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7, 2009

朋友! 搖咧搖咧!

世紀末的搖擺!只要快樂安心,什麼都可以作,什麼都可以享受呀!一種假象式的滿足和自在,在「20世紀少年」當中,彰顯的特別突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習慣性的會去漫畫出租店把海賊王和20世紀少年翻出來,好好的熱淚盈框甚至痛哭著...."

當熱情和熱血被很多更實際的邪魔歪道合理的壓榨的時代裡,在生活水準和消費水平不斷提昇的時候,是不是有種片刻的感覺是「我是已經...是沒錯,但是這些又算是什麼呢....」的空虛感會在睡前短暫的清醒湧出,又消逝在自己熟睡的鼻息當中?

20世紀少年在漫畫中不但突出的描寫了人本的熱血精神,更同時間詳細的描寫了和純真以及熱情對立的社會現實以及虛假的滿足。這大概就是這部漫畫(當然也包括同名改編電影,不過似乎有點東西必然性的遺失了)吸引人的正邪對抗,卻在恐怖平衡以及對立的特點吧?

朋友呀!搖咧搖咧哩!不管什麼歷史不管什麼社會呀!開心自在就是一切!何必管他那麼多有人餓肚子,自己是哪裡人,是不是愛台灣,是不是對得起國家民族!搖咧搖咧!

(以上發言不代表本台立場,喔耶)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義大利之旅--設計篇--米蘭傢俱展章

米蘭展就像一整個城市都參與了這個設計慶典。

到了米蘭的第一個瞬間,其實緊張大於期待。幫我朋友找到他一樣要去參展的同學們之後,自己就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上網。上網對我自己來說就像一個安心的儀式,像是去到外地就一定會先找7-11喝一罐純喫茶一樣。其實刻意的在第一個晚上不去找任何設計相關的事情作,也是有點因為過於緊張而給自己的一個空間。(結果一直到離開義大利,都沒有去米蘭的設計博物館看過,實際上的原因後面會敘述。)

和其他的展覽不太一樣的地方是,米蘭幾乎動用了所有市政系統,來營造這個展覽。台北腳踏車展和euro bike的展覽,不管展覽館的大小,其實都只侷限在一個建築物和周遭的範圍內。米蘭家具展則不是這麼單純,和展覽牽扯到的部份,除了位在米蘭市邊陲的偌大的展覽館之外(一個也是設計感十足又很有魄力的地方),其他中型和小型的展覽還坐落在四五個米蘭的區域,如果拿台北市當作例子的話,等於是信義計劃區會有四五個大型的品牌的實驗型作品的展覽,以及西門町巷子內數十個小型展覽,其中展覽的單位包括家具為主的廠商,以及中小型設計工作室以及設計公司的作品展示,在加上台大和師大附近的那種範圍會有世界各地學校單位來展示的學生作品等等,當然還有世貿展場。不知道這樣的舉例是不是很清楚明白?當然這只是舉例,米蘭市區古老和現代兼併,所以參觀的層次感即使去除調展覽的部份,也是相當的具有可觀性。展覽的規模或大或小,品質卻是相當高的,其中,展覽的單位還包括英國設計師協會以及台灣創意中心這樣的政府機構來推廣當地的設計作品。幅員廣闊的展覽方式和規模,不論是實際來展覽的廠商,公司,或者來看展的設計師,相關人士,或者單純來看展的旅客,甚至當地的居民,幾乎都可以各取所需的從這個家具設計展中獲得自己需要的元素。不管是專業或者是玩樂,幾乎都可以盡興而歸!在主要的展覽場地裡面,除了各家廠商割據的部份之外,還歸畫出一個給學校單位或者小型個人以及工作室展示的區域,加以區隔的結果,不但不會讓實驗性質的作品和大量生產的作品作混淆,也可以讓參展者不需要在茫茫家具海當中找尋獨特的作品,就可以在這個實驗區域中(叫做衛星展區)和獨立的學校單位或者設計單位作直接的溝通和長遠合作的討論。這樣的設計展可以說是內外兼具,並且從上游到下游都涵蓋到的一個展覽怪獸。真的是每個人的一生要來參與一次的設計大慶點。

