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4, 2009

叮咚



叮咚

在一聲叮咚聲之後, 一切都變得不太一樣了....

其實沒甚麼不一樣, 一樣的只用鹽煎所有的肉類, 一樣用水煮所有的青菜和麵食, 這樣到底有甚麼不一樣, 我問你...


我不太敢去拉開百葉窗, 只因為我不想面對對白雪柔軟舒服的那種興奮感覺...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November 14, 2009

兩星期之婚禮狂奔之旅

各位觀眾!沛宏和盈秀!

這趟回去台灣最主要就是參加兩場婚禮,插花一場婚禮!首先登場的就是光復寢四兄弟之一的正人君子沛宏替我們大家保護好學妹盈秀,並且攜手走上的紅毯的另外一端哪!哇哈


是的,當然在婚禮這個場合就等於是一場大同學會,會場中充斥著驚呼(通常是對我爆增的體重和長相)和歡笑!但是感覺起來一猶衛盡呀,幾乎都沒有好好吃個什麼東西也沒照相,就是一直晃來走去的到處說話和話家常,誰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嘛...哇哈,右邊是兩個幾百年沒有見面的正妹學妹們呀,雖然還是有當年的影子,但是女大十八變,誰有想過會變成這樣的正妹呀,嗚嗚....


過了一個星期...


緊接著的!是傳說中的老闆娘和他爸爸!當然他不是嫁給他爸爸,新郎另有其人!

雖然很多人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缺席,但是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人出現!特別是約一千次才會出現一次的神秘老闆,竟然出現在會場當招待!身為附中山大家長得兩位果然號招力十足!酷呀!不能出席的其中一員,代號「宛宜」,也利用現在無線上網3G的科技,利用skype和大家不分離呀!現場還有專員替他解說現場發生什麼事情,現在要幹麼,讓他身歷其境!照片左側的是蔣排和他正妹女友!



最後獻上大家的大合照一張新郎是最左邊那個,希望以後大家相處愉快,還請多指教呀。


緊接著的隔天...



接著是造船系時期的同學和室友(照片轉載自王崇權同學的facebook),利用離開前最後一天的中午一點點的時間奇機車殺到世貿旁邊,在婚禮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衝進去say hello。裡面大部分的同學沒有見面的時間更是幾近七八年有了,畢竟轉系之後就少相處了,不過大家大辣辣的模樣還是一點都沒有改變,即使是結婚會場還是一樣髒話來髒話去的~哇哈

最後來一張大合照,喔耶~(轉載自王崇權同學的facebook)因為大家怕看的人認不出我,所以堅持要把我的臉變瘦....噗




然後當天晚上十一點,就離開台灣了,噗~掰掰。(感謝按快門的哥哥,不在照片中,在台灣工作加油快樂呀~)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October 15, 2009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Wednesday, October 07, 2009

作文題目:恆如結婚

我的大學同學恆如要結婚了。恆如是以前造船系的同學,我們相處的時間很短,因為他是大二才插班進來的轉學生,而我在大三的時候就絡跑去工設系,再加上我大二的時候經歷了被二一,不爽去考試,跟教授鬧翻,和為了安全留在成大所以狂修通識課程的緣故,所以相處的時間少之又少。唸過工學院的人一定都知道,轉學生之所以能成為轉學生,就是因為他們有超人的成績表現,和超人的意志力,所以在班上他向來都在前段徘徊,而我卻是那個永遠都在跟人家比誰比較快交卷的那個人。恆如雖然成績很好,但是永遠笑臉迎人,雖然一直往上念,但是在路上遇到社會邊緣人的我,永遠會給我一個燦爛的微笑問我最近過的好不好。一直到最近接到他的msn訊息,說要找我畫即將要結婚的他和他老公的Q版,就讓我想起當初在那棟紅不隆冬的系館,和那些工學院怪咖充斥的造船系。

其實運氣不好的他,正好遇到我開始準備轉變跑道,和重新整理人生的階段。所以一開始我在接到這個case的時候我其實一點都沒有信心可以做好(包括最近我幫朋友弄的名片也是,真的很抱歉)除了溫哥華這邊很多雜事要處理,家裏的事情要面對,還有自己的人生規劃要跟上腳步之外,對於設計這件事情,可以說是走到谷底。之前在多倫多的工作也是算是快速「處理」設計的工作,所以現在自己畫圖幾乎都是以完成作為目標,而不是其他創新或者崇高的目標了。

我想他應該也感覺到這些東西,在跟我溝通和作品上應該就很明顯了,但是還是希望他對這些作品可以滿意。並且用這件作品來當作我不能出席的祝福。恭喜你,恆如。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哀 媽

哀,媽....我知道寫在這裡很奇怪啦...但是我不寫在這裡又要寫在哪裡咧?我跟你說這些你又不愛理我...哎呀~其實我真的不是這麼喜歡跟你鬥嘴和吵架呀~我真的很想要好好安靜的享受家人之間的那種幸福的...

阿咧 怎麼什麼都不能說呀 機車啦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September 02, 2009

不要愛我...

