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1, 2008

speed- precious time


藉由這個影片,又要介紹一下我哥哥Andy了。

我哥哥從小和我的興趣就很不一樣。當我整天追著後院的蜜蜂跑的時候,他喜歡打電動;當我喜歡捲軸打架遊戲的時候,他在行著大戰略;當我狂聽收音機和看散文的時候,哥哥開始對日劇和日本歌曲感到興趣;當我整天騎機車跑來跑去,他開始對電腦精通。

這個MV就是我大學的時候,下載還需要專業技術的時代,偶而回家的時候我哥哥給我的紀念品【滿滿的日本少女團體的MV】其中的一首歌曲。

Speed至今已經不知道解散多少年了,那時候雖然沒有特別瘋他們,但是對高品質的日本歌曲MV倒是印象深刻。除了走位幾乎是完美安排,不但四個人之間關係微妙之外,和攝影機之間的感覺也都是恰到好處。加上恰到好處的佈景還有服裝,這個影片對當年開始對電影瘋狂吸收知識的我,可是有絕對性的佩服。

ps.人生起起落落,諷刺的回頭看看,隱匿著繼續向前也是沒辦法的哪。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March 30, 2008

結尾編號49號的照片們

這些是編號結尾49的照片們。

常常會以為,我的生活是由我照的相片組合成的。今天腦袋不知道要思考什麼,於是就用在四月九日要生日的這個原因,從我最近用的相機中的所有相片,挑出結尾是49的照片放上來,看看會有什麼結果。結果如下

[編號12949的照片]這天晚上的之前,才和我家Summer(畫面最右邊)和他的朋友們去uvic聽了場uvic音樂系學生舉行的爵士音樂會。會後因為其中一個畫面最左邊的這個女孩想要喝酒,所以把大家帶去附近的一家pub喝一杯。照理說,總共有八個人,但是畫面中只出現五個。

[編號13049]Tim的生日。從左至右是Wei, Jessica還有Tim。那是一間日本料理店,是吃鐵板燒的。那天微微下著雨。有另外一桌的客人也在生日,店員還敲著日本的手鼓來給他們唱歌,不過因為Tim沒有事先跟店家說,所以逃過了一劫。我和Summer在鐵板的另外一個角落,所以沒有出現在照片裡面。

[編號13149]這是在Kewlona湖邊的鴨子。那是在我們過去那邊找showtin的隔天,天氣晴。原本吃完飯就要匆匆回去溫哥華,但是在我的強力要求之下還是去了湖邊待了十分鐘。好像是綠頭鴨。現在才注意到湖岸邊的沙子居然是這麼細的那種。

[編號13349]這是前幾天才剛回去西雅圖的Erica來的時候,在最後一個下午我們去一家自認為最好吃的義大利麵店吃的千層麵。小小的兩張桌子有四個人,但是都沒有入鏡。依稀可以看見Summer的白色T-shirt。有用近拍小花,所以畫面有景深。水杯中的水沒有特別好喝,但是沒有入鏡但是在水杯隔壁的麵包,卻是這家店的招牌。


結論。沒有結論。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March 27, 2008

我還沒有理解,請告訴我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到底少做了什麼,讓我現在走到這樣的一個狀況?

老天爺,請你告訴我我是不是得意忘形,讓我接受到了應有的制裁。

從昨天晚上一直到現在為止,我不斷反覆的思考著,我是在哪個環節有所閃失?還是我在哪個環節少了應有的反應和確認?導致於現在的我,被放在一個被動的天平上被秤量著。而我,在這段時間又到底錯過了什麼?

請告訴我呀,老天爺,到底發生了什麼......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rch 22, 2008

好累

最近感冒了。有點想睡覺了。感覺事情好多呢。還是要多休息才可以哩。台灣的大家都好嗎。父母親不知道最近好嗎。總統要投票了。感冒快點好吧。感冒想照相都沒力氣。我也不知道。再一個星期就要上班了。我盡力了。我也不想偷懶。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rch 08, 2008

最近的 2008年3月


前言:

大會報告,大會報告。請參加十點三十分男子組兩百公尺複賽的選手,至檢閱處集合。

(今天維多利雅的天氣真的會讓人想到某一年的台北市國小田徑比賽,也是差不多的氣溫差不多的溼度,噗,居然記得這種事情。)

說真的,最近還滿多事情可以好好記載一下的,以後如果未來人發覺古蹟,說不定會把我設定為ADAM No.1的調查對象,這樣就可以從這裡的隻字片語裡面,找出現代人生活的細節,並加以拼湊出這個世界的樣子。


