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5, 2007

夢中還感動的棒球

我這樣一天到晚提到棒球和音樂是不是很煩?


其實,我很幸運。我很幸運出生在1980年代,我很幸運在我小時後有個廣大的後院,而有三個兄弟一起打棒球。

我很幸運,在我國小五年級的時候,跟上了職棒的熱潮,常常為了職棒卡,嘴巴都在吃口香糖。我很幸運,可以看著呂明賜回國,看到盜總離開我熱愛的味全,去了一個更多愛他球迷的兄弟。

我很幸運,可以親眼看到職棒簽賭造成台灣棒球的傷害。可以在那段時間看電視中華隊出國比賽,都是幹聲連連,貧打已經是常態了,連守備都讓人瘋狂。



我更幸運的是,在經過這麼多大風大浪之後,可以親眼看到曹錦輝和陳金鋒上大聯盟,同時也強力整合台灣的棒球選手得到許多關鍵性的比賽的名次。哪一次,不是讓人痛哭流涕,哪一次不是讓人緊張萬分。我永遠記得那段日子住在光復宿舍的日子,對著電腦銀幕上的這段影片淚留滿面。

一邊透過因為淚水而模糊的畫面,一邊感動著自己能身為台灣人的幸福。在那個瞬間,我深深地知道,就算政壇上不斷分化明明都很愛台灣的所有人,但是在屬於棒球的這一刻,不只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所有人,還有所有流落他鄉的遊子,都是深深地知道自己的故鄉在哪裡,大家都為了相同一批人心情忐忑不安,同樣都在落敗的時候失望,同樣都在成功的時候擁抱著彼此。

有人說,這段影片代表了這段台灣棒球從谷底爬到高點的歷程,中間的情緒,還有起承轉合,也牽動著觀影者的心情。加上張雨生高亢和深情具備的歌聲,無非不是挑起了無數球迷的痛處和深刻。緯來體育台當年這支MV可以說是讓所有的人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心中的那份感動並不孤單。能想像在巷子裡小吃店的電視下,所有的顧客都停下手邊的午餐,抬頭看著這MV出神的畫面?沒有一個多說什麼,沒有一個沒有熱淚盈框。


台灣人就是這樣嗎?雖然嘴巴不說,電視上不斷的傳送著族群仇恨的訊息,平常也都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去汲汲營營自己的利益...這一切的腐臭味,都在棒球面前純粹了起來。

謝謝,我很幸運。 我很幸運活在這個充滿著活力和衝突,

還有棒球的這塊土地。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日版藍色大門-藍色夏戀插曲



同樣的藍色大門,抽去了原有的配樂,加入在日本上映而有的插曲,整個就不一樣了起來。

同樣的陽光,同樣的笑容,緩緩的日式哼唱出不同的情緒。一個慾望一個決定之間,我發現了屬於看電影那種,細細品味的視覺經歷。

(就在用眼睛看見:『這是日版藍色大門耶...』之後的一瞬間,原本要用滑鼠把這個分頁關去。突然驚覺自己這樣的慾望的可怕,於是稍微強迫自己耐下心來看。想不到多花了十幾秒鐘,我腦中的節拍跟上了這段影片:『這種感覺真好...就算閉上眼睛,也可以感受到像是潮水般的起伏吧...』

原來,常常聽人對著這樣的片說:『看電影就是要娛樂的嘛...這...』,依照平常的自己都會在心中偷偷OS:『還有更多可以看吧...』。


不過就在剛剛,下午五點十六分三十秒的時候,我懂了。


『靜下心來感受,你將可以領略到完全不一樣的快樂』
『而這樣的娛樂,保存期限更久...』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February 24, 2007

為什麼耳機接頭這麼容易壞

不知道你有沒有使用隨身聽,但是耳機和隨身聽的接頭,常常會像是下圖一樣的折到,甚至如果久了,還會接觸不良的經驗...
平常使用ipod的時候,常常都會有因為不小心沒有注意ipod放置的角度,而讓接頭有彎折的狀況發生,甚至會聆聽過程有中斷的狀況。


所以我們在結構上面作一點小改變。基本的想法就是,因為在mp3 player機器和耳機線接頭之間的關係,是『硬』+『硬』(機子本身的母接頭和耳機線的子接頭)然後才是軟材質的耳機線。所以我們就嘗試把這個常常會因為擺放位置不同,而彎折到連接方式作個改變。我們讓這個銜接的點變成軟質的(這樣就不會因為彎折,而有被破壞的狀況發生)。

我們把連接的方式變成:mp3player(硬)+綠色部份的軟質延長母接頭(軟)+耳機線子接頭(硬)+耳機線(軟)。而關鍵性『容易彎折的部份』就集中在『綠色部份+耳機線子接頭』的地方。因為他們是『軟』加『硬』的組合,所以在使用情形的表現上,是可以成為變相的『軟』。...我到底再說什麼?反正從上圖看起來,就是mp3 plaey部份沒有變,增加的綠色軟質接頭和軟軟的耳機線加起來,就是一個軟綿綿!這樣就不會折到而破壞接頭了唷~