看過米蘭展的人常常會說,光是展覽館之內,可能就需要花個三天才能逛個徹底。不過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就會在看完衛星展區之後,就會把其他的地方精簡到瀏覽過就夠了。(並不是其他地方沒有什麼好看的,不論是設計或者品質細節上,一家廠商幾乎都可以花個半小時以上,更不用說數百個廠商了。)展場裡面最令人驚嘆的,是每個廠商都在自己的展場上投注了相當大的功夫,無非是想把展場也當作一個大型的設計作品同時展示出來,甚至會讓人懷疑,他們的展場是不是另外有用途?要多次使用?如果真的就為了這個展覽做出這樣大型而且精細的作品,開銷和人工可說是相當的讓人難以想像!

當面的面對大型巨大的商業惡魔但是又能夠被施予可愛甜蜜蜜的實驗設計作品,米蘭展真的讓人無懈可擊呀!展場照來一張!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onday, May 25, 2009

少年手指虎預告片

先聲明,我完全不知道這部片子,也不知道原著的一丁點資訊。



但是就覺得很酷呀!還需要什麼其他的東西嗎?
人生就是不是全都很順遂的呀!就算是被利用又怎樣呢?
只要開心就好了不是嗎?只要盡力就好了不是?

就是覺得很酷呀!就算沒看過真的電影也是一樣呀!
這樣的預告片短短一分多鐘,就已經足夠了呀!
這不就是預告片的獨立性?預告片絕對不是只為了吸引人看本片而存在的呀!

日本人也許很多地方很怪異很詭異呀!
但是光是熱血這點就是只要一出現就讓人好喜歡呀!
這就是人生呀!不是嗎?誰管他你是哪國人哪裡人呀!!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May 19, 2009

義大利之旅--旅遊篇--翡冷翠章

一早的火車,在拖著行李奔跑之後,總是令人昏昏欲睡的。特別是窗外並沒有傳說中美麗的托斯卡尼的義大利風光的景色,只有一點一點殘留在玻璃上得雨滴。

佛羅倫斯是阿西剛到義大利的時候唸書的地方,一樣在西西里惡補的義大利旅遊觀光知識的時候,阿西特在地圖上圈出了他上課的地方「這裡轉進去有個小小的工作室一樣的地方」然後也同時在河岸邊的區域圈出說「這裡的巷子裡面有我最喜歡去的bar喔!」不過,等到離開翡冷翠之前,我們好像都沒有找到過。

我們旅行的原則是,如果旅館區和火車站並不遙遠,就拖著行李去一間一間看有沒有看起來恰當的,如果太難掌握,那就先把行李丟在火車站然後出站先去把當晚落腳的地方搞定。佛羅倫斯就是一個一出站就有無數個一星到三星旅館的地方,可能因為身為文藝復興發源地的緣故,所以幾乎就是到義大利旅遊的三大首選城市之一。在拿波里迷路到怕了的我們,在看到這麼多觀光客的時候,有違背包客精神的大叫道:「耶!觀光客我愛你們!」

義大利英文是行不通的,還以為英文是世界共通語言的人們在這裡鐵定吃鱉。在迷路的時候能找到一個聽的懂where I am? 或者I want to go的人,就算是三生有幸賺到的了。在拿波里幸好我們遇到了美國來的留學生,而在翡冷翠,似乎就比較English friendly一點了。

於是在翡冷翠,我們就在遊客的促永之下,順利的去看到了大圓頂的外觀,看到了聖母百花大教堂,看了博物館,也看了傳說中佛羅倫斯某家族的霹靂宮。難得的陽光似乎在我們剛到佛羅倫斯的第一天特別為了我們短暫的釋放(隔天又回覆正常的下起雨來。)徜徉在夕陽餘暉中,像是觀光客一樣的自在的感覺,稍微免除了背包客的不安全感。觀光化在此刻似乎一點都不是流俗和破壞的代名詞,反而是對外來人口的一種友善的表現(也許又會有種說法是,為甚麼要來打擾當地人的生活哩?到米蘭的時候朋友問我們有沒有遇到扒手和搶劫,我說沒有,我當下有在想我在義大利者種smoking friendly的環境下自然而然一直叼著煙的舉動,即使別人聽不懂英文也無所謂的跑來跑去的那種態度,是不是間接了保護了自己,也少了讓當地人的排外感?我不知道。)

