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8, 2008

Cooking-Time Keeper

昨天,從早上八點半坐在書桌前,一直到晚上十點。所以今天來做點不一樣的事情。(結果也還是坐在桌子前面,到底有啥差別...)

這個東西是一個煮東西的計時器,就像是燉肉啦,烤什麼東西啦之類的,都需要的那種計時器。因為平常計時器就是一個倒數計時的工具,如果附上正常的時鐘功能,那會變成什麼樣子哩?(例子就像是,現在是早上七點五十,我要小火燉肉半小時,我就把原本和時針重疊的計時器指標,順時針轉半小時,放在八點二十分的位置上頭。)。於是就出現這個,沒用的時候,可以跟著杓子們倒吊著,用的時候可以放在桌上的時鐘計時器。

主要結構,就是一個藤作成的把手包覆著中間的塑料外殼的時鐘計時器,背面可以旋緊固定。時鐘的部份畢竟是有機構和電子組件的,所以還算老實乖乖包好,在把手的材質上面,就選擇了比較接近大自然的素材(這個可以參考一下後面敘述到的「原來是怎樣」的那個段落)。倒吊著時候鐘的表面可以在取下使用的時候轉換角度180,讓吊著和取下都可以使用功能。
Cooking-Time Keeper大致上就是一個這樣的東西。他其實是一個為了想要讓自己作品集增加厚度的寒假作業的其中一部分。寒假作業想要達到「簡化目標」和「增加領域豐富度」,所以才會將注意力轉移到廚房用具上。成果不甚滿意,但是倒也是差強人意。

以下是給經過這個網頁的外國人看的,希望他們看得懂(最近被說我寫的文章根本不能讓人懂我在寫什麼)。Cooking- Time Keeper combines ways a clock and a timekeeper could provide. People could use Cooking-Time Keeper to know if it’s the time to prepare the meal and set the alarm directly from the time it is. (If it is 14:10 now, for the alarm of 10 minutes, you could see the setting is on the time of 14:20.) The material of the part, which could hold Cooking-Time Keeper on the wall and also could be held by users’ hand, is rattan. The “organic feeling” make users feel friendly to use the cooking accessory to provide a lovely meal. The material of rattan could also have the feature of decrease the weight of the clock and the feature of environment care.


而這個傢伙,一開始其實不是長現在這樣子。這是他之前的樣子。因為想要倒吊著,又臨時看到湯匙背面的弧度,真的好好看,所以想要試試看,移植湯匙的外型到這傢伙上。可惜一直覺得太像木勺的外觀,真的不是很討喜。也會常常被問:「為甚麼長得像湯匙?」而我總不能每次都回答「因為湯匙很美」吧?

所以更簡化湯匙的美感元素,變成必須的一個調整的方向。於是調整出現在這個樣子。關於綠色的旋鈕,有個高高帥帥剛退伍在「不是很想找工作的待業階段」的朋友覺得很不合理,不是很自然。我自己當初的定義原因是:「像是湯匙一樣盛著湯汁,以及上頭的一片香菜」(又是奇怪的原因,合理不合理就自由評判吧?)

總之這傢伙終究是進了我的作品集(很可惡的是,在我還能用好電腦輸出圖片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定義地面的部份有點誤差,讓這傢伙有一頭陷入地面當中...嗚,我要換電腦)。這次寒假作業當中,還有另外一位仁兄也雀屏中選,等待有朝一日介紹給大家認識。

謝謝,沒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February 26, 2008

Kylie Minogue - Wow



在這段不在多倫多的日子中,印象最深的一首歌 Kylie Minogue - Wow。

找來了2008年初全英排行榜的整理來聽,走路的時候聽,等待的時候聽。結果,真的可以讓自己記住的歌手名字和歌曲名稱的,就是這首歌了,WOW~(我不是Danis...)。

我一直以為Kylie Minogue是英國人,因為他所盤據的排行榜勢力最大的地方,就是這兒。而我看過的專訪和特輯,似乎也都帶著濃厚的英國腔。結果仔細看一下資料,才發現他是澳洲人!(也不知道自己在驚訝什麼)。從八十年代紅到現在的女歌手,好像除了娜姐之外就是他了?

