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0, 2009

hmmm


什麼叫做雪? 當我來了Mississauga之後,才真的了解到什麼叫做坐困圍城的感覺。

每天等著自己的,是客戶的追追追,客戶追不到態度就不好,為了滿足客戶的需求而趕趕趕,一不注意也許滿足了現在的客戶,明天反而換來更大的責難...左手一邊在趕,右手還是要繼續接電話...這一切如果值得,那就是種挑戰(何嘗沒有立過"良率百分百"這樣的目標呢?),但是誰又能決定這一切到底是「值」還是「不值」?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上班出門的時候是漫天的灰白,下班的時候,是無限的漆黑。

走在雪地中,堆積了一個晚上濕濕黏黏的髒雪讓自己的腳步越走越慢...沒有可以躲避的車子可以代步,只有一種路線可以讓自己到達公司,只有去公司才能繼續生活,連公車換班的路線,也只有一種...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讓自己的生活選擇如此侷限...下班之後能外食的地方只有兩個,能補充食物的超市只有一家,能買咖啡的地方只有一個,能順路亂晃亂逛得地方...零。

既然,這樣的生活是我的選擇。
那麼,我就有權利自信的活著。


但是在客戶的冷嘲熱諷歇斯底里的抱怨發飆不諒解,和我無法理解和說服老闆的想法下...我想我也同時有,選擇純粹只是想要離開的離開吧?(想想,當兵的時候居然激起更多的熱情...感覺是不會騙人的,三年前那種「就算繼續當兵當下去也不錯」的感受呀...)


當持續下著雪的天空,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軟質牢籠...任你往前走也無法逃脫...(所以,明天待續。)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hursday, January 29, 2009

哞!

(虛弱的說) 新年到了,祝福各位牛年快樂,萬事如意(笨牛,你要去拜拜。)

一定有人已經對這裡失望了吧?因為太久都沒有更新,就像許許多多的部落格一樣,消失在時間的洪流當中。不過,人就是不能服輸!就像工作累了還是要在等公車的時候對自己狂喊;就像早上明明起不來,還是要迷迷糊糊之中對自己說:「阿...不行,起來起來...」。所以,還是要打開瀏覽器,寫些什麼才可以呀!^0^

(剛剛在亂塗這張照片的時候,發現我真的很討厭開啟繪圖程式!?老天爺...我真的倦怠了吧?)

誠如各位所知,農曆新年一點都不乾外國人的事。但是在我堅持「小年夜和大年初一怎麼可以上班!」的解釋下(結果被客戶念到爆炸),就在星期五的時候「咻~」的飛回去溫哥華和我爸爸媽媽會合,再加上這次特別邀請了神秘嘉賓「林大哥」,所以是不是特別有過年的氣息呢?(但是沒有鞭炮聲,依舊不是過年!)其實過年就是一口氣,如果不一鼓作氣放下手邊「好像不能不負起責任」的工作,那又要怎麼過年呢!(其實好像沒有因為農曆新年所以運氣比較好一點。離開的前一天還跟一個客戶吵翻,雖然一小時之後他馬上打電話來道歉...回來多倫多之後的第一天,買個車票也被老闆兇,第二天老闆從印度回來之後第一封看到的email就是客戶把他客戶的抱怨信轉給我們的信...)

管他的,如果不能放下這些「好像不能不負起責任的工作」,那還過什麼年?

所以,這como lake中冰凍的花...(要幹麼?)

沒了。祝福各位新牛花開福滿樓~喔耶!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January 12, 2009

我不是來寫遊記的

有新文章了。不過不是來紀錄我和Summer還有Andy的「耶誕兩星期瘋狂公路之旅」,而是來幹橋一下感冒真的有多討人厭。



感冒第一天:有點暈暈的+喉嚨很緊卡卡的

感冒第二天(飛機上):暈暈的,卡卡的,鼻子有點濕

感冒第三天(多倫多地下室):開始狂流鼻水(濃稠的那種),狂頭暈(視線不清楚,沒有溫度
計判斷是不是發燒),狂咳嗽(不踏實又敏感的咳嗽痛)

感冒第四天(上班):鼻水-->擤掉, 頭暈-->小心別跌倒, 狂咳嗽-->小心不要咳到別人。

感冒第五天(被迫呆在家):所有症狀都還在,但是頭暈這點爆點!

感冒第六天(在家):頭暈症狀減緩,鼻涕減緩,咳嗽開始變得踏實。

感冒第七天(在家):頭暈症狀幾近於零,鼻涕變得持續但溫柔,咳嗽變得持續而踏實。

感冒第八天(明天):未知...


很鳥的原因,是因為自己都在吃自己習慣吃的成藥,完全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所以只能一直睡一直睡一直睡,睡到沒有夢可以作,睡到夢到自己被氣醒的說:「X的,這什麼鳥夢!」然後坐在椅子上繼續睡...)

好吧,繼續睡。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