畢竟我是兩光,這樣子處理,也許就可以解決彎折的問題了。所以在相關的延伸型態上面同時來驗證一下,是不是這樣子的處理是合理,也同時具備發展性的。左圖兩個畫的很爛的草圖顯示,長條柱狀的mp3 player也許可以像上方那樣處理,而平板player的,也許可以像下面那樣...(我知道很奇怪,哈哈~)也許吧,這樣子在隨身聽上面,把耳機孔變成一個獨立型態的局部,是個比較怪異的方向,但是不覺得這樣很organic嗎?真是擬生呀...哈哈哈...(像笨蛋一樣自high中)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給 所有的朋友打氣 哈




人生雖然忙碌雖然苦,人生雖然沒有目標沒有錢
各位親愛朋友要記得,我們曾經有過快樂和痛苦
朋友們嘩啦嘩啦嘩啦,打起精神呀噗嚕噗嚕噗嚕
就算現在摸不到夢想,也要持續向前呀嘿咻嘿咻
沒人能奪走你那夢呀,紅牛灌下肚傻傻的向前哪

人生雖然忙碌雖然苦,人生雖然沒有目標沒有錢
也要跳著向前走向前,就算低著頭腳步不能停呀
朋友們嘩啦嘩啦嘩啦,打起精神呀噗嚕噗嚕噗嚕
戴上耳機就像別人哪,改吃牛肉麵人生就不同哪
沒人能奪走你那夢呀,打起精神狂狷仰天長嘯哪

嘿咻嘿咻嘿咻嘿咻嘿,嘿咻嘿咻嘿咻嘿咻嘿咻嘿
千萬保重呀各位鄉親朋友,明天也要繼續加油呀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February 21, 2007

不經修飾的照片

不經修飾的照片,保存了當下的時空。即使是黑漆嗎烏的照片,也記載著當下很爛的相機。




因為第一次使用有相機的手機,所以恰巧的讓我重新體會到『無聊拍 拍無聊』的感覺。




我的z610i中有個功能是拍全景照片(不知道是不是大家的照相手機都有這樣的功能?),是不是電影喜歡拍大比例的畫面也是同樣的感受?總覺得長形的畫面更接近真實。




亮著的那間是我房間。




這幾張照片拼湊出來的,接近到我生活的真實了嗎?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February 20, 2007

棒球英雄未滿-林威助

去年有看杜哈亞運,一定會注意到中華隊一個身材很不中心打者的林威助。而日本節目對他做了個人的專訪。(但是我根本聽不懂,哈哈)

一個比我大一歲的帥哥,雖然杜哈亞運他的表現總是欠缺臨門一腳,沒有立下汗馬功勞。但是他流暢的打擊姿勢,和長打的潛力,可是在日本備受關注的!

台灣出身的林威助,大仁國小,中山國中畢業,中間代表中華隊出國比賽數次,中正高工念到一半跑去日本柳川高校唸書。在高中的時候就曾經因為一、二年級通算47本全壘打的成績而震驚了日本高中球界。並且在九七年夏天福岡地區甲子園預賽時,七場比賽轟出七支全壘打二十分打點,打擊率超過六成。是球隊能進入地區決賽的功臣。

因為職棒規定的關係,所以林威助在近畿大學就讀,並於之後2004年以第七指名加入阪神虎隊。前兩年因手傷所以共初賽十一場,直到2006年才有表現,通算成績67試合,打擊率.303,13打點,5支全壘打。

影片的內容....好,至少近距離看看他帥也好,謝謝大家。版神虎球員介紹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February 19, 2007

為甚麼mp3 player沒人藍芽?

你買的手機有沒有藍芽?有沒有用過藍芽傳照片或者音樂給朋友?當手機已經充分應用藍芽這樣的技術,幾乎變成基本配備,那mp3 player呢?難道mp3 player的使用者只能自己孤單在大眾交通工具上頭選著已經翻爛的歌曲,自己聽自己的音樂嗎?


這樣的想法,基本上不太需要去變動mp3 player的基本外型設計吧?(我不知道藍芽的基本構件多大~去查查看好了。)基本上只要利用簡單半透明的局部來告訴使用者:『你可以使用傳送這樣的功能喔!』(就像遙控器的前端一樣)


幻想一下。有一天你在捷運上面逕自的轉著自己的ipod,打不起精神來聽任何一首歌。你身旁同行的朋友突然說:『ㄟ...你要不要聽聽看這首eleven fingers...昨天down的...』,你耳機也沒有拔掉,就把自己小白的屁股對過去,不到一分鐘,兩個人都各自繼續用自己的耳機聽著這首much music排行榜第六名的歌曲...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消失的侯湘婷--曖昧

當年的國民美少女,大學男生的夢中情人,你去哪了?


