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3, 2007

溫哥華的海邊,人生的瞬間

(本篇沒有照片,因為我夭壽胖)

在你眼中的人生,是線性的?還是階段性的?還是亂數的?在我的眼裡,人生就像是空間一個一個星體一樣,每個階段之間,好像都有絕對的差異,而個別存在著。只有在獨一無二的special moment出現,才會有九星連線,把整個本該是線性發展的人生串起來,達到高潮。

而在這趟北溫簽證之旅之後,就出現了這樣的瞬間。

恰巧的中午空檔,人又在溫哥華,心想機會難得,找已經來了溫哥華多年的國中同學共進午餐。在所有的過去的同學當中,總共有三個國中同學在溫哥華這邊。而今天這位,算是因為人生過於戲劇化,所以在國中畢業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了(其實三個都是這樣,畢業之後再也沒有當面見過)。

[當初說再見的時候,還是個啥都沒經歷過的毛頭小子哩!]和其他國中同學不同的,大概是當大家都畢業離開了附中,而我還在同一個地方,只是換了一套制服,到另外一棟建築物上著不同的課程吧?國中時代的我,最奢侈的消遣,就是拿著很陽春的相機,對著班上的同學照相(雖然母親總是念我,為什麼照片總是沒有我自己),所以留下了許多同學的身影在家中抽屜裡。當年的感情好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像是刻畫出來的,到現在還是印象深刻的不知道從哪件事情說起。而裡面有的,是不停止的笑鬧和大呼小叫,不論是成績好的成績普通的,全都玩成一片。

關於這點,我們是幸運的。之後的很多同學印象當中的升學壓力,在當初我們班上好像都不存在一樣。每個人都追求著自己的夢想,但卻沒有將這樣的壓力瀰漫在日常相處當中。一直到現在,這樣的情節好像還是沒有改變。每個人散落在世界各地,每個人都在面對著生活的壓力和挫折,但是在msn的世界當中的對話,始終都是輕鬆而自在的關心著對方。

十二年的分別,要聊的過去太多。於是,我們好像沒有分別過一樣,關心彼此現在的生活。

五月二十二日的下午,溫哥華downtown豔陽高照,港邊的草皮被照的發亮。短短的一個小時,吃手邊的午餐subway都顯得多餘,沒有間隔的交談像是隔天就又要再面對下一個十二年一樣。

十二點三十五分,倉促的和要回去上班的他在對街道別。

我的人生真的是線性。原來,我沒有遺失這二十七年中任何一個美好。

2 comments:

jo said...

今天剛從西雅圖回來,超累的...
幾乎開了兩天的車子,現在才剛回家,
明天又要回去上班.

先來這邊留一下,
等明天頭腦清楚後,在留些正常的話,
哈哈^________^

jo

Hovex CL said...

那這樣講起來...我可能沒有頭腦清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