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7, 2008

這是我離開多倫多之前,多倫多的樣子。最近Summer跟我說,在他上班的地方有個新來的泰國女生,看到下雪就很興奮,還會嫌雪太小...不過這樣的狀況在溫哥華地區的一個星期之後,就好像沒有這麼美好了。因為雪的關係,所以機場封閉,因為雪,所以不管去哪裡都會多個半小時,因為雪,原本好好的路就會出車禍...所以就像非洲人好想要下雨,但是台北人卻對下雨很感冒一樣(結果就真的感冒了)


拿我們這邊當例子好了。Mississauga對多倫多的人來說,以前比較接近工業區,這幾年也漸漸聚集了不少居民,變成一個滿熱門的移民寄居地點,平常大部分都是外來人口出現。

因為是工業區的關係,像我上班的地方只有上班時間會有人湮,下班之後就整個荒郊野外。(有個人在我等公車的時候問我,哪裡可以買煙,我跟他說,往前走大概半小時也許有可能有...不然就要走一小時才能有grocery store了,他聽到就當作沒問了。)於是,這種地方下起雪來就真的會死人了。畢竟不是商業區或者住宅區,所以除雪都只除車道,像我這種公車族就只能每天踩著三四十公分的積雪踏雪尋梅了。

於是,某天下過大雪的下班時間,你就會發現整個Mississauga的人都在打仗。我到那天才發現,這裡的人雞絲這麼多。以前就頂多看到人用手產雪,很少數的人才會出動大型機具來除雪。所以在我一路跳來跳去的在雪推中穿梭之外,旁邊還有大的除雪車,小的人行道除雪車,家用的車庫走道除雪機,還有手動的推雪鏟子,還有最簡單的鏟子等等...多倫多人面對雪的能力已經到了專業的地步了。不過,就像打仗一樣,你不出手,那就會被人打死...




我噴我噴我噴噴噴。所以說如果在路邊看到一座山,請注意,不是積雪積成一座山,而是除雪的把雪噴成,或者堆成一座山。







所以如果在冬天的時候要去下雪的城市的話,如果沒有經驗的話,女生請盡量穿靴子,男生沒有長靴子至少也穿個高統的。不然在像左邊這張照片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你的鞋子像是用臉盆裝了雪然後融化一樣,很莫名的就濕的不像話...(然後有車子開的話就還好啦,這種風雪和蹣跚是屬於我們這種人的...)請想像你走在人行道上面,眼前都是踩下去到膝蓋的積雪,那是要繼續往前走?還是直接走車子走的車道?人生的大抉擇....(好爛)



這是比較正常的鏟雪畫面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公告

離家去,請各位靜待回音。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December 19, 2008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最近的電影[slumdog millionaire] & [twilight]

因為好像除了發牢騷之外,這裡好像不能帶給大家什麼正面的幫助和意義,所以我就來提供一點最近看過電影的訊息好了。

上星期(?),因為朋友的推薦的緣故,在去downtown東晃西晃的時候,摸去電影院看了這部「乍看之下的印度片」。(因為我到現在的前一秒鐘,還是認為這是一部純種印度片,想說有沒有一個跟以前印度片的印象太不一樣...噗。)結果我剛剛利用網路查了一下這部片子的背景...(老天!)居然是鼎鼎大名的Danny Boyle的片子!(這傢伙是英國人...就是猜火車,海灘,28天後等片的導演。)結論就是,這是「英國人拍的印度人片」。歐美的導演全部都用印度演員,而且裡面也是以印度話為主,甚至連英文字幕也是大量使用,那(見鬼的才猜得出來這是白人拍的吧?)


請各位放心,我是不會放雷的,所以請各位安心看下去。我剛剛查了一下台灣的上映時間,大概要等到2009/03/13,所以請各位到時候務必去看看。這部片子除了中亞片子那種純樸的元素,還有真誠的人與人的相處,還有小朋友跑來跑去,還有愛情,還有追逐,還有黑幫,還有親情,還有小朋友的愛戀,還有年輕人的愛戀,還有錢,還有警察,還有反悔,還有...總之,「這是一部什麼都有,絕對會讓你看了飽飽的出電影院的片子!」。

但是你一定會問:「看的飽,和好看應該還是不一樣吧?」這問題很好,沒錯,因為太多好萊塢的片子就是「自以為餵飽了觀眾」但是卻讓客人象一直在吃燒烤吃到膩了一樣,會吐會厭。但是丹尼導演可不是來路不名只是為拍片而拍片的導演呀!追逐場景的角度和節奏以及剪接幾乎都渾然天成的毫不冷場,場景的味道和定義都是味道恰到好處,角色的扮相也都毫無挑剔可言!

