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31, 2007

Tofino二次旅

上星期週末跟著summer一家人和我哥哥去本夏天的第二次Tofino之旅。這麼密集的去,自己感覺好像逛廚房一樣,但是說真的也沒有多熟,也只不過是第二次而已。

很大的不同的地方是,這次去是嚇死人的大太陽。一方面享受著視野遼闊的Tofino,一方面感嘆自己的父母沒能夠享受到這樣的美好。(是很不一樣的經歷吧,雖然我自己更享受大雨滂沱的雨林和煙雨迷濛的多芬諾。)



另外,今天一早接到丹麥領事館北溫分行的電話,告訴我簽證真的下來了。於是這一個月閒散幸福的劇情,似乎可以寫到下一個章節了。雖然不知道是福是禍,不知道是承先啟後還是一瀉千里,祝福各位在前往人生下個關卡的時候,都可以開開心心的。

謹上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y 26, 2007

這台車的司機

這台車的司機一走就是十多年,再也沒有回來過。

ps1.最近正經過長的文章太多,特此。
ps2.這戶人家收集修理車輛,在SUMMER家隔壁,還會使用原始的燒碳來取暖,炊煙裊裊,超屌的。
ps3.這裡常常有人把車子引擎蓋前端用塑膠布包起來,不知道為了什麼。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May 23, 2007

溫哥華的海邊,人生的瞬間

(本篇沒有照片,因為我夭壽胖)

在你眼中的人生,是線性的?還是階段性的?還是亂數的?在我的眼裡,人生就像是空間一個一個星體一樣,每個階段之間,好像都有絕對的差異,而個別存在著。只有在獨一無二的special moment出現,才會有九星連線,把整個本該是線性發展的人生串起來,達到高潮。

而在這趟北溫簽證之旅之後,就出現了這樣的瞬間。

恰巧的中午空檔,人又在溫哥華,心想機會難得,找已經來了溫哥華多年的國中同學共進午餐。在所有的過去的同學當中,總共有三個國中同學在溫哥華這邊。而今天這位,算是因為人生過於戲劇化,所以在國中畢業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了(其實三個都是這樣,畢業之後再也沒有當面見過)。

[當初說再見的時候,還是個啥都沒經歷過的毛頭小子哩!]和其他國中同學不同的,大概是當大家都畢業離開了附中,而我還在同一個地方,只是換了一套制服,到另外一棟建築物上著不同的課程吧?國中時代的我,最奢侈的消遣,就是拿著很陽春的相機,對著班上的同學照相(雖然母親總是念我,為什麼照片總是沒有我自己),所以留下了許多同學的身影在家中抽屜裡。當年的感情好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像是刻畫出來的,到現在還是印象深刻的不知道從哪件事情說起。而裡面有的,是不停止的笑鬧和大呼小叫,不論是成績好的成績普通的,全都玩成一片。

關於這點,我們是幸運的。之後的很多同學印象當中的升學壓力,在當初我們班上好像都不存在一樣。每個人都追求著自己的夢想,但卻沒有將這樣的壓力瀰漫在日常相處當中。一直到現在,這樣的情節好像還是沒有改變。每個人散落在世界各地,每個人都在面對著生活的壓力和挫折,但是在msn的世界當中的對話,始終都是輕鬆而自在的關心著對方。

十二年的分別,要聊的過去太多。於是,我們好像沒有分別過一樣,關心彼此現在的生活。

五月二十二日的下午,溫哥華downtown豔陽高照,港邊的草皮被照的發亮。短短的一個小時,吃手邊的午餐subway都顯得多餘,沒有間隔的交談像是隔天就又要再面對下一個十二年一樣。

十二點三十五分,倉促的和要回去上班的他在對街道別。

我的人生真的是線性。原來,我沒有遺失這二十七年中任何一個美好。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丹麥VISA,管他有沒有簽成

有意思的是,悶了老半天才成行的VISA申請之旅,意外的有幸運女神站在我這邊。

這星期的星期一是Victoria day,所以我們一行四個人前往溫哥華去享受在小島上沒辦法享受到的美食和娛樂。並且讓我隔天的VISA北溫行程可以少了很多居住和通車上的麻煩。

