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7, 2008

SIGH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January 25, 2008

最近我家summer在作啥

很多女孩子都會有個夢想,可能是開個咖啡廳,可能是開個服飾店,或者就是賣個自己覺得有興趣的東西都好。但是有多少人,將這樣的夢想收藏在自己的腦袋中的角落,心理想著:「等哪天家庭和存款都多累積一點了,再出來實現夢想也不遲嘛...」。於是生活的目標一直放在一個「以累積作為基調」的天平上面,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過去。

不過我倒也不是要在這裡表達到底「庸庸碌碌的在體制下成就自己的人生」是多麼不值的事情,很多現實風險常常迫使人們得用保險一點的方法,來多「累積」一點「保險」。


不過我家summer在最近,卻多花了一點心思,對自己的夢想負起多一點的責任。偶然的機會,在和朋友Tina的談天中,同時對加拿大高消費同樣表達出不滿,特別是女孩子常常會接觸到的飾品和服飾等等,都有著「選擇很少」卻又「得付很多錢」的情形(日常用品以及電子產品當然也不在話下,而特定廠牌或者單一產品線則有可能例外)。

利用去年底回台灣的機會,她們以網拍和路邊的飾品攤為對象,採取少量的採購。搭配平常放在衣櫃幾乎沒有碰過的衣服,在學校學生常常會經過的sub (student union building)租用攤位,利用空堂的時間來販售。

這樣隨機的幾個動作,其實在「成就夢想」這方向來說,不禁讓人想起現在台灣知名創意市集元老「台北不來梅」,是不是也是這樣「不用太多的勇氣」「不用太多的用力」「不用太殘酷的折磨」,凡事感覺到,先上再說。小規模的生意,除了必要的營收,其實還同時存在著各種目的,像是「把自己衣櫥清理出新的空間」等。比較大的壓力,就是至少要把租金以及耳環進貨的支出打平。

今天在summer顧攤的同時,我一邊在在旁邊看著自己剛從台灣收購來的雜誌,一邊聽到她和隔壁「看似很專業」的老伯聊天。內容除了「今天那個去打擾你,很奇怪的女生其實是要來找我拿東西的...」以及「為甚麼抽那麼多的煙...」之類的閒聊之外,還討論起在這裡擺攤的事情。「老伯你為甚麼可以這樣好整以暇?都不會擔心賣不好喔...像我都一直在朝呼客人,你就一直和朋友抽煙聊天...」老伯回答:「其實如果你也賣了十幾年這種東西,你一看就會知道誰會買,誰不會買...也許站著一直說哈囉可以多賣十幾塊錢,但是不如自在點的好...」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位以前是圖書館員的老伯,其實除了賣這些衣服飾品之外,也有自己的產品,但「有誰會在學校買一條三百多的項鍊?」。除了自己設計製造,並且和學校以及藝術家有合作關係,產品主要也以展覽作為主要推展的管道,進而進入精品市場。「原來...」summer回答,「這才是我想知道的原因哪...所以我看你一直和朋友聊天抽煙都覺得很不平衡啦...」




最後附上sub環境照一張。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January 23, 2008

最近

"最近"這樣的標題,一看就知道是來跟各位報告近況的。怎麼說是報告哩?這裡又沒有什麼長官不長官的,就算是父母,也應該還不知道有這裡(就算知道應該也不會想要在網路上看文章吧?)。不管怎樣,總覺得想要講些"關於現在的我"這樣的話題。(是在給自己不太和朋友連絡找藉口?)先說些輕鬆一點的好了。就像"沒用"的前一篇文章說的,我買了一台新的數位相機(還因此痛哭流涕...不是感動,是心痛)。型號是RICOH的GX-100。畢竟到現在為止,我還在被人問我還要當米蟲多久,更不用說有什麼豐沛的收入。所以在購買有需要的(待議)高消費物品的時候,往往不能太過於囂張的說:"我要這台..."。
在失去我的canon ixus隨身機半年的這段時間,生活倒也不是真的過不下去,只是就像是沒有煙可以抽一樣:"阿......沒有煙了哪...",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January 10, 2008

new body



不學無術的我,在我失去我的相機滿半年之後
又做了一個萬惡不赦的事情...
就是弄了一台很貴的新傢伙來給自己找藉口
找藉口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努力
找藉口說花這麼多錢是值得的

而我卻只用我一年來賺來的一萬塊錢(還敢說)
出了一半的錢....

於是在回程的機車上,我放肆的嘶吼
在到家的時候抱著兄長痛哭
在見到母親進門的時候羞愧的懺悔

各位,我真的不想當紈褲子弟
請原諒我這次任性的購買

(於是不免俗的說:"我以後會好好努力的...")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January 06, 2008

沒用

沒了用所以失落

沒了用所以難過

沒了用所以就 這樣過


我已經不知道我是不是在盡力,是不是無力,是不是有資格說辛苦。我已經找不到我的身分,找不到去處,找不到屬於我的視野。


什麼都做不好,那就別做吧。

反正

看不到東西眼睛還是可以睜開著
吞不下食物嘴巴還是可以開合著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