陳珊妮的版本

李雨寰原本的版本

還記得,那年狂聽電子音樂的時代,很自然的找到了李雨寰這號人物。原本沒有想過除了「東資東資...」之外,還有這樣一首很悲傷,很低迴的歌曲偷偷地存在在這張專輯當中。

還記得還記得,因為很喜歡這首歌,所以跑去好樂迪的時候不免俗也想要try try看,結果還真的有!(不過後果就是,拿歡樂bar的去歡樂bar,上廁所的上廁所,我也識相的唱玩一遍就卡歌了,噗)

選秀比賽的好處,就是不管紅不紅,純個人喜愛的歌曲會被翻出來表演。於是,

超級偶像陳怡文的版本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July 16, 2009

Thursday, July 02, 2009

Beavis & Butt-Head

真令人懷念呀~ 現在的朋友居然在我像是咳痰一樣的模仿Beavis & Butt-Head說話的時候, 不知道我在幹嘛!! (大概只覺得我是感冒了嗎?)

真懷念呀真壞念~ 哈~ 好愛好愛唷~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June 30, 2009

搖滾青春夢 the rocker

看了the rocker. Search it, find it, and enjoy it.

nothing else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June 23, 2009

recording


時間2009年6月22日,天氣陰微風。

距離八月三十一日還有兩個月加上八天。在八月三十一日之後,很多事情都會變得不太一樣,這兩個月該做的事情,就是讓一切不會有遺憾,不會後悔。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在思考和整理的感覺真的不會不開心但是卻也是必須的。

平穩的人生在此刻變得似乎有點遙不可及,就像在戰場上一樣,一個決定可能會讓一個小隊被殲滅,所謂的承擔,就會變成是二十幾個家庭的破碎。也許程度不及如此,但是現在的一個決定上的錯誤卻可能讓未來二十年的日子變得難以掌控甚至會影響到自己所愛的人。瑟縮在壕溝當中,想像著幾千公里之外房子中的routine的平實生活,為何有種過於不切實際的空動感?

希望到時候一切平安順利。over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June 14, 2009

關於Tofino這個地方

Tofino聽起來好像是義大利的城市,但是其實他在加拿大西岸溫哥華島上的西北角,是個衝浪小城鎮。倒也不是真的那麼愛去,不過真的就這麼踏實的去了三次。第一次相當謹慎的安排了行程和餐廳以及旅館,只為了讓難得來加拿大的父母親玩的盡興,第二次把類似的行程走了一次,也是為了讓女朋友的母親以及家人玩的盡興。而第三次,就單純是跟朋友過去玩樂散心放鬆開心了。

行程沒有太安排,僅僅定了旅館,買了當地買不到的食材,隨手準備了一些自備的餐具,還有簡單的換洗衣物,就出發了。

除了六個人之外,另外還有兩個狗夥伴。自從小時候家裏的小白自己去過自己開心的生活之後,其實就沒有這麼踏實的和狗相處了。寵物的存在真的讓自己認知到,人的生命不單單僅只是為了讓自己過的舒服和快樂而已,有些沒有理由的關心和照顧,也同樣會帶給自己滿足感。開了房門即使全部的人類都在,也會問道:「臭狗和Jeda咧?」到海邊也不是逕自的看著海發呆,而是想要拉著不愛水的狗狗到去享受海水的清涼(雖然他們真的不是很想)。雖然同行的六個人中,每個人都帶著不一樣的心情在這個海邊的小鎮享受著假期,但是看著狗兒們的眼神和感覺,我想應該是雷同的吧?

海邊沒有什麼遊客,頂多就是三四群來玩的散客,還有好像講著烏克蘭話的老先生老太太們。我們六個人兩台車(其中有一台被迫休息了兩天,因為鑰匙被遺失在沙灘裡),有人剛畢業在找工作,有人硬是請了多天的假跑出來,有人把開的店丟給朋友照顧,有人就是這麼的來了(還一直在大家玩樂看電視的時候回客戶信)。中間可是有去浮淺的呀!就跟著local的潛水教練(?)跑去附近的島嶼旁邊的水域漂浮著,東看看西看看(也突然發現自己還跟水相處的滿好的),雖然沒有真的鼓起勇氣去衝浪,但是似乎和這群島嶼們的距離更近了一點。

前面是Jeda,後面是臭狗。

第一天吃了超豐盛(但是沒調味)的火鍋,第二天就大嗑燒烤了。中間固定會出現的就是當地的活跳螃蟹,新鮮的蟹肉,不管用怎樣的烹調,都因為新鮮而美味。蟹殼稍微弄破一下,蟹肉就像是雞肉一樣能夠整塊的抽出來。

即使不去餐廳吃又怎樣(雖然還是吃到好吃的餐廳在海邊),大塊的牛排用便宜的價錢吃出了職業級的享受,多虧有這些大廚級的朋友同行(特別感謝Sam和我家Summer)。


後記:其實,海,對於我自己來說總有著一種特殊的意義。如果人生充滿二選一,「要選山還是海?」,我鐵定選擇海。其實也不是從小生長在海邊的小鎮,也不是在海邊有什麼特殊的回憶,也不是有什麼特殊的人生活在海邊,但是就總是每每看著海,就像回到家一樣的安心。不論是在淡水,或者東北角,或者安平港,或者墾丁和枋寮,就著麼坐著,站著,凝視著,閉目感受著,海就能夠靜靜的包圍住自己的五感,消失自我。

然而,Tofino的旅程中,我發現的卻是「我凝視著海的時間變少了」。是因為什麼?

