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2, 2007

二姑,多保重

親愛的二姑,一直到今天爸爸寄信過來,我才知道已經昏迷多時的你,在六月四日已經走了。請原諒我和哥哥沒辦法在那時候,跟著大家陪在你的身邊。希望在您人生最後的這個時候,沒有被太多的痛苦折磨,也祝福一切給您的送別儀式,能夠進行順利,讓您在回去天上的路,都能夠好走。

從小,我就常常很得意的跟朋友炫耀,我們張廖家的活力充沛。而你就是那個活力充沛的代表人物。雖然一年當中大部分的時間,親戚之間其實沒有機會太常見面。特別是我們住在台北,只要回去台中看阿公阿嬤,卻都常常都可以見到姑姑你們順路經過,或者特地帶菜和煮好的東西來給阿公阿嬤。打從小時候開始,回台中的畫面,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就是姑姑姑丈們和爸爸阿公在客廳打開電視,卻同時大呼小叫的在那裡高談闊論。雖然因為能言善道的你們,讓我和哥哥往往只能躲在旁邊聽你們說話,但是看著你們講話的樣子,卻知道能夠擁有這樣的家庭,其實是很難得的...

這樣的景象,在多年前大伯走了之後,就開始好像少了些什麼。原本熱熱鬧鬧的後院,剩下阿公孤獨的身影獨自在菜園中種菜,而偶而回去的爸爸,也會只會讓後院顯得特別的遼闊和空曠。

後來,阿媽走了。後來後來,阿公也走了。原本除了晚上睡覺之外,不會拉上的鐵門,也因為沒有人長期在這房子居住的緣故,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深鎖著。之前因為當兵而比較常回去台中的我,也在原本不需要台中鑰匙的鑰匙圈上加上了遙控器。沒有了阿公阿嬤,姑姑你們也少了回來的理由。於是,情況成了:偶而因為出差回來台中的爸爸,和要去台安醫院看外公的媽媽,還有當兵的我,輪流著承受著滿屋子的孤獨。

還記得之前過年,我才開玩笑的說:「現在還真的是滿屋子小孩哩...」每個姑姑下面,在近年來,都多了很多的孫子輩來叫自己爺爺奶奶。當然您也不例外。每次看到表哥的兒子跑來跑去的模樣,除了我自己笑得很開心之外,也會特別注意二姑二姑丈你們兩個笑得說不出話來的樣子。

也許沒有特別難過吧,多了的,反而是深深的祝福。因為我知道,二姑您也許沒有緣份看到孫子們長大,但是這輩子過下來,在這個家庭中,經歷了很多的幸福和快樂,而我們也因為有二姑您的緣故,多了很多笑聲和協助。爸爸他一直到現在兩個星期之後才跟我們兩兄弟說的原因,我也大概了解。他看待自己的兄弟姊妹之重,是會讓他無法自拔的。平常作事胸有成竹,藝高膽大的父親,也只有在你們出事的時候,才會顯露出身為么子的軟弱,和對哥哥姊姊們的不捨。

我相信你們長輩比我這樣的晚輩更能夠了解,聚會中不斷增加了的座位,同時,也是不斷減少。少了在陽世的相聚,多了的,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互相陪伴。希望您在天之靈,能夠幫忙在世的我們,和阿公,阿媽,還有大伯問好,並且互相幫忙多保重。

最後,還是為我們不能出席告別式跟您說聲對不起。在國外的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謹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