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從Beyond到黃貫中

黃貫中在七月出了新專輯「我在存在」,依照我這種亂槍打鳥的個性當然是不會放過。「...只是最近多了kkbox來過濾一下連下都不值得的專輯...」


人的一生之中最記得的,往往是些像是電影剪剩的片段。

我和Beyond的相遇,是國中時候在附中對面的漫畫店[「...浩子哥幫我想一下名字吧...」,在拿起又放下一本本像是保鮮膜包著的漫畫書時,聽見店中的音響放出「關心永遠在」。當下震攝住的感動,讓我到處找資料想要知道到底是誰,和當時同學王昱人一問之下,發現了那時候他們的專輯「大地」,才讓我這個流行資訊鄉巴佬長了見識,見識到這個在港台日間流轉的天團Beyond。因為注意,所以接二連三的發現beyond吸引人的歌曲: 快餐車劉書薇介紹的「情人」,以及更之後只剩三個人的「緩慢」等等...有意思的是後來有網路之後,發現beyond當年也遭受到後來五月天面臨的輿論責難的處境「搖滾叛徒?」,但是當年黃家駒回答的不譁眾取寵又切中中肯。[詳細請看wiki的的beyond資料]

但是和一般Beyond樂迷可能不太一樣的是,我反而對因為不幸的意外,而成了三人之後的Beyond作的曲風更有好感一點。而在之後幾張較常擔任主唱的黃貫中,就成了我後來專注的對象。此一時期中的「管我」,「聲音」,還有「我不信」,就是在之前家駒時期,所聽不見的調性。粗淺的來說,家駒時期傳達給我的是「正直的壯闊」和「純真的溫柔」,但是在三人時期,則是「真實活在巷弄的人生」和「屬於男人的隱性溫柔」。可能我這個人本來就不是太頂天立地堂堂正正的人吧,總是要拿街頭這樣的包裝來合理化自己的作為。
而對黃貫中的印象好感爆增,是他曾經和LMF合作的演唱會。當LMF的團員介紹黃貫中出現,演奏神乎其技的吉他時讓我的感動,讓我到現在還久久不能忘懷。

雖然Beyond從主唱家駒離開人世,到後來正式的解散。但是從當年團員,在現在各個音樂領域的表現看來,似乎有種將Beyond團名升格成為精神化,就像「少林功夫不是只能在深山打拳」一樣,而是能夠將這種屬於Beyond特別的tone調,在耳朵能及的地方都被infected...



ps.有跟小弟一起去唱過歌的一定也很清楚,小弟我不但愛聽他們的歌,還愛用所謂的Beyond Tone來唱他們的歌「...噗...我是花癡嗎...」在我的印象當中,這樣卡住喉嚨發出低沉近乎沙啞的唱法,在西洋樂風中有個獨特的名字?這可能要問小胖老師了...不過後來愛唱團體第一名換人,成了「旺福」。(有沒有一個跳tone跳的太遠.... = =)

4 comments:

J@C said...

附中對面的漫畫店,原名新知坊,之後改名成新物語,應該也是大部分人比較熟知的名字,老闆是兩個女生,還蠻特別的,前陣子經過的時候已經消失了,不知道是倒了還是搬家了。呼,以前最常混的地方阿...

Hovex CL said...

太酷了...漫畫達人Jac先生出現了。果然這方面的記憶在他的腦袋中都是千年如一日呀...

cat said...

那種沙啞的腔調,是黑腔或死腔嗎?之前好像看過類似的名詞。

Hovex CL said...

我也不知道耶...但是我知道應該不是叫做「黃腔」...哇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