沒了,就這樣。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June 06, 2009

找機會一起去唱歌吧?



找機會一起去唱歌吧? 在或許黑暗或許明亮的地方。

找機會一起去唱歌吧? 緩緩的唱到掉下眼淚,

唱到破涕為笑,大聲嘶吼。


找機會一起去唱歌吧?

即使什麼都不說,也可以從歌單中了解到對方

最近到底好不好。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Wednesday, May 27, 2009

朋友! 搖咧搖咧!

世紀末的搖擺!只要快樂安心,什麼都可以作,什麼都可以享受呀!一種假象式的滿足和自在,在「20世紀少年」當中,彰顯的特別突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習慣性的會去漫畫出租店把海賊王和20世紀少年翻出來,好好的熱淚盈框甚至痛哭著...."

當熱情和熱血被很多更實際的邪魔歪道合理的壓榨的時代裡,在生活水準和消費水平不斷提昇的時候,是不是有種片刻的感覺是「我是已經...是沒錯,但是這些又算是什麼呢....」的空虛感會在睡前短暫的清醒湧出,又消逝在自己熟睡的鼻息當中?

20世紀少年在漫畫中不但突出的描寫了人本的熱血精神,更同時間詳細的描寫了和純真以及熱情對立的社會現實以及虛假的滿足。這大概就是這部漫畫(當然也包括同名改編電影,不過似乎有點東西必然性的遺失了)吸引人的正邪對抗,卻在恐怖平衡以及對立的特點吧?

朋友呀!搖咧搖咧哩!不管什麼歷史不管什麼社會呀!開心自在就是一切!何必管他那麼多有人餓肚子,自己是哪裡人,是不是愛台灣,是不是對得起國家民族!搖咧搖咧!

(以上發言不代表本台立場,喔耶)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義大利之旅--設計篇--米蘭傢俱展章

米蘭展就像一整個城市都參與了這個設計慶典。

到了米蘭的第一個瞬間,其實緊張大於期待。幫我朋友找到他一樣要去參展的同學們之後,自己就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上網。上網對我自己來說就像一個安心的儀式,像是去到外地就一定會先找7-11喝一罐純喫茶一樣。其實刻意的在第一個晚上不去找任何設計相關的事情作,也是有點因為過於緊張而給自己的一個空間。(結果一直到離開義大利,都沒有去米蘭的設計博物館看過,實際上的原因後面會敘述。)

和其他的展覽不太一樣的地方是,米蘭幾乎動用了所有市政系統,來營造這個展覽。台北腳踏車展和euro bike的展覽,不管展覽館的大小,其實都只侷限在一個建築物和周遭的範圍內。米蘭家具展則不是這麼單純,和展覽牽扯到的部份,除了位在米蘭市邊陲的偌大的展覽館之外(一個也是設計感十足又很有魄力的地方),其他中型和小型的展覽還坐落在四五個米蘭的區域,如果拿台北市當作例子的話,等於是信義計劃區會有四五個大型的品牌的實驗型作品的展覽,以及西門町巷子內數十個小型展覽,其中展覽的單位包括家具為主的廠商,以及中小型設計工作室以及設計公司的作品展示,在加上台大和師大附近的那種範圍會有世界各地學校單位來展示的學生作品等等,當然還有世貿展場。不知道這樣的舉例是不是很清楚明白?當然這只是舉例,米蘭市區古老和現代兼併,所以參觀的層次感即使去除調展覽的部份,也是相當的具有可觀性。展覽的規模或大或小,品質卻是相當高的,其中,展覽的單位還包括英國設計師協會以及台灣創意中心這樣的政府機構來推廣當地的設計作品。幅員廣闊的展覽方式和規模,不論是實際來展覽的廠商,公司,或者來看展的設計師,相關人士,或者單純來看展的旅客,甚至當地的居民,幾乎都可以各取所需的從這個家具設計展中獲得自己需要的元素。不管是專業或者是玩樂,幾乎都可以盡興而歸!在主要的展覽場地裡面,除了各家廠商割據的部份之外,還歸畫出一個給學校單位或者小型個人以及工作室展示的區域,加以區隔的結果,不但不會讓實驗性質的作品和大量生產的作品作混淆,也可以讓參展者不需要在茫茫家具海當中找尋獨特的作品,就可以在這個實驗區域中(叫做衛星展區)和獨立的學校單位或者設計單位作直接的溝通和長遠合作的討論。這樣的設計展可以說是內外兼具,並且從上游到下游都涵蓋到的一個展覽怪獸。真的是每個人的一生要來參與一次的設計大慶點。

看過米蘭展的人常常會說,光是展覽館之內,可能就需要花個三天才能逛個徹底。不過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就會在看完衛星展區之後,就會把其他的地方精簡到瀏覽過就夠了。(並不是其他地方沒有什麼好看的,不論是設計或者品質細節上,一家廠商幾乎都可以花個半小時以上,更不用說數百個廠商了。)展場裡面最令人驚嘆的,是每個廠商都在自己的展場上投注了相當大的功夫,無非是想把展場也當作一個大型的設計作品同時展示出來,甚至會讓人懷疑,他們的展場是不是另外有用途?要多次使用?如果真的就為了這個展覽做出這樣大型而且精細的作品,開銷和人工可說是相當的讓人難以想像!

