身份感到驚奇,相處上卻跟一般的朋友沒有兩樣,哈哈。世界很小,在身邊的人常常都臥虎藏龍。台北很小,身旁吃牛肉麵的少女也許就是有一身手繪絕技的插畫家。


如果你經過全家便利商店還是萊爾富,也許就在拿起這本書端詳著:"這不是那個張廖講的..."的時候,旁邊也許就是劉小琦在櫃台結帳的說:"不用吸管,謝謝..."

詳細細節請到[沒錯!我就是劉小琦!]
以上圖片屬原作者所有。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January 24, 2007

chinese new year



叮咚叮咚 就要過年了
叮咚叮咚 打起精神唷

在雪地上也不覺得冷唷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一點也不像下雪的聲音唷

叮咚叮咚 就要過年了
忘記過去唷 叮咚叮咚

拿起剛做好的石斧唷 叮咚叮咚
把獵物放進自己的瞳孔唷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就要過年了
叮咚叮咚 恭喜恭喜唷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January 23, 2007

吉他吉他彈吉他


話說我家summer最近因為修了一堂吉他課在練吉他,有偷偷練過bass的阿傑應該也知道這種感覺。今天在視訊前面看他彈這首聽起來很像picapica的歌,雖然沒有甚麼神乎其技的感覺,但卻讓我想到我講英文的態度有問題。(莫名其妙,連這個也可以想到自己要改進什麼東西)。緩緩的彈著正確的音階,一點一點累積整首歌的模樣。

話說,以前我高中也跟音樂有點緣份。我永遠記得我為甚麼在高中的時候,會進去國樂社的那個畫面。

"學長,請問這是國樂社嗎?"

"對呀...."

"請問一下,你能夠邊拉胡琴邊唱歌嗎?"

"......"

結果話說,我到後來就跟一個叫做盧煥緯的同學,每次都跑到二樓社辦睡午覺。上台參加合奏,也都是拉空弦不出聲音,深怕會影響到大家整體的表現。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要安排大家去哪裡玩之類的事情上...栗子小姐應該很知道我在說甚麼。

"pica~ pica~"聽著summer彈琴,會一直讓我想到日本人彈三弦琴的感覺。多倫多依然下著細雪,行人依然匆匆。我的肚子,也餓了起來,擔心起明天上課是不是又會聽不懂。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January 22, 2007

看!什麼回來了!?


對很多從小看球的球迷來說,這個LOGO中的圖像,可能是心中永遠的痛和回憶。也許,味全已經不會再出現了。不過象徵性的吉祥物,卻在一來一往的換東家的過程中,神奇的出現了!

也許回憶終究只能是回憶,但是"龍"的回來,還是令人感動的...

(各位仔細看,最左邊兩個,居然是孫昭力和李安熙...)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January 20, 2007

the information of japan-設計東京


這本書是周里昂先生推薦給我的,其實在回台灣之前就已經用網路上買寄到加拿大了。

不過一直到重新回到多倫多,才有機會利用在機場等待誤點的飛機和在地鐵上的時間,來把這本書大致上瀏覽過一次。基本上,這本書算是一種工具書吧?作者個人的觀點相對比較少,利用完整的資料收集和佐證資料,可以讓讀者對於東京這個地方的設計地圖,有著不錯詳盡和周全的瞭解。

你知道原子小金剛是在西元幾年出現在世人面前嗎?

這本書就有記載:1952 在少年雜誌連載。

像這樣有趣的訊息(大概只有宅男會覺得有趣的訊息),就清楚的記載在其中。主體架構是用東京周遭的地區作章節,分成[原宿*青山][銀座*有樂町*丸之內][汐留][目黑*代官山*自由之丘][六本木][新宿]幾個大項。利用店舖和遊賞地點作為描述重點,來介紹相關的設計師和設計團體。除了隨書附上地圖,還有相關網址,相當實用。

其實如果拿來當書或休閒看,這本書可是會因為資料過份龐大(注意,這本書只有170頁這麼薄),所以累死人的。在我幻想當中,應該比較適合拿著這本書,飛去不用簽證的日本,開始利用資訊開始四處遊歷。


ps.書上附上所有介紹的店面,博物館開放時間,並且提供旅館機票資料,加上之前提過的地圖,似乎,似乎不用多準備其他東西了吧。

[Wonderwall] [Afternoon Tea] [AIDEC] [ALESSI] [Area Tokyo] [AssistOn] [B&B Italia] [Cassina ixc. Aoyama] [CiBONE]
以上只是很局部的資料,大概是這本書附上的資料的九牛一毛吧,我po完這個也會試著連進去看看的,連不進去說一下,雖然我也無能為力~哈!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January 19, 2007

