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6, 2008

草稿

這是最近要參加一個比賽的草稿,因為時間緊迫,感覺起來還真的要加緊腳步一點。原本是想要直接畫出來之後就可以定稿,但是發現手感很差勁,所以乾脆先隨意的把一些形狀和色彩先隨意的定義一下,之後用修改的方式慢慢修正,速度應該也可以加快趕上應有的進度。

對了,回應給小魚的問題...我上星期坐公車的時候有注意到,我們這邊的公車,是整個像是前輪的懸吊整個放鬆的感覺,就等於是整台公車前腳跪下的那樣子,來讓階梯距離人行道更為接近。另外如果有輪椅或者行動不便者的話,那就會有踏板自動伸出車底之外的樣子(不過這好像是BC省的公車才有?)....大概是這個樣子。

其實這兩天有點故意不要把自己逼的太緊,卻造成一些東西的進度不是很順。上星期因為週末太拼,所以發現接著的整個星期都在一種無限疲勞的狀態.....不過這個週末好像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要休息沒休息到,要做事也沒有做到事情。

(總之,生活步調還是需要調整的更好一點才是,說完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y 24, 2008

所謂能感動人的演唱會

這篇文章是先寫起來放的。為什麼要先寫起來放,原因就是最近很少有整塊的時間,可以讓我從頭從收集圖片到組織文章架構,來寫一篇網誌。所以有什麼感覺就要趕快下鍵盤來寫一下呀。

那所以我幹嘛這麼想要寫東西?因為剛剛在看m-flo的演唱會檔案,因為之前硬碟壞了,所以最近氣到又去網路上找了一堆m-flo來看。結果這次,剛好分享這個影片的人多,所以一下子就抓完了.....可怕的還在後頭...那就是,太好看了...

附上Boa在演唱會和m-flo的合照。我承認我是花痴。看了這場演唱會,真的是擊垮了眾多所謂大牌一線的明星的演唱會了...現在這是一個"多"媒體的時代,音樂之所以可以單獨存在,那是因為其他感官的能力被壓抑下,剩下局部觀感所擠壓而成,所以認為音樂好聽的時候,往往是聆聽者在環境也能配合下完成的(同時包括正項和負項)。所以既然我說,純聲音的音樂,是被壓力的狀況,那完整的樣子是什麼樣子呢?其實不用多說,就是五感娛樂:聲音,影像,身體感知,情緒以及其他。(好爛的說法)

我最無法接受的演唱會,就是舞台的設計是為了設計舞台而設計,音效的安排還有現場樂團或者播放現有音效的配合上完全沒有琢磨,單憑演唱者的魅力和服裝(什麼鬼服裝?!),然後利用所謂現場演唱的最原始的感動,就把觀眾當作傻子一樣滿足的走出場地,還說很棒。

舞台的設計如果不是經由全場氣氛當作唯一個重點來考量,那寧可不要。演唱會宗旨是營造最棒的全場娛樂經驗,可以利用的素材包括舞台,現有音效,現場演奏,服裝,燈光,空氣,香味等等,當然現場出現的人物和樂手,也是可以精心安排的元素。如果在這個時代,還在以為用躺在地上唱歌,或者在台上露個屁股或者胸部,還是從地下升起的歌手,還是出現昂貴跑車抑或換個十幾套高級打歌服,就叫做有誠意的演唱會,那會不會太把觀眾當白癡了!??!(很可惜,觀眾即使被當了白癡還是會很感動)

以上闡述,要排除掉所謂小酒館,或者小型地下演唱會那種近距離的原音感受。我到現在還是清楚的記得那幾次在pub裡面那種純粹。不過,如果用了最大的場地,吸引了最多的觀眾,花了全國歌手都沒法子想像的經費的演唱會還想單純用噱頭,話題來虛應故事,減少開銷來增加收益,那真的就是黑心歌手了。(台灣到底還有多少真心在出唱片,真心在辦演唱會的人呢?千萬不要再把沒錢當作不注重整體感受品質缺乏的藉口了。)

既然我開頭已經說了,我是因為看了好的範例才有這種有感而發,那可見有對照組。我的建議是,各位自己心中應該有自己的負面對照組,但是正面的範例,請管他盜版還是正版的,一定要欣賞才是。如果是有機會買到正版DVD的朋友,千萬下手就別遲疑了,鐵定值得收藏哪!!運鏡剪接和混音的處理都絕對滿分!