當面的面對大型巨大的商業惡魔但是又能夠被施予可愛甜蜜蜜的實驗設計作品,米蘭展真的讓人無懈可擊呀!展場照來一張!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May 25, 2009

少年手指虎預告片

先聲明,我完全不知道這部片子,也不知道原著的一丁點資訊。



但是就覺得很酷呀!還需要什麼其他的東西嗎?
人生就是不是全都很順遂的呀!就算是被利用又怎樣呢?
只要開心就好了不是嗎?只要盡力就好了不是?

就是覺得很酷呀!就算沒看過真的電影也是一樣呀!
這樣的預告片短短一分多鐘,就已經足夠了呀!
這不就是預告片的獨立性?預告片絕對不是只為了吸引人看本片而存在的呀!

日本人也許很多地方很怪異很詭異呀!
但是光是熱血這點就是只要一出現就讓人好喜歡呀!
這就是人生呀!不是嗎?誰管他你是哪國人哪裡人呀!!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May 19, 2009

義大利之旅--旅遊篇--翡冷翠章

一早的火車,在拖著行李奔跑之後,總是令人昏昏欲睡的。特別是窗外並沒有傳說中美麗的托斯卡尼的義大利風光的景色,只有一點一點殘留在玻璃上得雨滴。

佛羅倫斯是阿西剛到義大利的時候唸書的地方,一樣在西西里惡補的義大利旅遊觀光知識的時候,阿西特在地圖上圈出了他上課的地方「這裡轉進去有個小小的工作室一樣的地方」然後也同時在河岸邊的區域圈出說「這裡的巷子裡面有我最喜歡去的bar喔!」不過,等到離開翡冷翠之前,我們好像都沒有找到過。

我們旅行的原則是,如果旅館區和火車站並不遙遠,就拖著行李去一間一間看有沒有看起來恰當的,如果太難掌握,那就先把行李丟在火車站然後出站先去把當晚落腳的地方搞定。佛羅倫斯就是一個一出站就有無數個一星到三星旅館的地方,可能因為身為文藝復興發源地的緣故,所以幾乎就是到義大利旅遊的三大首選城市之一。在拿波里迷路到怕了的我們,在看到這麼多觀光客的時候,有違背包客精神的大叫道:「耶!觀光客我愛你們!」

義大利英文是行不通的,還以為英文是世界共通語言的人們在這裡鐵定吃鱉。在迷路的時候能找到一個聽的懂where I am? 或者I want to go的人,就算是三生有幸賺到的了。在拿波里幸好我們遇到了美國來的留學生,而在翡冷翠,似乎就比較English friendly一點了。

於是在翡冷翠,我們就在遊客的促永之下,順利的去看到了大圓頂的外觀,看到了聖母百花大教堂,看了博物館,也看了傳說中佛羅倫斯某家族的霹靂宮。難得的陽光似乎在我們剛到佛羅倫斯的第一天特別為了我們短暫的釋放(隔天又回覆正常的下起雨來。)徜徉在夕陽餘暉中,像是觀光客一樣的自在的感覺,稍微免除了背包客的不安全感。觀光化在此刻似乎一點都不是流俗和破壞的代名詞,反而是對外來人口的一種友善的表現(也許又會有種說法是,為甚麼要來打擾當地人的生活哩?到米蘭的時候朋友問我們有沒有遇到扒手和搶劫,我說沒有,我當下有在想我在義大利者種smoking friendly的環境下自然而然一直叼著煙的舉動,即使別人聽不懂英文也無所謂的跑來跑去的那種態度,是不是間接了保護了自己,也少了讓當地人的排外感?我不知道。)

原本是打算去托斯卡尼小鎮觀光的計畫,因為交通和時間的緣故打消了。不過在霹靂宮的後院的一隅,卻小小的實現了這個願望。也許不是真的能夠徜徉在陽光滿佈的鄉間小徑,在石磚和暖色系牆壁間穿梭農家小店,但是這瞬間的景象,卻足以讓我們能夠踏上了旅程,前往這次來義大利一個比較能夠說服別人「自己不是單純來玩的,而是作正經事」的目的地:米蘭。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義大利之旅--旅遊篇--拿坡里章


在西西里像是自己家一樣的待了三四天之後,我們在晚上九點多就到了火車站搭了臥鋪的歐洲之星往拿坡里前進。上火車之前,和阿西阿丹互道珍重再見和謝謝之外,阿西還告訴我們一些應該知道的事情,像是「歐洲之星的車子會折疊上渡輪,到了義大利本土之後才會繼續前進」還有「到拿波里之後記得注意扒手和搶匪」等等,不過第一件事情就在我睡夢之中度過,只有睡在下火車的時候琴玉唸了一下同樣一間臥鋪的年輕人在睡覺的時候不只打呼,還猛流口水並且用力的吸回來的聲音,讓他一整個火車臥鋪旅程整個睡不著。

