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8, 2008

關於許久不見的電影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開始對歐洲片子感到反感。反感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太過於沈重,可能是因為太做作?電影作品就像是音樂或者藝人一樣,常常會因為自然而被喜歡,但同時也因為自然而顯得粗糙,其實就是同樣一種風格和作法,看的人不一樣就會有不一樣的感受和評價。所以當新浪潮導演想出了導演論,也同樣有人遵照著要拍給觀眾看想看的電影。

而我只是處在末端,像是逛街一樣的去選擇想和不想而已。

最近生活品質不好,會打開硬碟中的那個檔案也是因為巧合。很無聊的片名,很無聊的檔案小icon(好個都是抓電影看的後遺症,一點讓人想看片子的慾望都沒有。)

這傢伙雖然平常好像很風流,根本把演藝生活當作亂搞的理由,可能很多人都不把這傢伙當作一回事吧?不過其實我個人還滿欣賞他的,看完這部片子我更這麼覺得。看完這部片子讓我想到大六那年看的一部片子叫做「愛情不用翻譯」,好聽的音樂,流暢的輕鬆,不需要太緊張卻有強度的劇情,有點刻意但是又不會太誇張的電影符號的展現...

到底是什麼,讓自己看電影的勇氣減少了?是因為已經進入了常見的劇情當中,已經無法忍受導演就這樣大辣辣的用影像對自己作評判?還是真的對現實生活的軟弱,只想要看可以給自己打氣的片子?(像是王牌大間諜)

其實都還記得當初看電影的那種「瞳孔放大無止盡的吸收」的那種爽度,那種對極限劇情的驚訝和狂笑的瘋狂。也還記得,自己凝視著一動也不動的畫面,那種理所當然的枯燥和乏味,在當時看起來,就像是凝視著一幅畫一樣,即使自己知道那只不過是個一動也不動的東西,卻知道自己心裡面有種感覺,是跳脫出「有趣不有趣,好看不好看」之外的思考。




片名In Bruges,中文翻譯翻成殺手沒有假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