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1, 2007

切割的年代


前些日子,從在溫哥華的Kim大姐那邊得知一個消息,就是[金曲獎的將會把獎項分成傳統音樂和流行音樂分開舉辦頒獎典禮。]當下我聽到這個消息,心中只有默默的嘆息了一下。『這年頭不管什麼都會作切割的動作呀...不管是政治,商業,甚至音樂。』

這個消息我遲遲無法下筆的原因,是因為我的腦中始終充滿著一個念頭:『這個世界始終存在著互相提攜,和互相牽絆的矛盾當中。』一個單純純粹的小團體,像是高中一個班班級一樣,班上的同學只要不離不棄,就可以獲得極高的評價和感受到向心力的感動。不過當這個『團體』變成一個利益團體,像是公司,像是球隊,是不是還可以繼續這樣子對『對團體有正面利益的個體』和『需要被幫助,期待未來的個體』作一個公平的對待,就是見仁見智的了。

直到昨天一個跑去看了dreamgirl這部片子(奧斯卡八項入圍,但是整個大廳只有我一個觀眾),我才深深的瞭解到這個衝突存在的必然性和廣泛度。片中在三人組合終於找到單飛機會的時候,因為商業利益的考量,將其中一個歌不是唱的最好但是最漂亮的碧昂斯當作主唱的時候,另外一個其貌不揚卻有過人歌唱能力的女孩就面臨這個窘境。雖然當下大家唱著we are family:『this is not for you, this is not for me...we are family...』,感動了所有的人並且互相擁抱而有了美滿的結局。這個情節告訴我們的是犧牲,是成全大團體,忘記個人...如果重新把思緒回到金曲獎這個『切割』的事件,是不是就更為矛盾,甚至越來越不知道真正的解答...不,適當的解答?

對這個狀況,真的讓我切身的感受到,是在我來加拿大之後的事情。在過去的環境當中,只要利用熱血加上調理,組織團體之後,即使團體當中有不能提供直接利益的個體存在,也不會影響到團體利益的呈現。但是是不是每個地方都有足夠的條件能夠完成這樣看似完美的管理過程?首先,你的sub管理幹部是不是完全理解自己的熱血,甚至能夠往下傳達?團體中的各體式不是都能夠理解互相包容互相提攜卻又注重自身效率?於是,所謂『有調理的人』或者叫做『注重現實的人』就會在遇到這樣的狀況的時候作一個切割的動作。

並不是不能理解作切割和所謂的『以團體利益作最大考量』這樣的決定邏輯,我想要提出的質疑是,如果在沒有作徹底的上下溝通,和廣泛而創意的整合動作,單方面考量頒獎典禮的效果,市場注目集中力,甚至廣告商的贊助,而將傳統音樂和流行音樂作切割,並且利益分攤一點都沒有嘗試著遮掩,將舉辦場地各自座落在小巨蛋和一個『不知名的地點』,這是不是有點太不厚道和過份了點?

注重實質效益的現實的人說:『厚道?能幹麼?多個贊助商來分攤費用?』

如果從現有的市場狀況和注目程度來說,我得說:『沒錯,這一點效益都沒有。』不過,流行文化,自由市場,有意思的地方就是:『you never know what next is』。試想,在十幾年前,有多少原住民隱藏自己原住民的身份,進入唱片界來唱台語歌或是國語歌?到後來有多少的原住民可以在電視節目上大聲的說:『我是xx族的!!』甚至有陣子一定要在歌詞裡面加上幾句原住民母語才叫做流行!也許這個流行不久之後也隨著潮流的退去而減緩,但是也因為這波流行,而讓更多的人意識到,『傳統』,『獨特』並不是毒藥,而是可以發展的潛力股。最近流行的行銷名詞『長尾效益』在這個例子當中彰顯無疑:陳建年,巴奈,雷光夏都在侷限的族群裡面有著獨特而巨大的影響力。原住民音樂不但上了舞台,有了屬於他們自己fashion,甚至已經不需要所謂的主流音樂來作評判好或壞,因為,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音樂領土。

這篇文章並不會有結論。畢竟沒有人知道下個阿妹或是動力火車會從哪個音樂族群中冒出來。像我這樣的市井小民,生活中還是得繼續在茫茫音樂海中找尋自己的珍寶,並且期待,看見一個多元的舞台,那裡既不會嘲笑主流音樂的粗鄙流俗,更不會讓傳統或小眾音樂只在角落發出小小的聲響。

2 comments:

fish said...

我相信好東西總有一天會被看見!

就算面對主流市場的擠壓

或是面對商業利益的考量

因為好東西它會發光發熱

而且總是會有人為它著迷而努力著..

Hovex CL said...

非主流絕對是潛力股。
也不是說我看透了什麼,
因為只要不是主流的,
就有爆炸性流行的可能!
這當然沒有一定,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