「拿波里就像是中古世紀的紐約一樣」我們在離開拿波里之前偷偷下了一個這樣的結論。原因沒有其他,就是大家很認真自在而且自我的在拿波里過生活,在西西里惡補的旅遊書上的景點,無處不是充滿了塗鴉和自在的物件,在狹小通往山上星芒形的城堡的街道中,到處都是掛著前一晚洗的衣服和被單的晾衣繩(即使是在我們陰雨的天氣中也一樣,他們會另外用一塊藍色的塑膠布蓋著),樓下的朋友會對著陽台曬太陽的老人家大聲交談,所有穿梭巷弄的機車似乎從來沒有按過煞車的把手….義大利式的神龕總是多采多姿的出現在巷子的牆壁上,裡面膜拜的對象多樣到我除了耶穌之外一個也不認得….也許是因為歷史悠久,也許是義大利人的美學觀念多樣而活耀,所有原本可能醜陋破壞市容的物件,像是鐵窗,鐵門,垃圾桶,亂停車,亂塗鴉,亂貼的海報等等,都似乎用著一種「亂而美」的方式存在在這個城市當中。

於是,拿波里的人自我狂妄的生活細節,讓「花了半天找不到的星芒形城堡,居然還下起了大雨,讓拿波里港的景色變得迷濛起來」,還有「原本打算遠眺的火山在大雨的雲霧當中只能對照著歷史古畫來知道他的存在」,似乎都變得不要緊而且無所謂,甚至有點「這就是拿波里該有的亂七八糟的玩法呀~」的感覺。

差點忘記,拿波里有阿西口中好喝的咖啡和好吃的pizza(這不就是義大利的兩個招牌嗎?所以拿波里是義大利美食之最?)結果我們離開拿波里之前的結論是:「拿波里車站的咖啡廳的咖啡真好喝!」和「可以不要吃pizza就不要吃pizza了好嗎….」

於是隔天,我們就搭了一早的火車前往佛羅倫斯,也就是傳說中的翡冷翠。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義大利之旅--旅遊篇--西西里章

在西西里的旅程是自由的。有朋友的好處就是這個,其實也沒有對什麼風景名勝特別感興趣,除了人擠人之外,大概就是在別人說自己去過之後,還能夠接上話的說:「我也去過唷…那時候我們還$%&^了一下…」,除此之外,似乎也沒啥特別的用途。反正,其實我真正來到義大利的目的,除了「設計」,就是已經完成的「見到阿西和他老公」。

於是,就算整天就是在被昆蟲和鳥叫圍繞的餐桌旁邊天南地北的從獨立設計師聊到設計公司的狀況再聊到過三十之後的人生規劃,然後在吃飯前去樓下的果菜雜貨店買些食材回家弄點他們習慣吃得料理,這樣也覺得踏實,甚至…更踏實。畢竟人生的意義,就是該建立在自己和自己周遭的人所編織而成的生活細節,而不是離自己太過遙遠的歷史和陌生的古蹟上。光就這點來說,即使來到義大利,我也懶得去變更這樣的自以為是的道理。

於是就是在不想睡覺的時候去市區走走,去廣場走走,去覺得好吃的點心店買點甜到不行的西西里甜點回去配著吃,去西西里龍鬼蛇神年輕人會去的pub門口晃晃(因為恰巧是西西里足球比賽時間,所以路上一個人都沒有),沒有旅行的起點,也沒有因為去過了哪裡所以結束的終點,就像是自己即使繼續在這裡住個五年十年也無所謂一樣。而這一切都得謝謝很懂得生活的阿西和阿丹。

很慶幸現在還跟阿西聯絡。同時也很慶幸阿西嫁給了阿丹而不是其他人。從以前在大學的時候開始,阿西就是一個很不一樣的人,在意不一樣的事情,說著不一樣的語言。而阿丹,似乎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似的。打從到西西里的隔天清晨,我就認清到了這點。九點不到,阿西就對著睡眼惺忪的我們說:「卡布其諾還ok嗎?只是奶泡的功能好像壞了….」一會,看到發愣喝咖啡的我們的阿丹,就放起了像是punk一樣用力的搖滾樂,接著問我們要不要試試看他的電子鼓。笨拙而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就請曾經當作出片樂團鼓手的阿丹親自示範….早上十點,專業的鼓手在眼前乒乒砰砰的秀了一手...

去了可以讓阿丹這樣的西西里人說不完熔岩的故事的火山,下午在家中閒散的時候,阿丹又拿出了他珍藏各式的特技溜溜球,其中也包括他到台灣的時候買的溜溜球….阿西說阿丹小時候還因為玩溜溜球而得過名,我說他真厲害,阿西說:「他就盡會一些有的沒的….」

在街頭閒晃的時候,阿西阿丹說著不太正經的教堂軼聞,和義大利人對於古蹟的習慣和無所謂,說著教堂黑道和政府之間無所不用其極的掛勾利益,說著即使面對這樣的環境也無所謂的大部份義大利人們,說著原本已經不是很堅固的垃圾桶在上個禮拜又被不知道誰搞掉了一個輪子…..