充滿汗臭味的走廊,吊滿半濕襪子的曬衣間
剛下課回到宿舍,發現有人還在宿舍上bbs
網路芳鄰充滿分門別類的A片,也有看不完的MV

回憶的分子,是一連串的物件和片段所組成
想要回到過去,只要留意腦袋中的痕跡
是那個和當兵沒兩樣洗澡間的霉味
還是佔滿整張桌子的傳統銀幕

年紀不小了先生,回憶太多也不要緊的
不是嗎?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February 18, 2007

為甚麼mp3 player沒人轉


你一定有看過,數位相機在瀏覽照片的時候,隨著相機的橫向和直向的差別,當時瀏覽的照片也跟著轉動的設計。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這樣的功能或者技術,為甚麼到現在還沒有廠商放到mp3 player當中?除了apple最新的iphone(手機+媒體播放器)之外,似乎沒有用這樣的功能作發展源的設計。iphone算是極端功能設計的典型產品(就是把所有最新最棒的功能組合在一起的超級產品,即使他的外觀看起來很簡單...),但是真正『消費型』的應該還是中階偏高的產品,也就是簡化功能的設計(不能看影片的nano,連歌都不能選的shuffle)。

就讓我們來試試看利用一個銀幕,和觸控板的組合,來看看這樣的功能是不是合理。

這樣看起來好像還滿ok的,不論是直立拿,或者橫向拿(甚至左右撇子的使用者都可以使用),只要圖片瀏覽或者選單的功能可以配合著旋轉,這樣都在合理的範圍當中。

另外一個問題是,既然很多手機做的像是mp3 player,那為甚麼mp3 player沒有人利用手機使用的多樣性來加以嘗試?(滑蓋,掀蓋等等...)

上圖就是另用掀蓋的方式,加上類似新的shuffle的耳機孔配置的位置,就可以在使用性上更多樣性(當然多樣性不是等同於『好』)。


所以說上圖就是利用以上疑問,所組合出來的構想。

這樣的構想同時還具有以下兩點概念:

1.產品不是小就是好,但是如果在不用的時候(收藏的時候),應該可以接近『小比較好』這樣的想法。

2.所以姑且把使用mp3 player區分成幾種使用時機:『拿在手上選歌』和『拿在手上沒沒用或者瀏覽自動播放的影片或照片』以及『放在口袋(包括播放和沒有播放)』。折疊的話應該就可以有空間來讓使用者在這幾個情境作使用上的改變。


左圖顯示的,就是在蓋上得狀況下,銀幕面依然可以播放影片或者圖片,和觸碰板面在蓋上的狀況。

簡單的想法,簡單的質疑,也許這樣誰都想的到的產品還沒有人做的原因,是更複雜的技術和市場行銷的狀況。小弟我目前無從得知。





『兩光一閃系列』,提供做夢夢到的想法給各位看官作參考,如果要拿去提案也沒有智慧財產。讓我們一起來為更好的生活努力。(笨蛋也是有提供意見的權利,喔耶!)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February 17, 2007

Friday, February 16, 2007

JapaneseDesignToday後續--交通工具II


接下來,發牢騷的對象就變成這台車:TRANSIT T20SCF。製造商為Bridgestone Cycle,設計者為Masumi Kawabata和Moriaki Gocho。如果各位想要找官方網站的話,這台車年代久遠(1998),所以在上面已經找不到了。不過還是有其他的地方可以找到相關的訊息。

這是一台折疊車。跳脫出傳統折疊腳踏車觀念,改變『單單利用管材的連結,和銜接方式來作變化』這點,轉化成為更完整的『合理的分解和重組』,以carbon為主要的車身素材,進而減輕板狀結構的重量,進而有資格來作實體車身的變化。(雖然我沒有真的拆開折疊過),但是顯而易見的,拆卸主要關節,來進行彎曲的,就是圖中很大的這個把手。利用主體車身顏色和零件的配色關係,所以把手和其他銀色金屬零件,並不會影響整體的造型。並且在車身上,利用高低落差來讓金屬的結構有organic的味道,增加細節也是活化工業化產品的主要方向之一。


這個部份向來都是最引人注目的一個部份。除了完全改變所謂『前插』『後插』觀念的單臂之外,大多單臂的處理都只會作在前插的部份,後插選用這樣的結構甚是少見。另外,後輪結構這麼精簡到只剩一個棒子和較大的軸承,最主要還因為,單臂中暗藏著利用『棒狀』齒輪來傳動動力(這樣的技術首見在BMW的機車中)。不但棒狀(我還真不知道學名),還把變速的齒輪組放進到後輪的軸承當中,所以在外觀上,才能夠表現出和普通腳踏車藏污納垢,完全不同的樣子。