最近因為準備資料和等待資料,真的消耗了我對環境的關注能力,所以即使是在晴空萬里的溫哥華,也視若無睹的只想好好閉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下。也許有人會問,又不是真的熬夜還是消耗體力,你到底在累什麼?其實我也說不出真正的原因,但是卻對這樣的情形,一點都不陌生。

佔去我軍旅生涯一年半的文書工作,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為了人事資料的周全,真正填寫和書寫的時間其實是相對的很少的。大多數的時間都在連絡資料的繳交,或者在琢磨繳交時間的期限,同時也包含交涉技巧的磨練。這樣的工作,往往會有很多"不輕鬆的空檔"出現,雖然沒有真的在忙些什麼,卻是很消耗精神的。(整段和本文沒啥相關,sorry。)

這不是丹麥北溫辦事處,是main station要回victoria,好累太陽好大。
總之,幸運女神在今天若隱若現的躲在看不見的角落幫助著我。當然,還是有SKYTRAIN坐過頭,或者突然發現走到荒郊野外的情形發生,但是卻都無傷大雅。原本在DENMARK領事館網頁上完全沒有提到的appointment,卻在royal danish consulate of north Vancouver的回信上提到。這讓我時間上完全沒有接洽的時間(他們一星期只上三天班--Tuesday, Wednesday, and Friday)。在下了seabus之後摸索地址之後,在一堆修車廠中找到辦公室。officer對著滿身汗的我說:"you are very brave....",當下只能對著這個親切的丹麥阿姨傻笑和慶幸自己沒有遇到without making appointment的刁難。

遞交了一份份的資料,officer告訴我:"I've never seen someone preparing whole required documents..."我心裡OS:"這不是都是你們寫在網頁上的嗎?難道有人沒有準備齊全就來申請簽證喔..."不論如何,在很短的時間和短短的交談之下,我們兩個愉快的互道謝謝的說了掰掰。

一出了辦事處,九點五十。我還宛如隔世的發愣著。(結果報平安的電話中,知道summer身體不舒服,瞬間又醒了過來。)

終究,終究。終究還是結束了這個冗長的申請丹麥簽證的過程。謝謝協助的大家,還有幸運女神。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May 21, 2007

go away

惡運退散go away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May 15, 2007

28週毀滅倒數

前言: 我的小白蘋果在今年中,算是來到我家正式滿三年。突然被攻擊,失了很多血,最近沒有錢給他補血,所以希望他可以多撐久一點。

最近強片很多,在上上星期跑去看的蜘蛛人三之後,緊接著就是之前文章已經強力討論過的28週毀滅倒數。原本在星期五的飯局時確定本週末大家一起去看,不過因為Summer正妹替他打工地方的老闆兩肋插刀,所以臨時剩下三個吃很飽和一個咳嗽的,前往silver city觀賞這部適合閤家觀賞的歡樂喜劇。

對我個人來說,(一定要這樣子定義,僅只是自己的意見,電影這東西太過主觀,所以一定得這樣。)硬要和前一部相比的話,劇情還真的少了一點典型的劇情區塊(分成三大部份來分攤小高潮),而利用更單純的直線方式來陳述(伏筆的開頭-->完整架構的鋪陳-->開頭-->結尾)。

這樣的安排方式,其實讓我(觀眾,也許是某部份的觀眾也許)從意外的開始,我的瞳孔就一直呈現著放大的狀況,又因為座位相當靠近銀幕,所以每個衝擊都是電腦銀幕的八十倍,普通小廳的三十倍,靠後面座位的十倍。我後來想想,我自己有沒有一個太誇張。(想像畫面回到電腦銀幕上,我大概頂多事不關己地說:"喔喔喔...這個有屌到...")