下著雨的西西里,忙著看球的義大利人,讓我們的西西里之行安靜而自在。喔!說這些好像對想去西西里玩的人沒有什麼幫助?那我來提供一點有用的八卦好了….如果你從羅馬轉機到西西里的話,如果你的行李在你到了西西里機場又遲遲不從輸送帶出來的話,千萬不要急著對著聽不懂英文的義大利人咒罵你有多不爽要他們賠償負責之類的話….因為羅馬機場處理行李是出名的容易出錯,通常只要行李不見,你耐心的過三四個小時再回來機場,你的行李們就會出現在空蕩蕩的大廳中…..就像我們掉行李的時候,旁邊的義大利男人好像也不見了行李,他用著也沒有特別緊張的語調自言自語著:「oh….not again….%&^$!.....」

難道西西里就是這樣一個自然而然脫緒的很理所當然的地方?

在吃過晚餐在看著義大利新聞的時候,阿丹露出了台灣人看政論節目都會有的神情,對著電視機用我聽不懂得義大利文劈哩啪啦的「唸」了一大串…..(就像是美麗人生這部電影裡面義大利人有點接近囉唆的快速台詞一樣),這倒是讓我對這個小島有著莫名的認同感。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May 12, 2009

義大利之旅--朋友篇--西西里章

這次的義大利旅程主要分成三個部份,一個是米蘭家具展,一個是探望朋友,另外一個就是純粹旅遊。

先從簡單的來說好了。找朋友除了去米蘭展和所有設計從業的朋友和同學作交流之外,主要是要去西西里島找一個以前大學的同學阿西。阿西自從當年從成大畢業之後就去了義大利學習珠寶設計,接著認識了義大利人阿丹,到後來嫁給了阿丹在義大利定居。

從當初知道這件事情,到真的有機會去看看他們,其實也有三四年的時間了。畢竟西西里不是在隔壁,而是要飛過一個大西洋,再往南一段路程才能到達。前前後後加起來的時間,大概和回台灣沒有兩樣,所以這個計畫一直到了今年才有機會成真。阿西目前自己經營珠寶工作室,除了固定創作像是戒指和耳環的作品之外,也接受結婚戒指和其他客製化訂製。此外,阿西和他老公也在飼養蜘蛛,變色龍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特殊的寵物(也有像是貓咪和鳥這樣平常的寵物)很有研究,各色物種加起來大概至少有數十種(全都養在同一個公寓中)。

這次去的時候,也才知道阿西的老公還是曾經出過唱片的地下樂團的鼓手,目前是即將要畢業的醫學院的學生。因為這些錯綜複雜的個人特色,所以這趟去西西里探望他們的過程可說是多采多姿,不僅只於旅客一樣的遊覽,更聽了很多西西里在地的政治,社團和當地人的喜怒哀樂。

也許有人會想,知道這些和自己遙遠到毫無關係的事情,到底有什麼重要的?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這些事情僅僅是義大利南方小島的事情,如果把視野拓展到整個義大利,那這樣充滿各種色彩的風土民情是不是就呈現等比級數的擴展?如果在不能夠徹底了解當地人的心態和社會狀態,要怎麼作研究?要怎麼做生意?要怎麼作任何的事情呢?所謂全球化的經濟研究和人文調查,根據的都是帳面上的新聞報導和數據的研究,到底可以反應多少真實出來,我的懷疑就越來越深了。舉個例子好了。說到西西里,是不是就只能知道黑手黨?地中海?義大利南方?那會有多少人會知道,西西里的地下樂團的數量在過去一直都是義大利最多?有多少人會知道西西里的市長雖然和黑手黨掛勾的狀況之下,還連任了兩任,讓市政建設都一直在圖利黑幫和個人的狀態下停擺?也許這些線索在很多經濟專家和世界社會觀察家的眼中都是微乎其微的事情,但是卻是當地人真正掙扎和用血汗體會的社會現象。

在西西里的三天,從阿西口中轉達出在地搖滾青年阿丹對社會的態度和意見,身為聽眾的我們,有種不知道怎麼表達的心情。(我真的是出去玩嗎?怎麼感覺好像有點怪怪的)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uchacha's Boutique


如果你沒有我的msn(saxite@msn.com),也沒有用facebook加我為好友(Hovex)也沒有使用Plurk(also Hovex)也許也沒有我在加拿大的手機(250-891-7336),只有用blogspot這裡看我在幹麼....那麼,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一直沒有看到更新了...(因為被溫哥華Derek的媽媽盯上了,所以特別上來說一聲抱歉,嗚嗚)

在維多利亞的108-561 Johnson St, Victoria的paper box二樓,Summer繼續在進口設計創意商品上下功夫!所以持續觀察台灣他有興趣的設計師製造的產品並且擺在這個有點貧乏的加拿大帶來新血!

所以小弟我打從三月辭掉工作回去台灣一趟之後,在去了一趟義大利阿西探望之旅之後,就在閒暇之餘當起了顧店小弟,實質的接觸第一線的消費者,並且嘗試著熟練直接的銷售行為....>"< 很爛,真的很爛,小弟在這裡給我所有的作業務的朋友至上最崇高的敬意...(我的英文呀....>"<)

小小交代了一下最近的行蹤,算是一種對天的交代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March 02, 2009

本文章內容已遭移除(居然是我這兩個月來第一次寫的文, 哈哈~)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unday, February 15, 2009

我的冰凍ipod

這個故事,要從冬天剛開始的時候講起...