在這裡恭喜敝人大學同學琴玉獲得ID界大賞--IF。想要搶先收看該作品,請到這裡

(請用滾輪滾到最下面的清單的清單,第一個SIXIS Nangang District ,Taipei, Taiwan就是啦!)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January 18, 2007

attitude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瞬間!


今天上課的時候隨手畫的東西,想要把腳踏車骨架的結構像是一個平形四邊型壓扁的方式折疊,原來興致勃勃的在想輪子要怎麼重疊?比例會不會跟人一樣高?之前有沒有差不多的設計?在想這些的時候剛好下課十分鐘,我到樓下喝口水...

"嚇!有沒有這麼巧!?"

上面這台腳踏車就出現在眼前....

雖然說不是完全相同的構想(看到的那台主要是保留後插的結構,單純就前插和座墊中間的那部份作成活動的可以將體積減半的簡易折疊),不過相關的比例和角度的設定都完美到深深打擊我(可以看得出來上圖相關的比例並沒有相當理所當然)。

想到剛到多倫多上課的時候也想要發展一個構想,但也是夭折在看到類似的構想的瞬間。這種事情遇到第二次,突然再次想起一個觀念[現在想要作完全創新的設計,除了根本不容易存在之外,另外還有市場和評判者不易接受的危險]。想要創造自己的寶貝,創作完全創新的構想當然是最快的方法,不過卻往往不等同於最好的設計。更可怕的是,他根本就不是全新的概念(如果我是古人,我就可以坦蕩蕩的指著類似的東西說抄襲。可惜的是,往往看到自己剛做出來的東西,居然跟一個路邊已經快壞掉的作品一模一樣...)。

也許這就是要好好念設計史和認識設計師和作品的原因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January 17, 2007

新!男性的復仇!

認識董事長這麼久,打從爬到屋頂上去哭餓之後,老子就再也沒喜歡過他們。不過!到了現在!就是這張!超正超喜歡!

唉,雖然身在他鄉,聽到這樣家鄉的鍵盤聲,心中滿滿的都是溫暖呀!猶記少年當時,過年常會去大姨家唱卡啦OK,印象最深的就是可愛的馬,雖然年輕的我們總認為那是種過時,老年人的樂趣。不過說真的,對於一段旋律的感動,往往都是需要聽者和環境的配合。當年的哥哥姊姊現在也都是爸爸媽媽,當年的長輩如今也所剩無幾,心中的感慨,又要向誰訴說呢!

邯鄲學步的智障亂說話吧。聽歌!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城市雪地求生技巧

在某個多倫多的夜晚,在大家都還再睡夢中的時候,天空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雪。因為天氣冷,家家戶戶都緊閉著窗戶,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

直到隔天一早,每個人都急急忙忙收拾準備上班上課,才發現外頭一片白茫。

不過詩情畫意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重點是,如果你在車輛繁忙的地方遇到下大雪,其實處處是危機。首先上面這張圖片顯示的,就是滿地都會像堆滿泥巴的髒雪,車子過去還會噴泥巴。如果泥巴在路邊推起了一個小土堆,請注意,不要耍笨不小心踩到,不然你就會發現你踩到一個"3D的積水",從你腳踝佈滿髒雪,不一會就會整隻腳濕答答。


另外,如果你開車的話,請注意有大石頭。多倫多有大石頭在馬路中間?哪來的?又不是在蘇花公路!仔細一看,你會發現是一個大冰塊,自以為雪很柔軟的朋友小心,千萬不要自以為:1.踢雪(踢到冰就好笑)2.穿拖鞋出門(凍豬腳就好笑)。雖然在都市之中沒有啥危險,但是還是要注意安全。沒事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January 16, 2007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如何製作PDF檔案作品集