好,言歸正傳。雖然我在回程的路上對著一起去的哥哥和朋友說,我大概一陣子不會再看殭尸片,但是我還是得承認,"大規模毀滅傳染性感染"這個題材真的是一個探討人性很好發揮的一個題材基礎(就像無人島流落,很適合探討小團體的利害關係一樣)。這個28系列電影優秀的地方,就是不單單只侷限在描述活死人的恐怖,而更俐落的帶出處在那樣環境正常人的角色描述;適當的簡化殭尸的細節和時間,來讓觀眾更知道這部片不是要告訴觀眾"殭尸很可怕,看我嚇死你",而是"在這樣不得已的時候,人會怎麼做...."。



好,為了不讓人說我每次都寫的落落長,現在我要結尾了。這部殭尸片獨樹一格的地方,就是將將大規模毀滅性感染的想像延伸到初步控制之後,更現實的控制疫情的描述。經歷過SARS風暴的各位,在看這段的時候也許可以更感同身受,甚至會認為片中的狀況不是不可能發生的。疫情的擴散,疫情的控制,控制範圍外的例外,重新擴散的疫情,無情的控制方式等等,在當初那個台北的什麼醫院似乎都有類似的情況發生....導演利用更衝突的場景和劇情,來凸顯和想像可能發生的未來,希望在落人口舌的電影消費之外,還能讓相關的政府官員和醫療人員能夠在這方面有更完整的規劃和預防。

PS.我要說一下一個小影迷的心聲:Robert Caryle大概是少數把殭尸演成男主角的人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May 13, 2007

著作權=不要擋人財路?

因為著作權這件事情,真的只是"禁止"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情嗎?

最近有個新聞在是有關在部落格貼歌,被判刑五個月

還記得前年發現部落格的無限可能,突然覺得世界變得不太一樣。道德規範追著科技跑,市場潛力就只能遠遠落後著道德規範走......所以當嚐到了科技的美好,而腦中有了市場潛力的幻想,中間卡著不完整飽富爭議的"道德規範",那換來的就是滿肚子氣了。

所以有趣的地方,就變成"主要利益關係者"沒有花工夫去鑽研如何從現在的科技水準和利益中間找到最好的平衡點,並且進而去完整所謂的道德規範。居然先去執行維護自己利益的行動!

好吧,既然是這樣,明明是值得支持保護智慧財產的舉動,就讓我覺得很臭。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y 12, 2007

仿冒的另一面

仿冒的產品在發展中國家已經不是新聞,從音樂,衣服,手機,甚至到最近我開始比較留意的汽車,都在這個無所不用其極的範圍之中。這個議題,從一開始需要有烈士推廣這樣的觀念,公家機關的大肆宣傳之下,普遍的民眾都對智慧財產權這件事情上,有基本的認識和堅持。

仿冒物品除了讓原本的廠商有所損失之外,其實我更注重的部份,反而是價值觀破滅的部份。其實對我自己來說,智慧財產本來是不需要被保護的,互通有無,互相學習本來就是讓世界持續成長的一條管道。保護的同時,也造成了某種程度的故步自封,有種不落外人田的心態,保護自身的心態,對世界整體性的進步影響甚巨。(當然這種理想性的想法,任誰都會覺得太過於遙遠,甚至不食人間煙火。)

模仿之所以不可取,不在於學習,而是在於懶惰,或者稱為"撿現成"。學習了別人的長處或者成果,相對的減少了自身的研發時間和經費或者實驗,現在所謂的模仿者,就是想用了別人的成果,卻沒有把前面節省下來的時間和金錢,用到更後期的自身特色的調整或者增加自己的想法。甚至簡單化原有的設計?!非但沒有"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想法,卻反其到而行?

對於看到彼岸各省的車場都無所不用其極的去模仿外國車種(不論是做出類似的形態,或者直接去運用商業間諜的守法整台車的設計圖加以製造。),姑且不論大陸政府是否姑息養奸,一方面強調自身打擊盜版的決心,一方面卻鼓勵仿冒大廠的正當性和規模(石景山遊樂園中國車廠和國外車廠的官司),記得在某篇論壇的回文提到"至少人家能模仿出來,台灣連模仿車子都做不到....",這句話真的看得讓人心驚膽跳的心虛。

這句話似乎有點點到重點似的,讓人回想現在各大車廠的成長歷程。從去年開始,韓國車在各大銷售排行和規模度上都大幅上揚,車型和特色也漸漸發展出來。如果各位還有點意識,就會記得早期韓國車的車型都可以讓人輕而易舉的找到歐日經典車款的痕跡。現在日本車廠早已經在全世界站穩銷售的前幾名,但是誰會記得在十幾年前,他們的車款也都是模仿歐洲車為大宗的呢?