話說,有個在多倫多上班的年輕人,因為負擔不起汽車,所以每天都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平常還好,頂多就是用聽ipod來打發等著無聊的時間,甚至拿一本書邊等邊看。不過到了冬天問題就來了,車子說不來就不來,來了也不一定可以到的了目的地,最常見的就是原本走的路,因為太少人走所以政府根本就不產雪!於是乎,我每天到辦公室的樣子,一定都是下半身都是滿滿的雪漬,就像整個人叢刨冰中拔出來的樣子。

這樣的日子一天一天過,倒也習以為常。日子就在十二月的不知道哪一天,出了皮露。那天我一如往常的聽著ipod,一邊在雪地中大抬腳的走著....突然!音樂沒了!「切...該不會又斷電了吧?」於是伸出手摸摸....結果只摸到我耳機的金屬接頭!!「阿....是怎樣...東西咧...」

「該不會掉在雪地裡了吧?」

看看時間,就匆忙的跑到辦公室跟老闆說個HI,然後跟他說明原委,然後在跑回來案發現場。任我怎麼踢呀播的...怎麼就是不見那台「在白茫茫的雪地當中不見得白色ipod nano」!半小時過去之後,就失望的走回去辦公室,就當作從來沒有這台ipod了....




在兩個月過後,雪因為氣溫回暖的關係,所以一點一點的融雪了。其實我也沒有特別想到這件事情,畢竟我已經身旁有了「身為替代品但是音質比ipod更好的stone」。但是在經過案發地點的時候,突然想起了這段往事...「至少撿個屍體回家也好...」結果就在我動了這個念頭之後,走到第二步的時間而已,那台該死的白色ipod就很無辜的躺在我面前。伸手撿起「鐵定不能用了吧...都被冰了兩個多月了...」,就隨手丟進去口袋,想說當個紀念也好。

結果。結果。結果。在我插上usb之後........................亮了,銀幕居然亮了!




太驚人啦!!兩個月!!意思就是把大家的ipod丟到自己家裏冰箱冷凍庫兩個月,在拿出來還是可以用呀!!請大家試試看!謝謝!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Saturday, February 07, 2009

0206作品編號urz004和urz005

已經不知道被幾個人說我的blog很灰暗,觀眾也很配合的沒有多作回應和低調的回著留言。其實也不要緊不是嗎?其實最近除了每天一樣上下班之外,也沒啥太特別的事情。頂多就是左邊這個幫朋友弄的海報(不是很獲好評的小傢伙,希望真的印出來不要讓我失望就是了。)畢竟海報這種東西,電腦上不管view是怎麼設定,小圖和真的大型輸出出來,就是會有效果上和視覺重點的落差...等著瞧吧!你這個缺牙的白痴....都你啦,害我做完一直被念你的表情太機車....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個缺牙又愛傻笑的臉呀...噗~真可愛耶你~(我到底在自言自語什麼東西)不過說真的,我這樣真的有算進步嗎?我有比以前厲害嗎?真的把平面當作職業的一年後,我真的有比較專業嗎?還是只是多懂了些設定和操作機器的方式而已?---->阿知,管他我到底強不強厲害不厲害專業不專業....去!乾我屁事!老子年紀已經一大把還在作基層員工,還是沒有存款又怎樣?每個人經歷的人生價值都不是用金錢或者職稱可以衡量的吧?就算乍看之下醫事無成,那又怎樣?如果真的想要批評的話,先真的了解之後在開口吧,不然...真的乾你們這些只會一張嘴嫌東嫌西的人屁...股好癢。


我得承認在我弄了這些向量圖檔之後,其實有時候反而對更細節的非向量有點缺乏敏感度,就像一直修圖,改別人設計之後,就忘了什麼叫做嘗試和創作一樣,真的是見鬼了。我還記得,我有個當初很久沒見面,在美國念平面設計的朋友,看過我作品集的圖之後,對我說了一句「你的風格多變,但是感覺都只是依附了特定風格而沒有自己的特色...」,也許真的是這樣吧,常常都是「客戶」跟我說他要怎樣的感覺,我就去收集了一堆相關的圖片和作品,開始暴力的吸收之後,然後轉化成為自己需要的東西出來...弄到現在,要創意沒創意,要專業軟體技術沒有紮實的軟體技術...那我到底一直把畫圖當作職志是幹嘛?也許是該思考一下未來了。


我只能說,那好,既然這篇已經和「作品分享」這樣的目的相去甚遠(一不小心就抱怨起來了)。我管你幾歲賺到人生的第幾個百萬,我管你花多久的時間升到了經理,我管你能給自己的女朋友或者給自己的爸媽買多貴重的禮物,我管你現在是用什麼東西代步,我管你一個月出國出差洽供幾次,我管你每天是不是很有品味的都可以去好吃的地方吃東西不在乎價錢,我管你到底三十歲之前已經去過幾個國家,我管你是不是家裏很窮全都是靠自己的努力而自力更生,我管你是不是唸了哈佛還是MIT,我管你是不是可以獨立掌握大小的事情,我管你是不是已經可以自己獨立門戶....這些都是你們的人生,我管不著也沒什麼好羨慕好批評的。至於我的?我們的?我們隨便哪一個人的?也不是不是真的了解前前後後細節始末的人可以任意批評和憐憫的。去!人最好收起自以為擁有的經驗和能力,自以為有的財力和見解,就算是一個在路邊的遊民也因為自己不是通盤了解他的過去和經過,不是通盤了解他的童年和朋友,你他X的就少用自己自以為成熟的腦袋,其實只不過是符合主流社會的侷限思路,來批評自以周遭的任何一個人!