聽吧。沒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February 22, 2008

我沒有消失

大家好,我沒有消失。
最近因為我哥哥和我家Summer到多倫多來玩(現在我們在蒙特婁),所以每天都是跑來跑去累了就睡覺,哈哈。特別在蒙特婁的旅館電梯中拍這張照片,來給大家瞧瞧現在的我長什麼樣子。(不知道以後我上綜藝節目會不會被整理從小到大的照片,如果介紹到最近兩年的話,應該就會被因為很胖而被嘲笑吧。) there is no more.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February 14, 2008

我累了

好想睡,但是這鬼東西根本還不完整....時間只剩兩天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February 11, 2008

大過年的

大過年的前往溫哥華,等待我們的是濕雪,塞車,還有大餐。當車子下了ferry之後,我就開始在「意識到天黑」和「睡覺」中間交替著。倒也不是說有多累,只是脖子感覺起來就是一整個不太有力氣,一直想要找個東西靠上,並且閉上眼睛。

這次溫哥華兩個行程,就是前往兩個爸媽的朋友家中吃飯,一個是媽媽的同學,一個是爸爸的同事,兩家人都在溫哥華地區居住多年,恰巧我們張廖家的兩個家長不克前來,所以就前往寄人籬下共進除夕夜的晚餐,還有大年初一的中餐。
溫哥華下雪歸下雪,和去年我在多倫多的二月份比較起來,似乎少了點「凍人」的感覺。記得去年只要在室外,手伸出來接個電話,就會感覺像是少了手這部份知覺的感覺。在溫哥華這個榮獲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城市,即使冰天雪地好像也可以穿著短褲在室外奔跑。(以上純屬胡謅,說不定打完這篇文章我就感冒了也有可能。)

前一張圖片既然已經是summer「在大年初一的冰天雪地難得的陽光下的留影」,那這張就來個「元棣在旅途奔波還要花一個半小時坐ferry回家」的映像。我和哥哥好像都不是頂討厭搭船的,但是老維多利亞的summer真的就是對搭船感到很厭倦。因為要搭船的關係,所以最晚在溫哥華都只能呆到晚上八點,因為要搭船的關係,所以沒辦法隨時都可以吃到想吃的東西,因為要搭船的關係,臨時有事情,也不能直接開車就殺過去溫哥華。(雖然如此,搭船對我來說還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接著來用照片介紹一下這趟旅程的幾攤合照。這是我們家的老朋友謝叔叔和王阿姨一家。夾在Andy和Summer中間的大姐,在今年年中就要嫁給年輕有為的青年創業家,恭喜恭喜。其實他們家還有一個和我同年紀的兒子,只是好像在台灣不克前來。王阿姨家中,有Wii。土包子的我第一次花這麼多時間玩Wii,心中甚是感動。(結果summer回家之後肩膀很痛)

接著是胡叔叔一家。胡叔叔幾乎算是我和我哥從小就認識的人物,歸屬在「父親的同事們」的類別中。也因為這樣,我們和胡家大女兒是從小就照過面認識的。一直到大家都在大溫地區居住,才日漸熟稔起來。(他們家也有Wii,在我哥哥幫忙處理卡啦OK機的時候,我們也順便玩了一下。)(怎麼大家都有Wii...)

這是昨天好不容易湊在一起,在維多利亞的朋友自己的過年飯局。因為我和哥哥都忙於自己的事情,大家也常常要上班打工之類的,所以其實真的要湊在一起作些什麼事情,似乎還真的不容易起來了。

不過,幾杯春酒助興下,還是祝福各位:

新春如意福滿堂,
早生貴子喜洋洋,
花開花落人生路,
春節喜氣餘繞樑。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February 06, 2008

要過年了

過年了...過年了?

(連照片都和過年沒啥關係,就可以衡量出,對現在的我來說過年的意義有多少)

突然好奇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

爸爸這邊的阿公過世,媽媽那邊的阿公長期住院...到我追隨了家兄的腳步,前來這個沒事太冷又太熱的北國...於是爸爸媽媽開始更專注的忙起自己的事情,而加拿大的這邊偶而接到叮嚀要減肥的電話。

就伴隨著人生這樣的規劃,過年就慢慢且理所當然的消失在生命當中。(於是,過年好像是屬於有完整家庭的人所擁有的?)

看著幻想中的藍天...(煙)

其實最近還真的沒啥時間想這些。

話說回來,祝福各位新春恭喜發大財,好運旺旺來!(怎麼一點喜氣都沒有,噗。)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February 02, 2008

二月 老伯

最近生活過的單純,但是卻普遍來說是焦慮的單純著。除了照片中的這兩個人,好像就乏善可陳起來了。連上eBay,都會不小心腦袋充血買了一個不知道合不合適的鏡框(因為原來的李小龍夜市鏡框居然被我書包的書壓爛了...)。這是前幾天,忘記去哪裡的路上(應該是去那家新開的中國餐館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家summer說很想進去看看的咖啡廳。反正也沒啥真的要緊的事情要處理(要緊的事情一下子也沒辦法處理),就停下車來進們參觀一下。

內部其實還滿寬敞的。暗色系的擺設,讓整個環境有著以人為主的一種極簡。因為挑高的天花板還有大小恰到好處的玻璃,所以整個店面讓人相當怡然自得。這時候去,人不多,倒也落得愜意。



在維多利亞的日子,相較於多倫多的冬天,是舒服許多。這時間的多倫多,頂多就是<大雪>和<積雪>的差別,而這裡,就是<細雪>和<晴天>的差別了。這是一大早

這是快中午下雪,下雨,晴天,三個天氣轉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