模仿車做到現在,到底是策略性的移植,按部就班的一個"醜陋的現階段"?還是擺明就是要吃定別人,自己在第三世界和中國本土稱老大的操短線做法而已?(當然我要重申,仿冒車自己也要注意品管和組裝,不然真的就是像紙糊的車子一樣,不值得一提。)


於是,對自己的標準拉低一點,"我們台灣什麼時候可以做一台一模一樣的仿冒車?"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May 09, 2007

能不能 [鐵竹堂 ft溫嵐]

到底怎樣的歌,算是老歌?半年以上?一年以上?還是五年以上?
所以這首歌算是老歌,對吧?其實一直很喜歡去KTV。原因倒不是因為自己真的很愛唱歌,特別是自己聲音已經爛掉之後。這首歌自己是很喜歡聽啦,但是又一直沒有耐心去好好練鐵竹堂的部份,所以一直到都已經變成了老歌,還是只能硬著頭皮亂跟...

還記得小時候,自己很愛聽流行歌,每當聽到收音機出現有印象的旋律,就用自己省下的公車錢買來的空白帶錄下一首首的歌。那時候自己還偷偷得意了一下「只要自己聽過的歌,三遍就會唱了。」(反正這件事情就是完全沒有人可以問,就都自己摸索。國中的時候還發現唱不上去的只要降KEY就好了。所以就會變成整首歌高高低低的KEY一堆,自己也覺得很奇怪....)

真的知道自己還算能唱,好像是有次我從浴室出來,煮菜的媽媽跟我說:「唱的不錯喔...」。於是就開始光溜溜的很得意起來。

真的有好好唱歌,大概就是平常聽到自己喜歡的歌,就喜歡拿學校老師用的麥克風亂叫,反正家裏也不給去ktv,自己也沒有錢去,哈哈。那時候曾經被某些同學說好聽,所以在高一的時候被推去附中天韻獎參加比賽,大概知道自己認真唱只會被批評吧,所以就跟葉宗樺各自拿著一根掃把就上台唱校歌了。這大概就是這輩子唯一一次參加歌唱比賽的時候吧。(現在看各式各樣的唱歌比賽的節目,還可以燒桅桿受到那種在台上失明的緊張感覺)。

到了大學,十次家聚八次唱歌,最誇張一星期唱個四五次(今天造船系聯誼欠咖,明天附中山學姐找家聚,後天光復寢吃完晚餐沒事作去唱歌,大後天工設系會慶功宴之類的...)於是,在這種頻繁的過程中,自己的聲音變得越來越難以掌握了...從開始可以自由跟上歌星口吻(張宏量,林隆璇,張克帆,巫啟賢等),到後來去三次KTV才開嗓的窘境...到後來除了開始找怪歌來玩之外,大概就是跟兄弟們在KTV胡作非為的開心為主了吧。

有沒有歌星夢?(於是,還沒有開始思考,就已經沒有喉嚨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y 05, 2007

因為Robert Carlyle所以去看28 Weeks Later

這篇文章不是要說猜火車。連MC-Hotdog都在歌詞當中提到"當年看猜火車覺得他們很屌,後來也被提名最佳男主角...",猜火車的名聲在二三十歲的人心中,可謂如雷貫耳。但是,我真的不是要提猜火車,而是猜火車裡面的那個火爆小鬍子--Robert Caryle。


而左邊這部full monty相信你也不陌生,男主角也是這位老兄Robert Carlyle。在猜火車中暴力不手軟的演出,牽動觀眾心底最原始的暴力基因;而在FULL MONTY中穿梭在沁涼的英國鄉間,他放蕩不羈的態度讓人心情也跟著無所謂的放鬆起來。收放自如的演技,和猜火車的男主角Ewan Mcgregor相較之下,一點都不遜色。
像Robert Carlyle這樣迷樣的歐洲演員和所謂的一線男星相比,更能勾起我的好奇心。更何況,28天毀滅倒數已經讓我看到津津有味,回味無窮。另外有個不確定的原因,就是第一集的導演在這次轉變角色,成為本片的監製,雖然讓人小小失望了一點,但是卻也更好奇轉換角色之後的結果。在這個續集不斷的夏天,能有一個不是太主流的片子出現,真是讓我感覺不那麼倒胃一點。(當然我還是會去看蜘蛛人三,惡靈古堡三,OCEAN 13,還有神鬼奇航三)


