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3, 2008

最近的電影歲歲念

這個星期有兩件大事情,一件是「職棒簽賭」,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終於看了「海角七號」。簽賭的事情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的(當然海角七號也不是),不過因為剛看完,真的不想把自己又放到那個生氣和難過的氛圍當中。接著,就要開始張廖元瑜的電影歲歲念了。(不喜者勿入)



拖了很久才看的片子。其實自己一直都告訴自己要準備好才能看,因為期待很深的片子,如果沒有適當的環境,沒有適當的精神,要用隨便的態度去看,真的是太浪費了。

有時候真的會想,台灣到底哪裡吸引人,哪裡這麼讓人想要回去。每次看台灣電影的時候,就會深深地知道,有些音樂的氛圍真的是專屬於台灣這塊土地,不是那麼整齊的草皮,沒有像公園那樣的公共環境,但是總是有個角落,有個畫面,是這麼適合用像海角七號在某些橋段那樣淡淡的配樂。隨著固定頻率的引擎聲,穿過小巷,穿過剛茂盛起來的稻田,一片諾大的海洋在眼前出現... 即使沒有阿公阿嬤的愛情故事,沒有海邊的演唱會,還是一樣那麼的動人。這不是專屬於某部電影,而是屬於這塊土地和這土地上的人們。而導演和配樂者將這樣的嗅覺,細心的縫織成作品。

這部片子打從開拍之時,其實我就很期待了,其實也不為了什麼,大概就是演員的組成吧!裡面有糯米團的馬念先!還有夾子的小應!(以上屬於超搞笑樂團主唱)還有林曉培和范逸臣(以上屬於很適合現場演唱的歌手)....當初知道他們要一起拍電影的時候,而且又是樂團電影,我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其實樂團電影真的命中率還滿高的,我現在腦中浮現出來的,就有兩部日本電影:「黃泉路」還有「搖擺女孩」。樂團電影的電影總是能夠讓我感動萬分呀!哇哈!

另外一個點,就是我對男主角爸爸的角色還滿認同的。一個地方,一個城市,一個國家,其實很多地方都是需要政府或者團體組之給予機會,舞台,才能夠讓在地的人有機會有所發揮。裡面他說了很多台灣一直以來有很多人在推動的一些想法「這麼漂亮的海,為甚麼鄉民們卻看不到....」「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想要把這個地方剷平,然後重新建設讓年輕人都回來...」「你們這些外地人在這裡蓋了旅館賺錢,我們自己的年輕人卻得跑道外地去工作...」等等,其實都反映出了很多台灣鄉鎮的現況,其實很多地方都有在做這樣的規劃和思考(其中當然包括赫赫有名我家玄斌的故鄉美濃)。能在這麼重要的台灣電影裡面看見這麼大比例的部份在傳達這個想法,真的還滿感動的。

其實很開心導演還在裡面放了很多有意思的鏡頭,像是利用自然的建築物來造成畫面分割,產生了劇場的效果,或者小應把三個小朋友交給賣香腸的照顧,後來的鏡頭還讓他們三個像是背景一樣的出現,增加前後的連貫和像是圖畫的深度。(電影和電視劇的差異,就在於這樣的小細節是不是可以更有耐心得來處理,而不是一直著重在進行劇本,或給主角去作肢體上的表現。)


以下內容,歲歲念程度加倍,不喜勿入。


這部電影另外一個話題,就是大家總是會把這部片子當作台灣電影的復興,聽到這樣的說法其實我當然會很開心,當然...一方面又有點失落吧。百味雜陳!?應該是這種感覺吧...一部賣座的電影往往需要很多元素的搭配之下才能構成的,先排除掉外在的行銷的部份,電影本身的節奏和演員的收集還有快慢的掉性以及主題的設定上,往往都是有跡可循的。(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相同的綜藝節目或者相同的好萊塢電影一直一直出現。)可惜的是,台灣電影自從當初被洋片打到谷底之後的一蹶不振,讓資金和社會大眾的目光始終都無法有良性的環境。於是能在電影界撐住的,往往都是意志力過人的怪咖導演。真正對電影有理想性的導演,因為從資金到製作幾乎都是獨立完成,所以堅持自己理想的鬥志又格外高昂。所以,到底有多久的時間,台灣電影變成小眾,變成大家口中的「看不懂」,「很無聊」甚至「什麼鬼」?在這段不算短的日子裡,我並不是為了要成為大家口中的「自以為很懂」或者「文藝青年」而去看台灣電影。(因為我真的不是啥文質彬彬的文藝青年呀~)而是真的好看呀...自己覺得好看的東西,有時候並不需要獲得大家認同才可以這麼認為的不是嗎?就算每次都要跑去奇怪的地方才能看得到國片(像是總統,光點還是長春等等),那也變成一種像是「找到只有自己才知道神奇角落」的趣味。

不過到底這樣的狀況要多久?「海角七號」絕對不是所謂的「復興」台灣電影,而是讓大家知道,台灣電影也是可以pop,也是可以變成家家戶戶茶餘飯後的有趣的話題。如果用「復興」這個字眼,是不是就是代表之前毫無票房可言的台灣電影就是一無是處?在海角七號話題焚燒一個月之後也出現了有人對海角七號的負面評價,我相信這大概是因為輿論因這部片子,勾起了對過去台灣電影的攻訐,造成許多喜歡過去台灣電影的「小眾」或者電影從業人員許多情感上得傷害。

這種「喜歡」和「不喜歡」,「大眾」還是「小眾」的差異,其實簡化一點就是「大家各自喜歡各自的,不需要去質疑其他人的喜好」。不過在電影本身有很多很絕對性的好或壞,卻不是單單一個「感受」,可以通盤來作評斷的。但是台灣的導演常常忘記一件事情,我所謂的「絕對性的好壞」,是包括「是不是可以大家都喜歡自己的片子」。如果打從一開始就定義自己的片子是拍來實現自己的理想性藝術的,那就不用去在意是不是曲高和寡(畢竟有些人的胃口是需要這樣的片子才能餵飽); 但是如果想要拍所謂大家口中的「好片」,那就需要動點腦筋才能達到了,因為要去做到「賣座」,並不是流俗的事情,而是一種專門的能力,值得去追求的能力。

暫時歲歲念完了。謝謝大家。

7 comments:

Yi-Chen said...

好文!
不過 話說你去哪裡看呢? 下載嗎?

還有 張料不是憂鬱文藝青年
但是是壯壯知青!

Yi-Chen said...

對了 伍迪老先生的新片最近好像上了
有我最愛的scarlett johansson (羞~~)

blue said...

哇賽..哇...

Hovex CL said...

伍迪先生的片子嗎
上次的塔羅牌情人我在飛機上看一半
就忘記找機會把他看完了

這個伍迪
好久不見了....

哪裡可以去弄一個類似的眼鏡

chin-yu said...

認同...pop真的是一門專業的藝術

leon said...

我也愛 scarlett johansson !!!!!!!!!!!

Hovex CL said...

芝加哥藝術碩士說的話一點都沒錯
周李昂說的也沒錯

喔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