最後我要說得是,因為後插為單臂結構,所以強度的增加和避震就更顯得重要。利用車身特殊的結構,巧妙的安排避震器在後插和車身當中,零件設計之巧妙,除了讓他們被看作一個小構件之外,更能夠拿來單一件展示,顯示出redesign零件的部份的努力和用心,徹底表現出所謂的『機械美學』。

我說完了。因為我想睡覺了,也因為晚點聊,掰掰。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February 15, 2007

JapanDesignToday100--交通工具

從今天這篇開始,到下一篇為止,小弟我將在這次Japanese Design Today 100上面看到的兩部交通工具,就我的淺見來介紹一下(沒有批評)。但是說介紹,倒不如把我腦袋中,對交通工具在工業設計上可以作為借鏡的項目,說給大家參考看看。小弟我畢竟沒有真正到設計公司內從事相關業務,所以如有妄語或者不週到的地方,還請各方給予建議指教。

這台,叫做Yamaha Passol,是一台electric scooter,由ELM DESIGN所設計,為2003年的作品。詳細的測試和規格請看這裡,小弟在這裡就不再贅述。(不過雖然說不再贅述,但是實際上後面要說的,也沒有什麼建設性就是了。)


因為是電動scooter的緣故,所以在整個動力構件上比傳統的機車精簡許多。從背面翹臀的部份,看起來分外漂亮。跳脫出傳統汽油的機車常常都會藏污納垢的印象,乾淨的屁股。多餘出來的空間,也毫不客氣的留白,懸空的部份沒有太多累贅,算是本人還滿喜歡的部份。記得在四五年前,台灣也在電動機車的技術上有所突破,政府甚至有補助相關廠商推展,猶記當年看見造船系館內跑來跑去的電動機車,像飛碟一樣安靜的聲音讓我印象深刻。不過在造型上,除了跟傳統機車沒有兩樣,同時也存在著充電上的基本問題,到後來沒有推展起來,倒是預料中的事情。相形之下,Passol整車且各部份重新設計,跳脫機車窠臼的零件都顯示出這台電動機車的獨特。


我對電動機車的機構不是很了解。但是看見這台電動機車,毫不避諱展現出骨架的曲線,心中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記得當初設計愛的哈雷的時候,剛好我的座騎fuzzy也得去機車行大整修。在等待修車的同時,剛好看到旁邊被拆到只剩骨架的機車,就進而想到『想要在把手和座墊中間增加置物空間』這個concept的解決方式。而這張照片顯示出來的,大概就是機車骨架的苗條版吧?一個平面的增加,其實可以增加很多使用上得舒適(也許這樣的舒適沒有太多必要性就是了)。有兩點可以注意的地方,就是『塑料和金屬骨架的組合方式』,還有『金屬骨架末端和座墊的處理方式』。前者的部份,保持金屬骨架邊緣的完整,讓整體造型不會因為螺絲座而扣分。後者的部份,則利用塑膠套頭,來讓使用者不會直接接觸到金屬,同時也讓骨架有合理的收尾方式。


這張圖片,可以看清楚傳動結構和輪子還有主體之間的關係,還是一貫的乾淨簡潔。如果各位有注意到的話,避震的彈簧只存在一邊,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連結後輪的方式是單臂,而這樣的方式最早的時候利用在腳踏車上。現在移植到輕型機動車上,似乎也是滿合理的。結構的簡約,更減少了『人體和冷冰冰的機構碰觸』的機會。後輪龐大的盤狀物,內容應該包含著傳動齒輪和碟煞的機構,利用簡約造型外殼加以包附。提到外殼的包附,很多人曾經想過的問題,就是『腳踏車為甚麼不拿殼包一包?像機車那樣?』。這個問題的解答的概念,也許應為:『該包的包,而且要包的好看,不是啥都包進去就是好。』。以這台車子為例子,包住有油漬,可能會有夾手危險的部份(後輪傳動機構),並且開放可顯示出材質美的部份(車身金屬骨架),是這台車在『包與不包』這點上,處理相當漂亮的部份。


一個大型的作品,如果沒有細節的支持,也是枉然。這台車在細節的處理上,同時也令人玩味。點出兩點在現有產品上常常可以看見,但是在學生作品上卻不容易思考出的零件設計。(講這麼好聽,明明就是當初設計的時候,想破頭也想不到這種常常在路上機車可以看見的小設計。)上圖在金屬骨架收尾的部份,沒有把兩跟管材精簡成一根,利用彎管的方式帶過去,並且還用金屬質感的套頭來作收尾,可以說是別有用心。各位可以重新看一下整車的圖片,嘗試著去想像一下兩者的差別。造型上的差異,往往就因為這樣的『圓角』和『尖角』的差異,而有接近『陽剛』和『可愛』感受上的差異。擋泥板的部份,應該就是機車上常常可以看見的巧思了。順著前插的弧度,形成一個和一片板子順著輪胎彎曲不一樣的造型。(是我大驚小怪嗎?反正我看到覺得很興奮。)擋泥板和軸承的連結也處理相當完整,沒有『拿螺絲鎖一鎖』的草率的感覺。