最近不斷在搜尋"如何在多倫多順利學習"和"如何在多倫多找到適合的工作"方面的資訊,不過進度一直不是很順利,除了一方面是我家陳年ibook鬧脾氣不讓我灌illustrator之外,還有就是有家公司要求pdf檔案格式的作品集來email應徵。嘗試過在acrobat中找到編輯的功能是枉然,小弟我又不太有學習相關軟體的耐心,所以不斷碰壁的結果就是進度停頓。今天經由本人高中同學,同時也是技嘉設計師的浩子經驗分享,才了解到,原來解決的方法就在身邊--小弟我的老朋友Corel Draw。

就像以上這個圖片所顯示,在"檔案"下有個"PDF發行"的選項,點開之後,其他的選項小弟我還沒有多作嘗試,直接點選確定,就可以產生出適當的PDF檔案。如果有在用Corel Draw的朋友一定知道,在空白的檔案當中,他會根據你設定的版面大小,有個模擬的頁面圖形在正中間,所有的對齊就根據那個方塊的邊緣就可以了。

如上圖,好好一個PDF檔案就出現在眼前。在這裡謝謝浩子的知識分享,並希望各位有個愉快的農曆假期(我知道還很遠,但是人總是有夢想的嘛...)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相信自己

最近有朋友獲得IF設計比賽的獎項,應該說,早在去年我就已經知道這個消息,只是當事人希望不要太早讓人知道,所以我都一直偷偷地埋在我的心裡。

近年來IF比賽備受重視,重視到大家都已經習以為常。其實在大學班上,獲得IF比賽獎項的人,加上這個已經是第二個了。雖然成大在今年遠見雜誌工業設計大專院校的評比上只排名第三,而且國內各大設計比賽中,成大得獎的比例始終沒有很高,大部分得獎的都是一兩個獲得前幾名,入圍或者其他名次的付之闕如。這樣的狀況似乎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甚麼很大的差別。

大學畢業之後,班上投入業界,上研究所,和當兵的比例幾乎相當。直至今日,當兵的也都紛紛朝向研究所和業界進軍。(小弟我現在的人生規劃似乎有點偏差,甚至在別人眼中有點不知道在幹嘛。)回首當初大學班上的表現,和現在業界的表現作個比較,很多人都往往會很介意的CARE的互相比較。想當初校儒獲得IF學生組的獎項,除了表面上的稱讚和恭喜之外,應該有更多的人偷偷在心中OS:"明明我做的設計都比你成熟...為甚麼我還在默默無名....?"。

到現在,很多認識的朋友漸漸的都在各設計公司或者公司中的設計部門嶄露頭角,甚至擔任管理職。除了恭喜職場上有表現的朋友之外,也同時祝福還在"莫名其妙的工作打滾消耗生命力"的朋友。雖然可能因為時間上的delate和apply上的運氣的原因,所以還在"接近三十的存款及成就焦慮症"中打滾,但是,就像當初在學時會羨慕某些同學軟體很強,或是很有sense的時候一樣,安下心來面對現在自己的模樣,重新或者改進自己的步調,相信是唯一讓自己向前和期待成就的方法。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January 14, 2007

morning snap

今天下午打算去看design exchange的展覽,是最近我才發現的design exchange competition的展出,不過因為是星期六,開放時間只有12:00~06:00,所以一早的時間就到附近的central library去把最近看書的進度趕一下。

有意思的是,就在我看看時間差不多快中午,想要回家填飽肚子順便拿忘記帶的數位相機的時候,發現之前剛到多倫多發現的大水池,居然變成了闔家同樂的溜冰場,心想,這大概原本就是規劃作為冬天的溜冰場,只是夏天"順便"變成一面鏡子般的大水池吧?於是留在邊邊拿著手機拍了拍,隨著時間,到這裡溜冰的人也越來越多,畢竟加拿大最主流的運動是hockey,所以有這麼多溜冰人口也不足為奇就是了。不過,在溜冰場上,除了白面孔之外,也有很多講中文,或者黃面孔在滑行著。"可能是大陸北方人吧?"對中國的畫面印象中,除了張藝謀的黃沙噗噗(<--完全不知道正確的寫法)之外,大概就是北方遼闊而白茫茫的東北風情畫了。