我得承認,其實對我個人來說,看電影不單單是想要挑選好電影來看,更重要的,是要挑選"我想要看的電影"。(相信對很多人來說也是這樣沒錯,常常可以聽到的言論,就是"得獎片都很無聊")從以前想要吸收電影知識的心態,到現在這樣,其實明顯的錯過了很多更具原創性,並且更多超乎想像新進演員和導演的作品,而這樣的地步我倒是認為無可避免也無須後悔。



而"會讓人想要看的電影"到底是什麼?相信大家都有一番自己的見解,而我當然也有我的。



[第一,就是吸引人的主角]

特定演員的魅力並不是絕對的。特定演員利用獨特的方式來表現角色,觀眾往往利用直覺來判斷喜好。同樣的角色,被所謂的"演技好的演員"來演繹,卻往往不被我們所喜愛。原因就是在表演的專業評分之外,還有更多的難以掌握的原因,來吸引特定的族群或者特定DNA的觀眾。一個不紅或者不被肯定的演員,因此有更多的機會來讓觀眾喜愛,因為"他就是他",就像有些演員可以表現出"電影的味道",而有些演員可以表現出"精準的演出",而我們並不能評判說"誰演的比較好",而是可以各自陳述說"我比較喜歡誰"。

(沒有第二點....或者以後想到再說吧,反正這個第一點就是我會想要看28 weeks later的原因就是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May 04, 2007

關於夢想

帶著當年的夢想繼續下去的人生,一路走來充斥著拉扯著自己的手呀腳呀眼皮哪。告訴自己解決眼前的問題,填飽自己的肚子,完成旁人的期待似乎更為踏實哪。排名漸漸向後的夢想,溫度漸漸消失,心中越來越充滿懷疑哪。

於是就著麼一年兩年三年的過去,才發現年少得志也許不值得特別稱羨,但是自己已經過了年輕的歲數了哪。夢想在口袋的深處漸漸變得可笑,任憑自己的手掏呀掏的,還是怎麼都找不著了哪。這首歌,就獻給所有依然夢想著什麼的朋友吧。

今天下午,遠在duke的阿福傳給了我一首國中時候的歌曲--Mr. children的tomorrow never knows。(有在用msn的朋友一定知道,常常看到誰傳給自己某個很長的連結,有時候真的懶得點下去,但是一點下去,卻慶幸自己沒有關掉對話框...)。如果你認識的我,是個很愛做夢,常常空口說白話,對未來有著不切實際的憧憬,讓自己真的像極紈褲子弟的我的話,那麼,這首歌就要負起一半以上的責任。

而現在大家看到的這首,則是大學的時候從網路芳鄰上抓到看的。相較於tomorrow never knows的衝勁,這首歌反而更能反應出現在這個年紀稍長的心情。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May 01, 2007

28天毀滅倒數-再次

昨天看了一部老片"28天毀滅倒數"。

這是我這輩子第二次看這部片,第一次就是在首輪的時候,在台南看的。我知道我到底和這部片之間的關係怎樣,對別人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所以各位看倌就當作是我胡言亂語吧。我的重點,是當初在出戲院的時候,並沒有怨恨什麼,算是滿足的離開戲院。當初會衝這部片,是因為導演的關係,雖然同期其實有很多殭尸片,但是卻一點都沒有削減我跑去花三百塊錢看他的衝動。

昨天和summer和showtin看完了deal or no deal,突然showtin說想要接著看這部我和我哥送了我爸媽上船之後應Ed要求租回來這部片。

當下其實心裡面,偷偷抗拒了一下。原因?我也不知道,就像是一種自己的寶貝準備被現實社會考驗的心態吧。電影對很多人來說,感覺像是一個娛樂的管道,但是對我來說卻是有如日記一樣的私密。自己看得電影,自己的心得,就像是自己的創作一樣,會很直接的抗拒不相同的評價。(於是都需要用傳統禮教的說法來說服自己:大家本來就有自己不同的想法,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待續)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