結論?沒有結論,總之這台有很多還不錯的細節處理方式可以記得。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Japanese Design Today 100

這個展覽,是February 8-April 29, 2007,在之前去過兩次的Design Exchange展覽場地展出的。相較於前兩次,一次是Design Exchange Award和那個很久以前的Italian的(忘了名字),這次的展出似乎比較有看頭和豐富一點。請各位跟著我走下去。
首先,我對我的數位相機在燈光昏暗的地方的表現,有點到無法忍受的地步了。(那以後都不要來就沒事了?),雖然一直都在關注新出的數位相機,但是算一算,我這台快退伍買的到現在,也一年半多而已...還是當個勤儉持家的好小孩好了。

作邊這個不是展覽品。後來看照片才發現好像可以往裡面看進去,但是那時候沒想太多就閃人了。回歸主題,這次的展覽,主要是在多倫多的一個日本的單位叫做Japan Foundation一起主辦的一個展覽。Japan Foundation主要從事一些日本藝術的展出,而這次的展出作品號稱為『100個最好的設計範例,從1990至今』。主要的範圍圍繞在『每天都會使用到的產品』,而另外有十三件作品,則是五零年代的作品,昭告為日本設計的源頭。這個展覽同時還表示,每天都會使用的產品,同時也可以反應出來當時社會的生活和個人生活風格,更表現出活生生的夢,還有希望...(好了好了...替主辦單位說了太多了...)。

由左至右。首先看到的,是1960年代,由sony公司設計製造的攜帶式電視機。號稱是世界上第一台。接著看到的是看起來就像是大同電鍋一樣的電鍋(誰先誰後還不知道,在那個年代...you know~),名字叫做Electric rice-cooker,是由Toshiba做的。遠遠的那張椅子則是easychair,YMK公司所生產。

這張圖片10號和11號的選手,左邊的是Rocking stool,是Vitra Design Museum所生產(?),Isamu Noguchi設計。而右邊的是Butterfly Stool,由Tendo company limited所生產,Sori Yanagi設計。

這個是富士的即可拍相機,算是某種程度上得里程碑吧。在這個數位時代中,傳統相機除了單眼之外,能夠存活的其中之一就是即可拍了(LOMO好像也活的很開心)。真妙。

這張和式風味很重的桌子,叫做Table=Chest,是由abode公司所生產,AZUMI:Shin Azumi & Tomoko Azumi所設計。乍看之下,可以看作前後都可以拉開抽屜的小桌子,但是仔細研究就可以發現,其實他可以拆開成為三個不同的構件,來符合不同使用者的需求。

現在出場的是72,73,74號選手。燈具的設計,除了歐洲那些腦袋不知道裝什麼才能想出這些神奇的燈具的設計師之外,當然還有心思縝密,氛圍精準的日本設計師。72號是名為Tofu的作品,Yamagiwa公司生產,Tokujin Yoshioka設計。有點看不到對吧?基本上就是一個圓柱體和一個框框構成(我是說在照片中),實際上就是一個壓克力的厚塊,和一個有投射光源的圓柱。73是叫做stereotype的作品,Sakai Design公司,Toshihiko Sakai設計。光源,包包質感的透光外殼,可用拉鍊拉開。74號選手,Ryohin Keikaku公司的產品,名字就叫做Portable light。簡單的外型,齊全的功能。有充電的底座,型態上得孔適合隨手拿取。




其實除了以上這些,比較引人注目的產品之外,還有其他幾件讓我端詳許久作品。當我在中午十二點作又進到這個展覽室,裡面一個人都沒有,中間經歷了兩組一男一女的參觀者,感覺自己就像設計宅男一樣(畢竟一般人看展覽都是站著指指點點,結果我像水電工一樣在那裡摸來摸去,一下子找螺絲在那裡,一下子看構件怎麼組合起來....唉....)。不過還是不要太晚來,光線比較充足一點,比較適合我這個光源不足時候,會鳥掉的相機。

就像之前介紹的,這個展覽是由Japan Foundation所協同主辦,之前也稍微看過他們的網頁,發現有另外一個展覽同時在舉行,於是,各位小朋友,就跟著張料哥哥一起前往位在Bloor Ave看青山剛昌,阿不,是Masahiro Mori森正洋的展出吧!(等有力和有空的時候再說吧。好餓。)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February 08, 2007

那年的Closer電影插曲

Damien Rice - the blower's daughter

And so it is
Just like you said it would be
Life goes easy on me
Most of the time
And so it is
The shorter story
No love, no glory
No hero in her sky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And so it is
Just like you said it should be
We'll both forget the breeze
Most of the time
And so it is
The colder water
The blower's daughter
The pupil in denial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Did I say that I loathe you?
Did I say that I want to
Leave it all behind?