沒事,做飯去。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January 13, 2007

後悔--藏在原聲帶中好歌又一首

有時候好聽的歌曲,都不會是在電視上一直強力主打的整點前的五分鐘聽見,而是在進7-11的時候,不經意的在播放的收音機中遇到。

一首幾乎沒有MV的歌曲,藏在大家只會聽片頭片尾曲的原聲帶中的角落。慶幸,也有人聽見,甚至費心的做了自製的MV。

也許這首歌以後因為沒有伴唱帶,所以也無法在KTV中嘗試;也許因為偶像劇的年代久遠,也不會出現在偶像劇主題曲回顧的合集當中。到哪天blogger不再營運,youtube也跟著google倒閉,那麼,也許就永遠石沉大海了。就讓我們珍惜現在這個瞬間,享受這首歌的感動。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January 12, 2007

新一季,設計管理

本學期設計管理的課程令人期待。

哪裡令人期待?我也說不上來,就是教師在帶領學員的討論情緒方面有獨道的方法,所以同學都能夠利用自己的背景來提出看法,甚至很自然的對其他人的想法提出適當的意見。這樣的帶領方式,就很直接的用自己的教學方式來教導大家所謂設計管理中的leadership的部份。良性的討論,教師卻沒有失去自己的個性變成轉化器而已,依然用犀利的眼神和小動作來表示自己的感受。

btw,至於那堂給我感覺不好的marketing,還是退掉好了。focus應該還是比較好一點。

奇怪,Tony說要寄資料給我怎麼也不見人影?這次的目標是把pdf投到umbra去,雖然不太符合大家說家拿大的找工作方式,就試試看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January 11, 2007

缺點20070111


我有個很嚴重的缺點,就是過度著重給人的感覺,舉個例子來說,就是會想要讓對方獲得最需要的回應。

於是"爽快","有心","夠朋友"就讓我忽略掉自己完成自己承諾的能力,以至於常常都會失信於人。

如果對自己的發表答應的事情沒有做到,除了自己不舒服之外,也讓朋友對自己失望甚至不信任。這是要當機立斷並徹底改善的缺點。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finally, what I must face


繞了地球一大圈(也沒有很大),我又回來了。

結果今天還睡過頭。(不要幹橋我)

偶而飄個雪,天氣冷颼颼,果然是北國之春。不管這陣子風風雨雨,還是回到這裡。今天一早想寫些甚麼,卻發現系統在變動,誰叫這是一個收購來收購去的時代,就像漫畫情節一樣,每個公司都有特殊能力,如果你夠能力,你就可以把別人吞掉來獲取對方的特異功能。吞噬。這是Monster嗎?

這著回鄉路途充滿變數,首先要從Victoria搭乘ferry到溫哥華機場,程序上如下: 1.搭上goodbye-ride前往港口 2.將大件行李在港口繫上vancouver airport的綠色條籤,丟入托運口(港口人員會自動將您的行李運往前往機場的pacific coach line巴士上) 3.在上船的前三十分鐘內前往神秘地點--deck 5的船頭櫃台購買車票(請自備零錢,不然你排再前面都要等到最後才有原始刷卡機替您服務) 4.搭乘PCL前往vancouver機場,下車後請自行走到國內線check in 5.等待delate一個小時的飛機前往Toronto 6.忍耐在飛機上得手腳不自在,習慣性的發麻 7.在多倫多機場等待一小時的行李,當您的行李箱是大眾口味,請注意別人是不是看都不看的拿到你的行李 8.搭乘airport-->downtwon的巴士遊歷多倫多市區 9.從下車地點步行前往subway(如果大件行李兩件以上,請先購買subway token,然後先把大健行李抬起丟入月台,然後穿過gate,然後繼續等待待會人擠人) 10.到站,步行回家。



btw, 兩件新奇的收穫。

1.手機拍的照片堪用,謝謝新手機。
2.Vancouver airport check in 之後,在B22登機門附近有和香港機場很像的吸煙透明小屋,請利用。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January 04, 2007

宛如一場夢

我沒有說我走,但是我又回來了。

其實一上飛機就想到很多事情沒有做,其中包括忘記找nancy huang拿衣服給他,忘記另外找機會跟王漢吃飯,忘記跟學妹拿跟他們定的產品,還有哩...太多了,就過了兩個星期就飛回來了。

一切就像一場夢,回到過去碰觸未來,一切都還是回歸現實。成績雖然都過但是平均卻不理想,哎。(又要開始天天念念念自己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