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我到底去了哪裡?

這一兩個月來過這裡的人,一定會因為鮮少更新的部落格,而好奇我去了哪裡。(或者心裡面在幹橋我都不更新那來這裡幹麼)。

其實我也沒去哪,我還在這,還活的好好的,只是現在在吸鼻涕而已。

因為父母親來加拿大的緣故,所以我在暑期課程結束之後,又回到我可愛的「故鄉」Victoria,隨著我的父母親東奔西跑,又在溫哥華島上面,多去了一個號稱鮭魚的故鄉的地方Campbell river,在金光閃閃的海邊,像小時候在台灣東北角海岸一樣,找尋撿拾小螃蟹。

在父母親離開之後,又得開始回頭面對自己。因為哥哥收留了朋友J&T家的貓,所以對這個在加拿大認識的貓朋友,有了更深的感情(常常對著我們兄弟兩說話,然後又喜歡在打電動的哥哥屁股後面睡覺)

在溫哥華機場迎接歷劫歸來的我家Summer的那天,見到了高中畢業之後再也沒見過的873 Hingis阿管。

也順利歡迎大學造船系同學老闕的到來。

當然,和九月六日生日的我家summer共渡了慶生和看shoot 'em up(雖然照片很模糊,但是既然是槍戰白爛片,那當然看之前也要大家打一下槍)的短短四天。

然後又是一個千里迢迢的回到多倫多。迎接自己的是一連串的驚訝和難過和順利解決。最後一個學期的必修課程居然被取消掉,在擔心害怕整個規劃被破壞的心情之中,不斷和學校方面接洽,終於多虧助理小姐和老朋友老師的好心協助之下獲得解決(但是老師還是沒有和我約每星期固定見面的時間...)。而在這個終極恐怖的驚濤駭浪之中,阿傑和咩咩咩小姐的月餅在這星期二出現在多倫多機場。

懶惰鬼把流水帳說完了。

為甚麼三小事情都不上來說一下,一方面是對自己現狀的困擾(像今天在和即將離開多倫多的Roger先生還有Jie在遊覽Toronto dwontown的同時,一方面就開始想為什麼我不更積極找尋機會到OCAD試試看,為甚麼可以這麼愜意的集中注意力在差點把我作掉的Ryerson身上之類的),再加上因為智商跟著頭髮越來越少,所以一點屁都屁不出來。

還有,我最近想要買這個mac新出的鍵盤來用在我的windows身上,還有新的nano,還有creative的stone,還有LX2,來有400D。

但是沒錢都是想想而已。

3 comments:

chichi said...

這個酷~我也要來個劉小琦你在哪裡?

Hovex CL said...

你不就在這嗎?劉小琦~

wok said...

這個鍵盤不錯用
只是沒有批哩啪啦響的聲音有點令人不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