<第一章>

最近我的外公要出殯了。

外公他這幾年真的很辛苦。在體育場旁邊的台安醫院,從可以說話到不能說話,從可以寫字到不能寫字,從可以坐著輪椅和護士小姐在醫院晃呀晃的到只能靜靜的躺著。

外公呀,以後雖然沒有我們大家在病床旁邊說學逗唱給你看,但是你可以擺脫困住你的身體,我還真的是替你高興哩!你以後可能沒辦法像在家看電視一樣,每天都會有不一樣的人來你的病床之前表演給你看。但是走出身軀皮囊束縛的你,更可以自由自在的遊走在各地的子子孫孫的身旁,自己感受到大家對你的懷念。

不知道你會不會懷念,在這三四年受到病魔折磨的時間裡,每天都在期待醫生批准,能夠回到自己的家中,看著大夥在吃吃喝喝的同時,還一邊對著被陪同的護士小姐照顧著的你微笑的畫面?大大小小都很有默契的,在吃飯聊天的空檔,主動走到你的身邊陪著你說說笑笑,一邊細數著您在醫院的種種和醫生護士發生的趣事,一邊回憶著從小到大有您的一切記憶。

我很懷念,不瞞您說,我還是在知道您離去的當晚,偷偷地掉了眼淚。我很喜歡那些,只要一有空就往台中跑,即使台中家裡因為歲月不饒人的緣故,總是冷冷清清的深鎖著鐵門。一個人買了雞肉飯在只開了一盞燈的大房子當中看著只有寥寥幾個選擇的數位電視,然後騎了三十分鐘的機車到醫院。看見您似有若無的笑容,開始了自己的一人劇團。我很喜歡,很開心,很享受這樣的奔波,這樣的深刻的感受著對方的存在。即使您能表達的不多,淺淺的微笑,微弱的移動,還有離去前奮力的微微的舉起自己的手告別,都讓我們在面對著還沒有開門的電梯含著淚水開心著。

昨天我和哥哥還有媽媽視訊,看到他們在這陣子忙碌的處理著給您告別的儀式之後,還是很有活力的告訴自己要少吃一點,然後一陣忙亂的衝出門,很有活力的樣子...雖然我沒有能親自去跟您送別,但是我知道外公您一定享受了平靜而安詳,還在這個世界努力活著的人們替您辦的告別party。

要記得有機會回來走走。也許路途不像西屯和台安醫院之間的距離只有三十分鐘那麼近,但是偶而稍個訊息回來,讓我們知道,您在那裡也是一切都好,一如往昔。回頭見了,親愛的外公。


<第二章>

那個早晨,我前前後後上了三次大號,還有無數次的廁所。

其實我也只是依照去年年底答應的事情,在二月底將這次的寒假作業的pdf檔還有很癟腳新的resume寄給了當初對我仁慈的那位人事部門的Lesley,還有我的朋友Briar。接著就在半個星期之內陸陸續續接到了Lesley的回信告訴我他會轉交這些資料給Design & Graphic的Manager,還有Briar寫信告訴Lesley關於我的申請,他願意盡力協助的email的副本......以及Manager跟我約面試時間的回信。

一切都是在半個星期之內發生的,就在我經歷了整整一年求職黑洞時期之後!

於是,我幾乎一個晚上沒有睡覺-->穿上很不熟悉的西裝-->出門前的最後釋放-->一個半小時的路程-->在Umbra附近的早餐店的第二次釋放-->不斷的練習著自我介紹和作品介紹-->走進大廳-->等待時間的第三次釋放-->面試。

於是,在一連串的廁所之後,我終於找到了四月開始可以做的事情了。
(在這件事情進行的同時,多倫多還在下著三月雪)

<結語>
人生的滾輪持續運轉著。完。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March 03, 2008

DANCING ZOO!!!



ZOO,成立於1990年,以發行首支單曲「Careless Dance」出道,之後陸續推出過「Gorgeous」(當年林憶蓮的翻唱成為「相愛時候到了」)以及「Choo Choo Train」(放浪兄弟"續唱")等歌曲,一個主唱八位舞者的ZOO,是為九零年代具有代表性日本舞團。


















想當年,我還能跳舞跳的起來。一切的緣起,都是在那年國三,日本的某個跳舞團體來台灣訪問和拍MV,某個電視台收集了他們的MV做成了一個電視特輯。精準的舞蹈動作,和自在灑脫的表情,和那時我們能接觸到的所謂舞蹈大相逕庭!雖然知道自己只是一個還滿能唸書的呆子,但是在瞳孔的最深處,卻留下了深深的感動。於是,在附中隔壁的「新物語」,我花了我快要一個月的零用錢,買了上面這張ZOO在武道館的演唱會的錄影帶。上面那段影片,就是節錄了這卷錄影帶中的一首歌「GIVEN」。這個錄影帶現在還苟延殘喘的存放在我家千年錄影機的身旁,雖然還能播放,但誰知道會在啥時斷帶?!