那...為甚麼我不直接說「這部片子超棒的!」?因為象這樣的「大片」(沒錯,真的是大片等級的片子喔...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小製作冷門的外語片。)本來就不是我的主食...不過這部片子的完成度絕對性的「超高」,特別在最後還不免俗的「印度」了一下!(知所門路的想必知道我在說啥)



接著,就來讓我大驚失色的twilight。

這部片子是昨天看的,因為友朋有的朋友鼓吹大家說「好看好看很好看喔!」,所以大家就衝了。進去電影院的時候跟大家說說笑笑的時候還沒注意到身旁進進出出的怎麼都是少年少女(這麼明顯的危險怎麼沒有意識!?)還跟朋友說:「誰管他們...」。當然,這樣的事情是不會蒙蔽你太久的。因為...你的身體會反應出該有的反應的。



現在這部片子台灣已經上映了,相信已經有些人已經看過了吧?我先說說我得到的訊息和對海報的印象吧「海報弄的還不錯呀...看男主角那樣的扮相,讓我想到湯姆克魯斯的夜訪吸血鬼呀...嗯...說很淒美的吸血鬼和人的相戀的故事,雖然是愛情片...應該還滿值得看看的吧?」

結果!未免太純情了吧!!太酷了!雖然把山林的的場景都拍的很好,而且吸血鬼們出來的時候可是滿場少女尖叫呀!(好啦...我承認真的很有神秘的帥勁,男主角就是在最新哈利波特裡面演在比賽的時候掛在水裡的正派男同學,結果哈利很難過的那個...)當然不只是男主角,男主角的吸血鬼家人們的扮相真的是...X$%&@(以上是正面的形容詞)。

如果各位稍微有接觸過北美洲的high school片的話,這大概就是高中生片裡面的吸血鬼愛情片,請觀影前詳加思量,還能接受純愛的人請再入場觀賞,謝謝。(除了動作特效稍微生硬之外,場景的氛圍和化妝還有娛樂性其實都還算不錯,只是...you know~)

就這樣,希望各位看電影愉快。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December 14, 2008

距離耶誕還有十天



最近發現,自己對「合集」或者「電視電影原聲帶」的耐心比較夠。一張個人專輯,自己聽到一半都會想「這些歌,這樣湊成十首的原因到底是為了什麼?」

用發牢騷的口吻來說的話,就會出現以下的句子:「收了十首各自聽起來好像還不錯的歌這樣發行,但是卻沒有一個適當讓聽者可以想像的空間,或者著力的點的話,那就鐵定讓人聽了整張也好像沒有聽過一樣了。」

所以說,電影原聲帶的「原來就有畫面的氛圍和有故事性以及情緒的音樂順序」,和電視原聲帶「像是廣播節目一樣,精準抓到播歌順序性來營造故事美感」,似乎就比所謂的個人專輯多了分感染力了。



不過抽出來想一下,我現在正在用kkbox聽的Jazz & Bossa- Ron Carter,有符合上面這種論點嗎?好像也沒有...不過!這樣的爵士專輯「很容易讓人想像自己在小爵士酒吧很近距離的聆聽的環境感受,各種樂器產生的音樂表情的豐富,也讓演出者像是自己的好朋友一樣的親近著。」


最近聽專輯有感。(偏負面)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December 05, 2008

柚子又一發 - 在沒力的這個星期

沒力了一個星期,也弄不清楚到底是哪個筋不對,下班之後就覺得今天似乎可以作些事情。(其實今天上班也沒有順利到哪裡去,雖然解決了一個copy高級卡片的設計工作,但是另外一個設計文件夾的工作卻被打槍,被要求要簡單再簡單...結果居然剩下白底黑字...真不知道客戶在想什麼,乾脆拿麥克比自己畫一下就好了嘛...)

好,以上是牢騷題外話。

其實之前不知道在幹麼,朋友交代的東西沒有多提醒幾次我還真的忘記了。今天既然咖啡多喝了給杯(除了在公車上很想上廁所之外,也讓晚上好像比較有精神一點,麥當勞咖啡....猛!),那就把欠朋友的工作完成一下,畢竟有句諺語說:「欠作品不要欠過耶誕」,是再貼切不過的了。