I can't take my mind off you
I can't take my mind off you
I can't take my mind off you
I can't take my mind off you
I can't take my mind off you
I can't take my mind...
My mind...my mind...
'Til I find somebody new


如果說哪部片子看的時候會心驚肉跳,除了2046之外,印象中,就是這部了。如果我們處在同一個年代,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曾經,Closer這部電影,貼滿了全台北市的公車廣告。記得那時候常常在台北大街小巷,山上海下狂飆我的機車,在遇到紅燈,不得不將車速放慢的時候,就會和這四個人四目相望。第一次看見他們,我心裡OS:『有沒有一個卡司太堅強?!』。事實證明,卡司堅強不是只有那種遊樂園片而已!!心中期待又期待,換來是我一人呆坐電影院裡,差點用手摀住眼睛。

說完了。很沒意義我知道。

誰是Damien Rice? 奇摩知識告訴你
Closer是什麼?電影嗎?
什麼是blower?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February 07, 2007

歡迎hellboy加入



其實原本今天晚上應該是無法完成這篇文章的...原因?其實沒有其他原因,就是一個未知而已。(想要知道這張照片或者這個標題在講什麼的觀眾不好意思,我先發完一下牢騷。)不知道為甚麼就是不想打開書本,不知道為甚麼明明知道題目是什麼,不知道為甚麼連娛樂都不想去做的發愣,氣悶,心情不好。到現在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只是呀,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是天底下幸運的那一群的其中一個,能夠到這裡來學習,不用擔心家計。但是,心情不好跟這些八竿子打不著而已。多虧有個搞笑summer在,我還能還坐在這裡沒有脫衣服衝去雪地裡面爆走,謝謝。

這隻HellBoy是我在Ryerson旁邊,每天上下課必定會經過的一家玩具店發現的,夠份量的質量,精細的夠奏,加上只要15塊加幣,小弟我雖然驚為天人,但也還是拖了一個星期才在昨天下手把他帶回家。(中間有個小插曲,就是明明North York出現難得的晴天,但是一出了地鐵,downtown居然在狂下大雪,真的有點莫名。)。



圖裝上幾乎沒有溢出的部份,而且衣服的部份還是擬真的皮質感覺,是軟的。該可以動的關節也都沒有讓人失望,但是腳踝...你為甚麼沒有關節~既然這麼『夠玩具』,那麼就來好好陪他玩個兩下吧!首先是我家i-dog小白!變成HellBoy的坐騎!衝吧!

Yeah~I know what I will face in Hovex's place. Don't worry about me!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February 06, 2007

Sunday, February 04, 2007

樣品fin edition



為期整整兩天的樣品大作戰告一段落。

晚餐時間出門去吃了一頓很豐盛的晚餐,吃到我快要爆炸站不住,回來之後知道自己還要面對還在試驗階段的成品,連外套也沒有脫,就開始對著銀幕開啟了兩天來都苦無進度的程式,不過這次是Corel Draw。話說繪圖軟體千千種,而這個就是我上手的那個。(雖然有很多人覺得不好用,但是我新學illustrator到現在,還是笨驢一隻,手足無措。)

回歸正題。

因為已經花了快要整整兩個半天來收集整理素材,和作基本的構想發展,算算時間也是該收尾的時候了。基本上,要把製作階段發展到這個地方,我自己有幾個依據:

1.實際時間限制。通常我接到的東西都不是正式公司的案子,所以都是電話或者msn,亂七八糟聊天之後,問對方『最慢什麼時候要?』,然後抓個往前一天或者兩天。如果依照計畫來說的話,都還是會盡快完成,照當時的形成表安排工作時間。像這次來說希望稿子交出去前的工作天我抓一天。(所以我超過了,哈哈,唸書的時間被吃掉了。)
2.構想成熟度。構想成熟度夠的話,你就是知道可以繼續發展下去,並且把這個任務解決掉。不過這個評判標準充滿了未知數,很有可能會搞下去,發現根本是一個爛構想。

這次利用熟悉的軟體,隨手將之前的素材拼一拼,突然看到我草稿紙上的一行字:『repeat element』。這行字其實我直接會想到Mina Wu blog上面的底圖,當然重複元素的應用千千萬萬,不論是地毯,衣服,磁磚等等,都有無限多的範例。Texture Design好像就是專注在這個領域上(是嗎?)。所以我決定把剛剛轉成corel的那些『亞洲』繪圖素材排列組合,拼湊出適當的程度之後,整個左右對稱的複製出來。


結果,就跟各位現在看到的相去無幾。接近軍綠又更深一點的底色,配上黃色的圖形,也是從雜誌上面看到自己覺得還不錯的效果。轉化到這個圖形上來說,效果能夠接受。於是在跟窗口聯絡,檢視之後,沒問題,就讓他把這個稿子的圖片檔轉寄給他們其他的幹部了。

於是這件事情告一段落。又是一大段的囉哩巴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我生氣了!小s居然說...