沒了!這篇就這樣!切!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Friday, January 30, 2009

hmmm


什麼叫做雪? 當我來了Mississauga之後,才真的了解到什麼叫做坐困圍城的感覺。

每天等著自己的,是客戶的追追追,客戶追不到態度就不好,為了滿足客戶的需求而趕趕趕,一不注意也許滿足了現在的客戶,明天反而換來更大的責難...左手一邊在趕,右手還是要繼續接電話...這一切如果值得,那就是種挑戰(何嘗沒有立過"良率百分百"這樣的目標呢?),但是誰又能決定這一切到底是「值」還是「不值」?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上班出門的時候是漫天的灰白,下班的時候,是無限的漆黑。

走在雪地中,堆積了一個晚上濕濕黏黏的髒雪讓自己的腳步越走越慢...沒有可以躲避的車子可以代步,只有一種路線可以讓自己到達公司,只有去公司才能繼續生活,連公車換班的路線,也只有一種...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讓自己的生活選擇如此侷限...下班之後能外食的地方只有兩個,能補充食物的超市只有一家,能買咖啡的地方只有一個,能順路亂晃亂逛得地方...零。

既然,這樣的生活是我的選擇。
那麼,我就有權利自信的活著。


但是在客戶的冷嘲熱諷歇斯底里的抱怨發飆不諒解,和我無法理解和說服老闆的想法下...我想我也同時有,選擇純粹只是想要離開的離開吧?(想想,當兵的時候居然激起更多的熱情...感覺是不會騙人的,三年前那種「就算繼續當兵當下去也不錯」的感受呀...)


當持續下著雪的天空,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軟質牢籠...任你往前走也無法逃脫...(所以,明天待續。)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January 29, 2009

哞!

(虛弱的說) 新年到了,祝福各位牛年快樂,萬事如意(笨牛,你要去拜拜。)

一定有人已經對這裡失望了吧?因為太久都沒有更新,就像許許多多的部落格一樣,消失在時間的洪流當中。不過,人就是不能服輸!就像工作累了還是要在等公車的時候對自己狂喊;就像早上明明起不來,還是要迷迷糊糊之中對自己說:「阿...不行,起來起來...」。所以,還是要打開瀏覽器,寫些什麼才可以呀!^0^

(剛剛在亂塗這張照片的時候,發現我真的很討厭開啟繪圖程式!?老天爺...我真的倦怠了吧?)

誠如各位所知,農曆新年一點都不乾外國人的事。但是在我堅持「小年夜和大年初一怎麼可以上班!」的解釋下(結果被客戶念到爆炸),就在星期五的時候「咻~」的飛回去溫哥華和我爸爸媽媽會合,再加上這次特別邀請了神秘嘉賓「林大哥」,所以是不是特別有過年的氣息呢?(但是沒有鞭炮聲,依舊不是過年!)其實過年就是一口氣,如果不一鼓作氣放下手邊「好像不能不負起責任」的工作,那又要怎麼過年呢!(其實好像沒有因為農曆新年所以運氣比較好一點。離開的前一天還跟一個客戶吵翻,雖然一小時之後他馬上打電話來道歉...回來多倫多之後的第一天,買個車票也被老闆兇,第二天老闆從印度回來之後第一封看到的email就是客戶把他客戶的抱怨信轉給我們的信...)

管他的,如果不能放下這些「好像不能不負起責任的工作」,那還過什麼年?

所以,這como lake中冰凍的花...(要幹麼?)

沒了。祝福各位新牛花開福滿樓~喔耶!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January 12, 2009

我不是來寫遊記的

有新文章了。不過不是來紀錄我和Summer還有Andy的「耶誕兩星期瘋狂公路之旅」,而是來幹橋一下感冒真的有多討人厭。



感冒第一天:有點暈暈的+喉嚨很緊卡卡的

感冒第二天(飛機上):暈暈的,卡卡的,鼻子有點濕

感冒第三天(多倫多地下室):開始狂流鼻水(濃稠的那種),狂頭暈(視線不清楚,沒有溫度
計判斷是不是發燒),狂咳嗽(不踏實又敏感的咳嗽痛)

感冒第四天(上班):鼻水-->擤掉, 頭暈-->小心別跌倒, 狂咳嗽-->小心不要咳到別人。

感冒第五天(被迫呆在家):所有症狀都還在,但是頭暈這點爆點!

感冒第六天(在家):頭暈症狀減緩,鼻涕減緩,咳嗽開始變得踏實。

感冒第七天(在家):頭暈症狀幾近於零,鼻涕變得持續但溫柔,咳嗽變得持續而踏實。

感冒第八天(明天):未知...


很鳥的原因,是因為自己都在吃自己習慣吃的成藥,完全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所以只能一直睡一直睡一直睡,睡到沒有夢可以作,睡到夢到自己被氣醒的說:「X的,這什麼鳥夢!」然後坐在椅子上繼續睡...)

好吧,繼續睡。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