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2, 2009

義大利之旅--朋友篇--西西里章

這次的義大利旅程主要分成三個部份,一個是米蘭家具展,一個是探望朋友,另外一個就是純粹旅遊。

先從簡單的來說好了。找朋友除了去米蘭展和所有設計從業的朋友和同學作交流之外,主要是要去西西里島找一個以前大學的同學阿西。阿西自從當年從成大畢業之後就去了義大利學習珠寶設計,接著認識了義大利人阿丹,到後來嫁給了阿丹在義大利定居。

從當初知道這件事情,到真的有機會去看看他們,其實也有三四年的時間了。畢竟西西里不是在隔壁,而是要飛過一個大西洋,再往南一段路程才能到達。前前後後加起來的時間,大概和回台灣沒有兩樣,所以這個計畫一直到了今年才有機會成真。阿西目前自己經營珠寶工作室,除了固定創作像是戒指和耳環的作品之外,也接受結婚戒指和其他客製化訂製。此外,阿西和他老公也在飼養蜘蛛,變色龍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特殊的寵物(也有像是貓咪和鳥這樣平常的寵物)很有研究,各色物種加起來大概至少有數十種(全都養在同一個公寓中)。

這次去的時候,也才知道阿西的老公還是曾經出過唱片的地下樂團的鼓手,目前是即將要畢業的醫學院的學生。因為這些錯綜複雜的個人特色,所以這趟去西西里探望他們的過程可說是多采多姿,不僅只於旅客一樣的遊覽,更聽了很多西西里在地的政治,社團和當地人的喜怒哀樂。

也許有人會想,知道這些和自己遙遠到毫無關係的事情,到底有什麼重要的?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這些事情僅僅是義大利南方小島的事情,如果把視野拓展到整個義大利,那這樣充滿各種色彩的風土民情是不是就呈現等比級數的擴展?如果在不能夠徹底了解當地人的心態和社會狀態,要怎麼作研究?要怎麼做生意?要怎麼作任何的事情呢?所謂全球化的經濟研究和人文調查,根據的都是帳面上的新聞報導和數據的研究,到底可以反應多少真實出來,我的懷疑就越來越深了。舉個例子好了。說到西西里,是不是就只能知道黑手黨?地中海?義大利南方?那會有多少人會知道,西西里的地下樂團的數量在過去一直都是義大利最多?有多少人會知道西西里的市長雖然和黑手黨掛勾的狀況之下,還連任了兩任,讓市政建設都一直在圖利黑幫和個人的狀態下停擺?也許這些線索在很多經濟專家和世界社會觀察家的眼中都是微乎其微的事情,但是卻是當地人真正掙扎和用血汗體會的社會現象。

在西西里的三天,從阿西口中轉達出在地搖滾青年阿丹對社會的態度和意見,身為聽眾的我們,有種不知道怎麼表達的心情。(我真的是出去玩嗎?怎麼感覺好像有點怪怪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