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9, 2009

義大利之旅--旅遊篇--拿坡里章


在西西里像是自己家一樣的待了三四天之後,我們在晚上九點多就到了火車站搭了臥鋪的歐洲之星往拿坡里前進。上火車之前,和阿西阿丹互道珍重再見和謝謝之外,阿西還告訴我們一些應該知道的事情,像是「歐洲之星的車子會折疊上渡輪,到了義大利本土之後才會繼續前進」還有「到拿波里之後記得注意扒手和搶匪」等等,不過第一件事情就在我睡夢之中度過,只有睡在下火車的時候琴玉唸了一下同樣一間臥鋪的年輕人在睡覺的時候不只打呼,還猛流口水並且用力的吸回來的聲音,讓他一整個火車臥鋪旅程整個睡不著。

「拿波里就像是中古世紀的紐約一樣」我們在離開拿波里之前偷偷下了一個這樣的結論。原因沒有其他,就是大家很認真自在而且自我的在拿波里過生活,在西西里惡補的旅遊書上的景點,無處不是充滿了塗鴉和自在的物件,在狹小通往山上星芒形的城堡的街道中,到處都是掛著前一晚洗的衣服和被單的晾衣繩(即使是在我們陰雨的天氣中也一樣,他們會另外用一塊藍色的塑膠布蓋著),樓下的朋友會對著陽台曬太陽的老人家大聲交談,所有穿梭巷弄的機車似乎從來沒有按過煞車的把手….義大利式的神龕總是多采多姿的出現在巷子的牆壁上,裡面膜拜的對象多樣到我除了耶穌之外一個也不認得….也許是因為歷史悠久,也許是義大利人的美學觀念多樣而活耀,所有原本可能醜陋破壞市容的物件,像是鐵窗,鐵門,垃圾桶,亂停車,亂塗鴉,亂貼的海報等等,都似乎用著一種「亂而美」的方式存在在這個城市當中。

於是,拿波里的人自我狂妄的生活細節,讓「花了半天找不到的星芒形城堡,居然還下起了大雨,讓拿波里港的景色變得迷濛起來」,還有「原本打算遠眺的火山在大雨的雲霧當中只能對照著歷史古畫來知道他的存在」,似乎都變得不要緊而且無所謂,甚至有點「這就是拿波里該有的亂七八糟的玩法呀~」的感覺。

差點忘記,拿波里有阿西口中好喝的咖啡和好吃的pizza(這不就是義大利的兩個招牌嗎?所以拿波里是義大利美食之最?)結果我們離開拿波里之前的結論是:「拿波里車站的咖啡廳的咖啡真好喝!」和「可以不要吃pizza就不要吃pizza了好嗎….」

於是隔天,我們就搭了一早的火車前往佛羅倫斯,也就是傳說中的翡冷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