原本是打算去托斯卡尼小鎮觀光的計畫,因為交通和時間的緣故打消了。不過在霹靂宮的後院的一隅,卻小小的實現了這個願望。也許不是真的能夠徜徉在陽光滿佈的鄉間小徑,在石磚和暖色系牆壁間穿梭農家小店,但是這瞬間的景象,卻足以讓我們能夠踏上了旅程,前往這次來義大利一個比較能夠說服別人「自己不是單純來玩的,而是作正經事」的目的地:米蘭。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義大利之旅--旅遊篇--拿坡里章


在西西里像是自己家一樣的待了三四天之後,我們在晚上九點多就到了火車站搭了臥鋪的歐洲之星往拿坡里前進。上火車之前,和阿西阿丹互道珍重再見和謝謝之外,阿西還告訴我們一些應該知道的事情,像是「歐洲之星的車子會折疊上渡輪,到了義大利本土之後才會繼續前進」還有「到拿波里之後記得注意扒手和搶匪」等等,不過第一件事情就在我睡夢之中度過,只有睡在下火車的時候琴玉唸了一下同樣一間臥鋪的年輕人在睡覺的時候不只打呼,還猛流口水並且用力的吸回來的聲音,讓他一整個火車臥鋪旅程整個睡不著。

「拿波里就像是中古世紀的紐約一樣」我們在離開拿波里之前偷偷下了一個這樣的結論。原因沒有其他,就是大家很認真自在而且自我的在拿波里過生活,在西西里惡補的旅遊書上的景點,無處不是充滿了塗鴉和自在的物件,在狹小通往山上星芒形的城堡的街道中,到處都是掛著前一晚洗的衣服和被單的晾衣繩(即使是在我們陰雨的天氣中也一樣,他們會另外用一塊藍色的塑膠布蓋著),樓下的朋友會對著陽台曬太陽的老人家大聲交談,所有穿梭巷弄的機車似乎從來沒有按過煞車的把手….義大利式的神龕總是多采多姿的出現在巷子的牆壁上,裡面膜拜的對象多樣到我除了耶穌之外一個也不認得….也許是因為歷史悠久,也許是義大利人的美學觀念多樣而活耀,所有原本可能醜陋破壞市容的物件,像是鐵窗,鐵門,垃圾桶,亂停車,亂塗鴉,亂貼的海報等等,都似乎用著一種「亂而美」的方式存在在這個城市當中。

於是,拿波里的人自我狂妄的生活細節,讓「花了半天找不到的星芒形城堡,居然還下起了大雨,讓拿波里港的景色變得迷濛起來」,還有「原本打算遠眺的火山在大雨的雲霧當中只能對照著歷史古畫來知道他的存在」,似乎都變得不要緊而且無所謂,甚至有點「這就是拿波里該有的亂七八糟的玩法呀~」的感覺。

差點忘記,拿波里有阿西口中好喝的咖啡和好吃的pizza(這不就是義大利的兩個招牌嗎?所以拿波里是義大利美食之最?)結果我們離開拿波里之前的結論是:「拿波里車站的咖啡廳的咖啡真好喝!」和「可以不要吃pizza就不要吃pizza了好嗎….」

於是隔天,我們就搭了一早的火車前往佛羅倫斯,也就是傳說中的翡冷翠。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義大利之旅--旅遊篇--西西里章

在西西里的旅程是自由的。有朋友的好處就是這個,其實也沒有對什麼風景名勝特別感興趣,除了人擠人之外,大概就是在別人說自己去過之後,還能夠接上話的說:「我也去過唷…那時候我們還$%&^了一下…」,除此之外,似乎也沒啥特別的用途。反正,其實我真正來到義大利的目的,除了「設計」,就是已經完成的「見到阿西和他老公」。