現在回想起來,我到底在附中畢業舞會上做了些什麼事情?我只記得後來ZOO就解散了,在我認真看著錄影帶想要把舞步學起來的時候。「其實ZOO女主唱的聲音有時候還真的不是那麼好聽哪...」,我記得有天我在房間聽著CD的時候這麼想著。但是只要重新拿出那片錄影帶,只要放到了ZOO Ding Dong EXPRESS那一段,我就眼淚不禁要掉下來了...那年附中舞會在一堆一堆的朋友中間穿梭,而我到底把我學會的舞步跳出來了嗎?大二那年,恰巧經過雲平大樓廣場前別人的舞會,就逕自的獨自跳了起來的我,應該有偷偷用出一些當初在錄影帶上偷學的老招吧?


那天我在雲平大樓前面突然想到「這樣還真是沒意思」,於是就再也不認真跳舞了。

於是多年之後,發現當年ZOO裡面的Hiro現在在放浪兄弟EXILE中唱起歌來了。(一堆人跳著舞的畫面,還是ZOO最能傳達出那種感動。到底,是什麼地方不一樣?也許再一個十年,我又會再懂一次。)

這個人很有感情的也把他記憶中的choo choo train寫了出來。如果你想要看一下完整ZOO的日文資料請到Wiki和破爛的ZOO FAN網頁。

PS:到底這麼多人是怎樣呀?真熱鬧,呼,我想我不用等十年就知道真諦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Hollow-Thermo Clock

這個Hollow-Thermo Clock也是寒假作業之一。是一個時鐘。(我在這個地方想了很久要寫啥,但是發現我根本講不出來,哈哈。)

主要的結構是時針和傳統時鐘的底部做了結合以及簡化,變成一個由線狀結構圈起的形狀,在凹陷處表示出原本時針所負責的工作,另外分針的部份則和溫度計作結合。
因為背景的部份,沒有像傳統時鐘一樣,有背景遮擋住,所以時鐘的底盤顏色,就等於是牆壁的顏色。因為牆壁顏色各異,所以在時鐘和牆壁的搭配上有局限性,Hollow-Thermo Clock則解構了原有的型態,讓時鐘和牆壁可以有更直接的結合,而不需要刻意的搭配和挑選。

另外,在分針上同時也置上了溫度計,讓時針上面的紅色裝飾性的線條,可以隨溫度的變化而改變。在一個空間當中,往往都是家具以及各種日常用品零散的採購和蒐集,進而堆疊而成為屬於人的生活空間。原來不相關的時鐘以及溫度計,在結合之後,讓時間和溫度這兩個原來就有所關聯的量度,表現在單一產品之上,使得同一空間的各個產品間,以及產品和人的生活之間,產生了顯性的關聯。

這樣的處理方式,同時也讓早上出門的人們,可以在看時間的同時,就可利用變化的溫度計紅色線條,來判斷出今天是比較冷還是比較熱。(當然,如果在有空調的室內,是不可能利用這個時鐘來看出室外的溫度的,噗。)

以下是給看不懂中文的人看的爛英文。Hollow-Thermo Clock is a clock without the background, which often came with a normal clock. Thus, we can easily make a color scheme decision to organize our interior designs. The minute hand of Hollow-Thermo Clock also has a thermometer on it. We can recognize the instant time and temperature at the same time. Also, The decorated “red” line could change the length to vary the image of this clock. Trying to minimize its shape and materials, and varying the most information it could provide, Hollow-Thermo Clock was being shaped itself by the original simple principles itself.

本項作品也在本次寒假作業之後,收錄在作品集當中。於是乎,我的寒假就在一堆手稿之中度過,中間有兩三樣,自己在設計初期很期待的方案,卻往往在最後因為無法表現出完整而清楚的設計概念而被自己腰斬,這部份倒是可以在未來的各項進度和品質規劃上,有待加強和商確。說完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rch 01, 2008

JUST CLICK THE BUTTON....and PLAY!!

Moby Latest Single-Disco Lies
Moby - Disco Lies Lyrics

You said you want me that was just a lie
You said you love me that was just a lie
All i wanted was someone who could keep me warm at night
You tried it baby but it didn’t work and now i know this is gonna be
the end
oh but you lied

You said you need me that was just a lie
You said the truth once that was just a lie

All i needed was someone who could keep me warm at night
You tried it baby but it didn’t work and now i know this is gonna be
the end
oh but you lied

All i needed was someone who could keep me warm at night
You tried it baby but it didn’t work and now i know this is gonna be
the end
oh but you lied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