另外,2007在Yokohama的演唱會,總共邀請到的嘉賓有Alex(CLAZZIQUAI PROJECT), 安室奈美恵, BoA, BONNIE PINK, Chan, Chara, Diggy-MO', DOPING PANDA, DOUBLE, Emyli, 日之内エミ, 加藤ミリヤ, LISA, melody., MONDAY満ちる, MONKEY MAJIK, Ryohei, YOSHIKA等人,光謝幕的陣容就相當的驚人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May 18, 2008

感恩

雖然和前一篇的反差大了點,但是因為之前好像沒有跟大家分享過這段影片,所以還是硬著頭皮弄在這。我不認識,這個紀念音樂會所要紀念的這個人。但是我卻可以感受到,滿場的親朋好友們,對這個人深深地思念。當兩個主持人緩緩的說著這首歌的緣由和背景的時候,那樣子踏實的溫暖感覺,是何等的穩穩的存在。

王若琳唱著這首歌的時候,被紀念的這位先生的太太,想當然爾,怎麼可能忍受的住眼淚。人的一輩子,能這樣被懷念珍惜和尊敬,也夠了。人和人之間,互相尊重互相珍惜,善待周遭所有的人,了解和關心這個世界的樣子...常常有人說,做好人有比較好嗎?只會被欺負被吃定,那為何不厚黑,該自己的永遠都少不了,這樣不是更好嗎?

當人即將離開人世之前,要怎麼,才能抱著淺淺的微笑,一點一點感受到自己知覺的逝去,進而進入一種綿遠的寧靜...

最近天災人禍依然繼續在這個世界上發生著,活著也許可以多采多姿,也許可以珍惜更多,擁有更多,但是如果活著是醜陋的模樣苟延殘喘著,那也不必。除了在這裡對四川和緬甸的人民,希望可以rest in peace之外,希望我也能夠用我一點點的付出,來幫助一丁點的事情。

在悲傷的事件後面,有更多醜陋的事情存在著也是不爭的事實,如果人活著如果只是為了自己是不是活著,是不是該自己的錢財利益有沒有少,沒辦法接受自己只不過是天地之間的一個生命體。對整體的社會環境的巡迴之下,還是有變得不是那麼重要的一天,在真的走到那一步的時候,是不是能豁然的去作些該自己立場所該做的事情,就是離去之前最後人生的註腳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不得不貼呀!

演唱會!!我要!!say Bo-A!!喔耶!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要運動

因為常常有人提醒要運動,所以今天我跑去打保齡球。成績如下:
第一局,84分,1個strike
(果然幾年沒打,開春一炮爛。)

第二局,135分 2個strike
(開始有點感覺,找到今天適合的進球點。)

第三局,161分 3個strike
(整間大家都很歡樂,我這樣普通的分數反而奇怪。再次驗證外國人打保齡球整個很隨性...)

第四局 ,135分 1個strike
(算是有保持到,雖然有幾球很誇張的,但是開始解球解的到,算是好事情一樁。)

第五局 155分 4個strike
(火力全開,隔壁有個阿白在把韓國妹,結果韓國妹沒有打過保齡球,阿白整個亂教,自己姿勢也很怪,結果我這裡一直解到全倒的,不知道他們作何感想。)

第六局 89分 1個strike
(好景不常,體力不技,居然第六局開始有點手軟。)

第七局 132分 1個strike
(開始輕鬆打,打點可以打成這樣,其實我夠了。)

第八局 108分 0個strike
(開始被櫃台釘上,因為我好像隨時會癱瘓在地上,讓我想到黃金保齡球最後的劇情,單挑保齡球挑到倒地為止。但是我打完這局剛好兩小時,閃了。)