於是,就算整天就是在被昆蟲和鳥叫圍繞的餐桌旁邊天南地北的從獨立設計師聊到設計公司的狀況再聊到過三十之後的人生規劃,然後在吃飯前去樓下的果菜雜貨店買些食材回家弄點他們習慣吃得料理,這樣也覺得踏實,甚至…更踏實。畢竟人生的意義,就是該建立在自己和自己周遭的人所編織而成的生活細節,而不是離自己太過遙遠的歷史和陌生的古蹟上。光就這點來說,即使來到義大利,我也懶得去變更這樣的自以為是的道理。

於是就是在不想睡覺的時候去市區走走,去廣場走走,去覺得好吃的點心店買點甜到不行的西西里甜點回去配著吃,去西西里龍鬼蛇神年輕人會去的pub門口晃晃(因為恰巧是西西里足球比賽時間,所以路上一個人都沒有),沒有旅行的起點,也沒有因為去過了哪裡所以結束的終點,就像是自己即使繼續在這裡住個五年十年也無所謂一樣。而這一切都得謝謝很懂得生活的阿西和阿丹。

很慶幸現在還跟阿西聯絡。同時也很慶幸阿西嫁給了阿丹而不是其他人。從以前在大學的時候開始,阿西就是一個很不一樣的人,在意不一樣的事情,說著不一樣的語言。而阿丹,似乎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似的。打從到西西里的隔天清晨,我就認清到了這點。九點不到,阿西就對著睡眼惺忪的我們說:「卡布其諾還ok嗎?只是奶泡的功能好像壞了….」一會,看到發愣喝咖啡的我們的阿丹,就放起了像是punk一樣用力的搖滾樂,接著問我們要不要試試看他的電子鼓。笨拙而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就請曾經當作出片樂團鼓手的阿丹親自示範….早上十點,專業的鼓手在眼前乒乒砰砰的秀了一手...

去了可以讓阿丹這樣的西西里人說不完熔岩的故事的火山,下午在家中閒散的時候,阿丹又拿出了他珍藏各式的特技溜溜球,其中也包括他到台灣的時候買的溜溜球….阿西說阿丹小時候還因為玩溜溜球而得過名,我說他真厲害,阿西說:「他就盡會一些有的沒的….」

在街頭閒晃的時候,阿西阿丹說著不太正經的教堂軼聞,和義大利人對於古蹟的習慣和無所謂,說著教堂黑道和政府之間無所不用其極的掛勾利益,說著即使面對這樣的環境也無所謂的大部份義大利人們,說著原本已經不是很堅固的垃圾桶在上個禮拜又被不知道誰搞掉了一個輪子…..

下著雨的西西里,忙著看球的義大利人,讓我們的西西里之行安靜而自在。喔!說這些好像對想去西西里玩的人沒有什麼幫助?那我來提供一點有用的八卦好了….如果你從羅馬轉機到西西里的話,如果你的行李在你到了西西里機場又遲遲不從輸送帶出來的話,千萬不要急著對著聽不懂英文的義大利人咒罵你有多不爽要他們賠償負責之類的話….因為羅馬機場處理行李是出名的容易出錯,通常只要行李不見,你耐心的過三四個小時再回來機場,你的行李們就會出現在空蕩蕩的大廳中…..就像我們掉行李的時候,旁邊的義大利男人好像也不見了行李,他用著也沒有特別緊張的語調自言自語著:「oh….not again….%&^$!.....」

難道西西里就是這樣一個自然而然脫緒的很理所當然的地方?

