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08

我的眼鏡 和人生



人生未來的路應該要怎麼走,其實不管是誰,不管多有成就,不管感情生活多穩定。。。只要想到未來,難免還是會因為一些取決而或多或少的不是那麼確定而焦慮著,即使已經選擇了某條路,也會偷偷地在心裡淺淺的想著不一樣的未來。。。


最近弄一一副新眼鏡。倒也不是想要換眼鏡還是騷包之類的,只是因為之前那副已經斷過一次,被我用快乾黏起來,因為擔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再支離破碎一次,讓我一定要當瞎子摸著馬路去上班,所以就偷偷去配了一副備用的眼鏡。在國外配眼鏡不比台灣有挑過的鏡框加上鏡片可能只需要兩千三千,這次弄下來光鏡片就花了我八十塊錢加幣,更不用說鏡框了(雖然是raybon的,但是價錢倒是出乎意料的低)。




(這裡就可以回味一下我原本的眼鏡長啥樣)

其實也不是沒有想過「如果就這樣在輸出店當設計師待下去」這樣的想法,不過不論是「和原來計畫本來就不一樣」,或者是「最近身旁人對我這個工作的看法」都是互相衝突的,雖然其實我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執行原本就安排好的事情而已」。

老闆是個老實人,真性情,是個很聰明的印度人(雖然我在辦公室八小時的時間內,他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和他在印度的老婆聊天傻笑。)(其實還真難想像我來之前他到底是怎麼做生意的。)雖然說因為老闆好的緣故所以讓每天去上班都很能夠很自然的去處理自己該做的事情(就像原本就該做的事情一樣),但是有「某個東西」卻靜悄悄的在我身上消失了。一個小時完成設計,把影像檔寄給客戶確認,之後輸出,裁切,綁好橡皮筋(或者裝到盒子裡),加上其他哩哩雜雜的少量輸出會牽扯到的東西(因為本公司是數位輸出,所以不會牽扯到分色之類的事情,打版啥的我也都不懂),效率和品質反而變成工作的重點。

不過那「某個東西」靜靜的消失這件事情,讓我不得不去正面思考明年離職的計畫這件事情。



所以囉...我換了眼鏡,開始計畫下一步,然後繼續等公車....沒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彩虹照片又一張

你有看過這麼短一個彩虹嗎?

許久沒有在這裡出沒,除了因為工作「穩定的很不穩定」還有Summer來多倫多,然後爸媽來溫哥華,還有去辦美國簽證等等事情...好,我光寫到這裡就有一點暈頭了...我的小腦袋又要卡住了(大頭裡面的小腦袋...sigh)

所以各位請見諒,因為日子真的「簡單的很複雜」,所以我還沒有能力可以一下子運轉自己的腦袋起來。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