其實目標只是「增加柚子的表情」,聽到這個目標的時候,其實腦袋跑出了很多台灣插畫者的作品「輔大猴」啦~「彎彎」啦~等等。雖然自己不是很愛作別人作過的事情,但是也不啻是種挑戰...其實知道自己的實力,所以即使創作失敗,也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事情就是了。不過說真的,「我沒有立場因為自己不擅長就去拒絕作這件事情」,更何況這只是自己的「妄自菲薄」而已...什麼東西畫不出來?只是要耐下性子去用「想」的,然後動手畫(當然其實我自己是主張「畫了才知道」的。)(我到砥有啥資格說這個?哈哈)


總之歷程就是:

1.把之前柚子檔案叫出來,複製多個備用,物件鎖定先固定著。

2.然後腦袋不要想太多的亂畫(防止不經意去copy到自己看過的圖像,結果...還是效果不彰)

3.將步驟一鎖住的物件放開,然後針對每個表情作微調。

4.製作臉譜背景,分配給每張臉,群組,結束。


結語:雖然自認為完成度似乎相較於以前作品高,不過在作品獨立性來說似乎缺乏原創性(表情都似乎都似曾相見),看來在畫圖的時候還是要讓精神好一點,並且在意識上就要先篩選是否具有原創性,然後再去製作。想都不想的製作方式,也許在校率上可以因為比較快進入,所以後期可以用調整的方式來完成作品,但是卻容易象這次一樣,有流俗之嫌。

之後以上,希望明天工作順利,噗。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December 03, 2008

耶誕 偶遇 shoppingmall

看看手錶,現在是十二月三日二OO八年。

因為朋友的室友回台灣去了(也同樣是我的前室友),所以就我們兩個相約一起吃了以前房東開的台灣餐廳。Peter還是好笑依舊。

因為時間還早,我就想起之前downtown的apple store寄信說,整修過後的他們重新開張,我就心想,也好,過去走走好了,反正昨天才聽說downtown的city hall有耶誕燈飾的點燈儀式。管他是幾點,過去湊熱鬧也好。在eaton center裡面,已經有各式各樣應景的裝飾掛吊起來,穿著向來深灰的多倫多人,在繽紛的裝飾裡面更顯得低調。



其實前兩年的耶誕節都不是在加拿大過的。第一年早早就回去台灣看外公了,第二年還因為耶誕夜機票便宜的關係,所以是在飛機上和Summer還有Andy度過的。所以第一次有機會可以湊到這個耶誕大拜拜的熱鬧,但是倒是沒有很興奮,除了正值準備要換工作的關頭之外,最近精神不是很好,頭髮越來越少,新的鏡框越看越不順眼也讓我對一切都相對的冷眼看待了不少。



走著走著,就走到eaton center的正中間,馬上賣場的主樹在眼前「碰!」一下子出現。常常拿出相機的時候都會被人說「阿~你是遊客喔~不要丟臉了啦~」,雖然是這個來了不知道幾百次的eaton center,但是在這個時候還是要像這棵主樹旁的印度人們一樣,拿起相機猛拍...(到目前為止,這棵樹還有個秘密我沒有意識到....)



就當我在indigo和apple store中間流連的時候,居然遇到了前晚跟我說今天downtown有開燈儀式的C!ndy。「耶~?你不是說你要和朋友來嗎?怎麼只有你一個人?」「沒有啦,就朋友另外有事情,所以我就跑來看要送朋友的耶誕禮物囉!」「喔喔喔...那city hall那個開燈儀式你去過了嗎......」




所以我們就去City hall前面看看到底有啥東西可以看。遠遠的就可以聽到像是在舞廳的舞曲強烈放送著,同時映入眼簾的是成群的人,圍著平常是一個淺淺的大水池...到底他們在等待什麼呢?(裡面居然還有一台hockey場地的整冰車...)


九點半一到,答案揭曉!水池變成一個大的溜冰場地,大家就開始帶著自備的冰刀鞋男女老幼的在上頭滑起冰來。(最著名的好像是ottawa的一整條河都被冰成溜冰場地...)伴隨著DJ的音樂,讓我想到在大學的時候很盛行的戶外舞會,噗。


時間也不早了,連DJ都很虛弱的問大家有沒有盡興。我們就走回去準備搭地鐵各自回家。剛剛被人群包圍的聖誕樹現在旁邊幾乎空無一人,少了燈光和人群的擁抱,很莫名的更顯得優雅。

剛剛說得「耶誕樹的秘密」答案要揭曉了。各位仔細看看,在每個球體旁邊亮晶晶的是什麼?居然是一串串施洛華士奇的水晶!原本想要趁著四下無人...嘿嘿...但是後來因為尿急,就匆忙搭著subway到bloor站去上廁所了(因為mall裡面的廁所打烊之後都鎖起來了。)


雖然距離耶誕節還有一段時間,但是先預祝各位一個好年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