在吃過晚餐在看著義大利新聞的時候,阿丹露出了台灣人看政論節目都會有的神情,對著電視機用我聽不懂得義大利文劈哩啪啦的「唸」了一大串…..(就像是美麗人生這部電影裡面義大利人有點接近囉唆的快速台詞一樣),這倒是讓我對這個小島有著莫名的認同感。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Tuesday, May 12, 2009

義大利之旅--朋友篇--西西里章

這次的義大利旅程主要分成三個部份,一個是米蘭家具展,一個是探望朋友,另外一個就是純粹旅遊。

先從簡單的來說好了。找朋友除了去米蘭展和所有設計從業的朋友和同學作交流之外,主要是要去西西里島找一個以前大學的同學阿西。阿西自從當年從成大畢業之後就去了義大利學習珠寶設計,接著認識了義大利人阿丹,到後來嫁給了阿丹在義大利定居。

從當初知道這件事情,到真的有機會去看看他們,其實也有三四年的時間了。畢竟西西里不是在隔壁,而是要飛過一個大西洋,再往南一段路程才能到達。前前後後加起來的時間,大概和回台灣沒有兩樣,所以這個計畫一直到了今年才有機會成真。阿西目前自己經營珠寶工作室,除了固定創作像是戒指和耳環的作品之外,也接受結婚戒指和其他客製化訂製。此外,阿西和他老公也在飼養蜘蛛,變色龍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特殊的寵物(也有像是貓咪和鳥這樣平常的寵物)很有研究,各色物種加起來大概至少有數十種(全都養在同一個公寓中)。

這次去的時候,也才知道阿西的老公還是曾經出過唱片的地下樂團的鼓手,目前是即將要畢業的醫學院的學生。因為這些錯綜複雜的個人特色,所以這趟去西西里探望他們的過程可說是多采多姿,不僅只於旅客一樣的遊覽,更聽了很多西西里在地的政治,社團和當地人的喜怒哀樂。

也許有人會想,知道這些和自己遙遠到毫無關係的事情,到底有什麼重要的?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這些事情僅僅是義大利南方小島的事情,如果把視野拓展到整個義大利,那這樣充滿各種色彩的風土民情是不是就呈現等比級數的擴展?如果在不能夠徹底了解當地人的心態和社會狀態,要怎麼作研究?要怎麼做生意?要怎麼作任何的事情呢?所謂全球化的經濟研究和人文調查,根據的都是帳面上的新聞報導和數據的研究,到底可以反應多少真實出來,我的懷疑就越來越深了。舉個例子好了。說到西西里,是不是就只能知道黑手黨?地中海?義大利南方?那會有多少人會知道,西西里的地下樂團的數量在過去一直都是義大利最多?有多少人會知道西西里的市長雖然和黑手黨掛勾的狀況之下,還連任了兩任,讓市政建設都一直在圖利黑幫和個人的狀態下停擺?也許這些線索在很多經濟專家和世界社會觀察家的眼中都是微乎其微的事情,但是卻是當地人真正掙扎和用血汗體會的社會現象。

在西西里的三天,從阿西口中轉達出在地搖滾青年阿丹對社會的態度和意見,身為聽眾的我們,有種不知道怎麼表達的心情。(我真的是出去玩嗎?怎麼感覺好像有點怪怪的)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

Muchacha's Boutique


如果你沒有我的msn(saxite@msn.com),也沒有用facebook加我為好友(Hovex)也沒有使用Plurk(also Hovex)也許也沒有我在加拿大的手機(250-891-7336),只有用blogspot這裡看我在幹麼....那麼,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一直沒有看到更新了...(因為被溫哥華Derek的媽媽盯上了,所以特別上來說一聲抱歉,嗚嗚)

在維多利亞的108-561 Johnson St, Victoria的paper box二樓,Summer繼續在進口設計創意商品上下功夫!所以持續觀察台灣他有興趣的設計師製造的產品並且擺在這個有點貧乏的加拿大帶來新血!

所以小弟我打從三月辭掉工作回去台灣一趟之後,在去了一趟義大利阿西探望之旅之後,就在閒暇之餘當起了顧店小弟,實質的接觸第一線的消費者,並且嘗試著熟練直接的銷售行為....>"< 很爛,真的很爛,小弟在這裡給我所有的作業務的朋友至上最崇高的敬意...(我的英文呀....>"<)

小小交代了一下最近的行蹤,算是一種對天的交代吧。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