這家店有意思的地方,是他是用小時算錢的(也就是一個小時多少錢,不計局數,根本就是KTV...)。所以從照片上可以看出當時是快要晚上八點,我在兩個小時之內一直不間斷的打球(因為休息的話就浪費錢了。)原本想要打十局,但是看數字就知道,八局我的手已經不行了...那就謝謝各位觀眾了。真是爛透了。


這是回家路上的一個路邊唱歌的老少女。唱得很不錯。真的...風很大,很累,地鐵很遠,莫名帶著電腦跑很重,真的太XX了,這世界一定要這樣稿我就是了...邊回家邊咒罵著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y 17, 2008

今晚

當不知道去哪裡的時候,街角的小吃店或者便利商店,也許就成了唯一的依歸吧?一個也許連座位都沒有的地方,就這樣收容著自己。

為甚麼連住的地方,都沒辦法讓自己安心呢。在外頭拼命的趕路回家(家?),真的回來了又待不住的想要離開。

出了門走了兩步,不想走了。回了頭,卻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我家(家?)住在多倫多的北約克,街角...我家(家?)就在街角。

唯一的街角已經被佔據,那我能去哪。





於是,我打開了曾經吞去我珍藏的電影和音樂的傢伙,藍莓夜成了今晚的去處。王家衛太急著求表現,忘了屬於東方的留白,當手頭上拿了一堆好牌,腦袋之中想著要打哪個組合,結果卻落到,一輩子可能都不會記得,這個幸運的夜晚。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May 16, 2008

strugglly staring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從my receive files找回憶

你的「已接收檔案」資料夾中,到底有多少檔案?有多少mp3連聽都沒有聽,在聽朋友說「這首歌超棒」之後,就一直放在那個神秘的資料夾當中?有多少照片,在接收之後就看過一次就沒有再去看他們?如果,你的電腦一直沒有重灌,這個資料夾就會變得像是隨機收藏的回憶盒子一樣,把自己的生活一點一點的留了起來。(我到底想要說什麼...)

首先,回憶資料夾第一張被翻出來的是...初步估計這張照片的拍攝時間是在大二的時候,也就是八年前...照片的來源我猜應該是照片中最右邊的宛怡吧?其實我也不太記得,總之它就這麼存在著。地點是在台南成大中間的大學路,不管是社團還是機關團體都喜歡拿張桌子擺一整天的勝利校區前面的人行道上。「為甚麼連捐血都可以辦活動呢...?」我今天下班翻出這張照片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問題。人物介紹:(左起)彥安,我,老闆,宛怡。

第二張照片,是這張。拍攝地點:台北世貿。拍攝時間:快要退伍前大概兩三個月左右吧。事情始末:那時候因為把當兵徹底的當作自己的全部,所以整個就很自在的跟部隊的朋友約去世貿看資訊展,除了看能有什麼促銷的東西可以買之外,一堆男生去這種地方也是為了人擠人和看妹吧。照片來源應該是同行的徐中尉(現在不知道還在當上尉還是已經是少校了?)照片人物:(右起)葉參,我,鳥恩,還有只有後腦杓的彭建。附註:這次去資訊展,後來有張現場展場妹和大家的合照,被擺在廠部辦公室的玻璃墊下面...督導的時候還要特別收起來。

第三張是這張,因為周里昂先生跟我要以前很瘦和光頭的照片,所以特別注意到的一張。拍攝地點:某個KTV,不知道是錢櫃還是好樂迪(好樂迪可能性居高,因為學校旁邊十分鐘不到就一家)。拍攝時間:大學某時候(因為一個星期可以去到五六次,要真的記得是什麼時候,真的很困難。)至於到底是誰傳給我的我也不太記得了...又是一張告訴大家,我不是從以前就這麼胖的證據而已...