睡到剛剛,想說起床看綜藝節目『你有買過他們的唱片嗎?』結果小S居然在聽過路嘉欣時說:『辨識度很低...沒聽過這首歌耶...』當場,看著我的控肉飯傻眼。


(過了四十分鐘)

結果節目當中出現了幾個人,除了路嘉欣之外,還有Ruby,小馬,陳譯賢和陳宇凡。除了陳宇凡,還有我跟Ruby不熟之外,其他三個人幾乎都在我大學的時候KTV的場子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現在成了被綜藝節目收集來作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心中還真的滿感慨的。但是除了感慨之餘,還是有些不理解的地方。

其實音樂的穿透性和深入生活上來說,古今如一。從族群自娛娛人,口耳傳唱,表演演唱,唱片發行,廣播播放,到後來的Vedio kill the radio star,一直到現在延續到現在的多媒體傳播以及行銷反客為主。這一路來說,音樂,毋庸置疑的站在每個人生活中很重要的地位。現在爭吵和無法接受的不是『為甚麼音樂不被大家所接受?』,反而是『為甚麼音樂不賣錢?』。需求還是存在著,但是卻沒有消費。


上面這首是美國總統翻唱的版本,出現在婚禮歌手這部片子當中的插曲。

就像很多人探討過的音樂行銷來說,數位時代的轉變讓音樂數位化,產生兩個效果。1.流通的便利性比以往大。不再需要去消費CD,或者期待偶然的收音機聆聽,就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收集進而欣賞。2.還沒有完整收費的機制,而版權的觀念在數位時代內開始崩解。

也許有很多人會說,法院已經有判例來禁止P2P的方式來傳播音樂,或是電影。但是禁止是一時,趨勢是一世,現在可以用『末端懲罰』的方式來禁止,但是檯面下卻有更多的使用者,在用地下的方式傳播著歌曲。如果音樂還是希望讓過去的收益模式繼續保存來讓自己生存,我覺得,也只是治標不治本。最根本的方式,還是從自己著手作改變,改變到適合這個世界來生存。(這個就像是恐龍遇到冰河時期一樣,你可以跑來跑去熱身體,也可以對著天空咆嘯:『你為甚麼要這麼冷!!』,但是能讓自己活下去的方式,就是改變基因來讓體溫適合生存。)

這是一個付費進行整套生活體驗的時代,是一個消費直覺和快速的時代。如果賣唱片的人還不能理解,而變相的去期盼週邊商品和廣告代言可以補足唱片的販賣空洞的話,那音樂的本質的失去,將可預見。

題外話(曾經有導演被問到:『你覺得電影會消失嗎?』,他回答:『不會,只要有人存在,電影就會繼續存在。』而我對這樣的答案感到存疑。)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February 03, 2007

樣品3



其實有點困頓啦,所以跑來囉哩巴唆一下。

這張圖主要是試驗如果用單色來表現『日式海波浪』的效果怎樣,各位看官,你覺得咧。其他的部份就試著加入各種元素,嘗試增加這個橘色方塊的豐富性和主題性...所以看起來有點亂七八糟,反正是試驗品,看看就算了。(但是這種繁複型的圖案真的很容易流於混亂,這點倒是毋庸置疑的。得注意點。)

另外左邊的那群鶴也是得另外斟酌的部份。原來的依據因為是水墨,所以重疊的層次感還滿好的,不過單色調的話...Hmmmm....as you guys see, kind of...mess。BTW,笨蛋龍旁邊的小花效果還是不錯,可以繼續沿用。至於這張圖的主角『笨蛋龍』,真的是個笨蛋。還是盡量用肢體表現出來個性,而不是用卡通的表情來表現才行...

最後,如果是黑色的Tshirt,那麼橘色就會變成一個方塊在中間了。這樣真的好嗎?哈哈...而且距離亞洲風還很遠,真的要把橘色換掉,和加上筆觸的線條還試試看好了。

囉哩巴唆也沒有結論,去撞牆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樣品2



突然驚覺!我前一張樣品好像有抄襲的嫌疑!這張好像也是!真可怕,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抄襲往往都是在不自覺間發生的,請各位務必小心翼翼。

我今天又使用出大絕招來畫畫了。誠如前一篇所說的,小弟我對自己手畫出來的東西,以及腦袋的構想,有極度不信任。所以,一定要旁枝佐證一下才行。於是我又『開始翻雜誌』起來。不論是普通的照片,衣服上面的圖案,或是雜誌本身的廣告和內文的排版,其實都有觸動心中構想的功用。這樣『翻雜誌』(或者任何媒體)的功用,就是有點類似re-design,或者稱為『利用現成作品當依據,突顯出構想可用性』的一個作法。大致上,流程如下:

1.腦袋有大致上的構想取向,味道,基本樣式。
2.快速翻動雜誌,『像在看但是根本沒看到』無意識吸收圖像資訊。
3.看見可利用的局部(整體圖形結構,單一特殊處理方式,etc)
4.隨手記載下來雜誌上剛剛看到的特徵。
5.整合腦中原有的氣氛和樣式,加入剛剛的特徵。
6.update腦中構想。
7.繼續翻下去。

基本上這樣的購想法展路線圖有個原則:步驟三和四花費的時間不超過十五分鐘,目的是吸收完成媒體中的可能性的素材。不過步驟五的部份,可能就要斟酌作業時間限制和自己對自己原有構想的強度了。如果原有構想強度充足,或者加入新素材所補足的強度很夠,那麼就可以順勢將作品完成。但是,如果心中不是很肯定初步構想的效果,那還是建議不要在步驟五嘗試完成作品,而應繼續翻動雜誌,繼續update作品多樣的可能性。

果然,又是一個囉哩巴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February 02, 2007

樣品



其實自己不是很會畫畫,I mean,我在電腦上面很難用手創造屬於自己的曲線。隨手亂畫的不談,喝酒昏頭的時候不談,心情不好的時候發洩不談,我真的很不會畫畫。

基於對自己手繪的線條極度沒有自信,所以還是比較常用現有的東西描繪,拼裝,或者向量化來作組合,拼出自己眼睛可以接受的作品出來。

不過說真的,這樣作久了,還真的一點意思也沒有。於是這次接的這個東西,就試出上面這個sample了。

[以下就是發牢騷了]

原本認為自己還能夠處理基本的平面設計,不過在多倫多呆了一個學期之後,認真的意識到,會用繪圖軟體和作平面設計之間,還是有一段很長的距離。這事情,讓我想到最近在有個朋友想要進入設計界跟我打探相關資訊的時候,我不斷囉哩巴唆地跟他強調『design awareness』。一個平面設計師之所以為平面設計師,或者一個工業設計師之所以為工業設計師...也就是說,『設計意識』這個觀念根本的聯繫著一個會畫畫的人,和設計師中間的距離。就我看來,『設計意識』其實應該就是一個邏輯性,一個程序,一個方法。因為是有跡可尋的,也許創意的想法就可以理解成為『不經意的觀察累積下來的經驗結論』。

又因為句尾是"師",所以基本上有個崇高性存在著。最基本的,就是『設計的想法和表現中間無落差』,想法不被工具所限制如此這般。但是如果更進一步去理解的話,工業設計師應該為『能夠利用所有設計的資源(包括素材以及資訊等等),加以巧妙的統整,創造適合某個目的的產品』。

寫到這裡,自己都覺得自己這個論點很奇怪了。深深覺得,自己和所謂的設計師總是有段距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即使我能夠創造出來像個樣的東西』,但是我沒有『不受工具限制的表現自己有創造力的想法』。也許這中間的聯繫越緊密,那就越接近所謂『設計師』的身份了吧?

果然夠囉哩巴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February 01, 2007

流浪的小孩


音樂海茫茫,真的會觸動到自己的,往往都是一個印象而已。

在上大學之前,所謂的流浪,就是坐著公車無意義的從家門口坐到終站,或是一個人騎著腳踏車回到老家的櫻花樹下。上了大學,流浪成了到外地唸書,一個人像狗一樣,四處想要在電線桿下面小便,留下自己的足跡。交通工具換成了機車,櫻花樹變成了無人的四草海邊。

想要逃避躲去哪呢?一個人的削波塊,正適合躲在夾縫中間,盡情的讓直接的日曬讓自己入眠。不過流浪的再遠,終究是要回到宿舍,回到台北,回到家。後來的後來,當兵一個人在只能看見前往台北的火車從眼前呼嘯而過的崗哨,後來後來,退伍馬上就來到這個比寬闊更遼闊的美洲大陸。『連在台灣,都沒辦法從這頭看到另外一頭的海了,更何況是這個走再久也只能走到安大略湖的地方...』 因為伊能靜重新出專輯的緣故,這首歌出現在我的ipod當中。其實就是在shuffle的功能下,突然聽到了中間那段旋律:『我要出去走一走...年少的心有勇氣追求...』就差一點淚撒TTC的車廂中。心想,以前去ktv,總是瘋狂的把自己記憶中的歌曲一首一首點出來唱,為甚麼還是遺落了這首呢?只能說感動瞬間太短暫,而被年齡推著成長的速度太快。

(老的的旋律感動人的方式,就像吃到小時候巷口的滷肉飯一樣,吃一口,就滿肚子眼淚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