大概就這樣了,結論?等一年之後再看看我這個資料夾裡面有些什麼鬼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May 11, 2008

老照片重發

今年春天,本人自以為找到工作,所以跑回溫哥華納涼。同時,因為父母親有要事前來溫市,所以我們就這樣意外的家庭聚會起來。這幾張照片就是在所謂的「要事」搞定之後,我們一行人前往溫市市區的越南河粉吃中餐的街景。就誠如大家所知,所謂的中國城洩出來的東方味道,有時候反而比真正的東西在地還要來的強烈。

看著這些景象,都會想到我到底是因為「喜歡復古風格」?還是因為對家鄉的懷念?還是因為只是想要譁眾取寵?記得大學最後一年的時候,一直很嚮往去香港工作(最近發生變態殺人事件,沒錯。),就是覺得住在這樣招牌,不是挺乾淨,有點吵雜的地方,還滿「符合我的調調」的。(記得剛來多倫多的時候也覺得這裡的「不那麼乾淨」讓我比較自在。)

小時候常常跟著媽媽在龍泉市場裡面穿梭,所以對這些小時候一直凝視著的東西都特別有感覺?(到底人為甚麼會對特定的東西有特別的感覺哩?是因為跟隨潮流?還是因為記憶?還是只是基因?)

以前出國玩樂,看到華人臉孔或者聽到台灣口音,常常都會覺得很溫馨。但是現在這樣的感覺不見了,反而在地鐵上面聽到旁邊的人說著道地台灣口音,會有一種彆扭,不自在。遇到台灣旅行團用台語互相對話,甚至會有種想要閃遠一點的感覺?

我知道這張讓人不是很舒服,將就點看吧。其實中國城給人的感覺就是「直接」到不行:招牌直接寫出真實店裡面會賣得東西,賣肉就直接擺個血淋淋的在門口,有多少存貨就一定全都上架子給人看...

用張內鍊的照片當作收尾吧。

好的相機是為了後製的省工?現在比較少去處理照片,更相信直覺,即使是爛機器或者是爛照片。一堆人拿著數位單眼,一堆人拍這樣的風格中國城...拍到爛的主題,到底從自己的機器和食指下出來的東西,算是「什麼東西」。不算什麼...自己手中出來的就是真實,至少從指尖感受到快門按鈕和鏡頭之間的連動。去除掉這部份,也許真的不算什麼,但是這部份卻是不可去除了...

「又在碎碎念這些....」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y 10, 2008

最近上班近況。

今天下班的時候,看了一下自己手機的日曆,很驚訝的發現怎麼會顯示5/9星期五?我什麼時後手基時間日期跑掉了?(心裡面還咒罵了一下,因為之前一直在想明天沒有ok的襯衫要怎麼辦。)結果一路上我就一直在找哪裡有人會自己告訴我今天星期幾,一直到我的座位旁邊有一份今天的報紙:民國九十七年五月九日,才發現自己根本記錯,以為今天是星期四。

好,一邊看網路轉播洋基隊被老虎打爆,一邊來記載一下我這兩個星期以來,我到底是怎麼過的好了。

6:30am,手機開始鬧鐘響起來。
(通常都會被按掉,或者去尿尿)

7:00am,開始刷牙洗臉準備出門。
(頭髮剪短,所以都會亂翹,真的很麻煩。)

7:30am,一定要準時出門,搭:40往南的地鐵。
(如果8:05那班沒有搭到,那就上班遲到了。)

7:45am,到York Mill,買Go Bus往Malton的車票。
(很貴,一趟過去要4塊二)

8:05am,搭上Go Bus。
(已經很習慣固定會搭這班巴士的人了,
只是有些人固定星期五不會出現,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8:55am,到了Derry和Airport的交叉口。
(通常只有我一個人下車。)

9:15am,轉搭到Missisauga transit的42號公車。
(時間其實卡很緊,9:00那班幾乎和go bus同時到路口,要一下車就要一直跑一直跑,才能順利搭到。就像是從台北車站北一女前面紅綠燈待轉,一綠燈一定要一直油門扭到底,不然沒辦法一路過去到中正紀念堂。)

9:25am,到了Derry和Tomken的交叉口。
(這裡有個麥當勞,固定都會買個melt cinamon加上一杯中杯的咖啡。好整以暇的吃早餐,都沒人,因為大家都是九點或者九點半上班,而我是十點。)

9:50am,進去公司。
(那個在工業區的家具進口商附設輸出店,同事去掉老闆,小老闆,老闆娘之外,只有我和另外兩個職員,除了我之外其他都是印度人,噗。)

小記:從出門到進去公司,平均要花到兩個小時半。隨文章附上今天早上在公司門口留影一張。
10:00am~1:00pm,把昨天的事情解決掉,同時會另外多兩件當天就要處理完的事情。(小老闆每次交代事情下來,都會固定說"這個不用花太多時間,最多兩小時就好了...")

1:00pm~1:15pm,走去隔壁的餐廳吃salad sandwiched。
(附近公司行號的上班族也好像都會來這裡吃,但是人始終不多,我也不知道為甚麼,老闆娘一直都不是聽的很懂我的英文,每次都「蛤~」半天。)

1:15pm~5:00pm,被交付比較大的工作,或者有什麼臨時進來的案子。

5:15pm~7:30pm,正式出門,開始奔跑,追公車並且再花兩個小時到家。(首先要先跑個十分鐘搭到公車,然後在GO Bus的站牌等二十多分鐘,如果搭下一班公車的話,那Go bus岌岌可危可能搭不到。)

大概就是這樣子上班的流程吧。回到家中東摸西摸,加上我的notebook一直灌不進去vista 64,到後來就乾脆整台重灌,徹底移除當初灌失敗留下的痕跡,期待真的可以成功開始灌solidworks。

00:30am正式上床睡覺。
小記,平均有五個小時是自己的時間(睡覺不在計算範圍內。)

這個工作大致上是在一家工業區裡面的輸出店作平面設計師,小老闆因為是老闆的兒子,所以老闆的客戶或者朋友都會來找小老闆作一些輸出品,可能因為也是這樣,價錢也是物美「價廉」(所以每次都會被交代不用花太多時間作一個case,常常有那種中午單子進來,下班之前就要拿到實品的宣傳單或者小卡片等等。)

嗯,至於工業設計師的事情,等之後再說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May 03, 2008

又是一個"最近文"

記得那天下飛機,我幾乎是帶著快要哭的表情,看著這張照片的景色...弄不清楚飛機到底有多接近地面,弄不清楚這樣的光點到底是房子還是路燈...我只是一味的發愣著,等待著迎接自己的多倫多...









急急忙忙回來多倫多的原因,是因為原本住的地方,房東準備要搬回來住,所以希望我們另外找地方落腳...這樣的狀況,其實讓之前被捨棄的求職經驗的我,有點想要就趁這次的機會,就這麼離開多倫多好了...當初滿腔熱血的來到這個加拿大工商業最發達的大城市,習慣這裡的生活開始,到開始不自量力的開始上起課來,一直到結束課程...不知不覺也在這裡待了快要兩年了(所以我寫這些跟我這張照片到底有啥關係?)關係就是,我找到工作了,工作的地方附近就都是這個樣子的風景...(工業區?對...幾乎就是,嚴格來說,是機場旁的工業區...)

於是,因為剛好在找房子的關係,又遇到找到工作這樣的事情,所以乾脆就找個近一點的地方住好了...因為現在住的地方,通車過去需要整整兩個小時...不過幸好早上十點才上班,不然我不到六點就要出門了...所以順水推舟,乾脆就離開在多倫多北邊的北約克,努力尋找多倫多西邊的密西沙加的房子了...有時候我在想,死命不去念設計碩士這個決定到底是對還是不對...我到多倫多來到底是對還是不對...我這麼專心(雖然沒啥成果)的念設計管理到底是對還是不對...其實管他的,你說對不對...

其實我本來就對一直往上鑽的人生不太感興趣,與其每天都認真打拼,真心的想要的,反而是到處晃蕩...這麼努力追求些甚麼的人,真的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追求這些嗎?如果沒有為什麼,那獲得了沒有為什麼的金錢和地位,又是算甚麼呢?

套句別人形容我的一句話:"只有不需要擔心XX的人才會想這些...."

反正日子還在繼續,要怎樣想都隨便吧...該去哪就去哪,去了哪就去做事...人生不就這樣?噗...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