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9, 2009

義大利之旅--旅遊篇--翡冷翠章

一早的火車,在拖著行李奔跑之後,總是令人昏昏欲睡的。特別是窗外並沒有傳說中美麗的托斯卡尼的義大利風光的景色,只有一點一點殘留在玻璃上得雨滴。

佛羅倫斯是阿西剛到義大利的時候唸書的地方,一樣在西西里惡補的義大利旅遊觀光知識的時候,阿西特在地圖上圈出了他上課的地方「這裡轉進去有個小小的工作室一樣的地方」然後也同時在河岸邊的區域圈出說「這裡的巷子裡面有我最喜歡去的bar喔!」不過,等到離開翡冷翠之前,我們好像都沒有找到過。

我們旅行的原則是,如果旅館區和火車站並不遙遠,就拖著行李去一間一間看有沒有看起來恰當的,如果太難掌握,那就先把行李丟在火車站然後出站先去把當晚落腳的地方搞定。佛羅倫斯就是一個一出站就有無數個一星到三星旅館的地方,可能因為身為文藝復興發源地的緣故,所以幾乎就是到義大利旅遊的三大首選城市之一。在拿波里迷路到怕了的我們,在看到這麼多觀光客的時候,有違背包客精神的大叫道:「耶!觀光客我愛你們!」

義大利英文是行不通的,還以為英文是世界共通語言的人們在這裡鐵定吃鱉。在迷路的時候能找到一個聽的懂where I am? 或者I want to go的人,就算是三生有幸賺到的了。在拿波里幸好我們遇到了美國來的留學生,而在翡冷翠,似乎就比較English friendly一點了。

於是在翡冷翠,我們就在遊客的促永之下,順利的去看到了大圓頂的外觀,看到了聖母百花大教堂,看了博物館,也看了傳說中佛羅倫斯某家族的霹靂宮。難得的陽光似乎在我們剛到佛羅倫斯的第一天特別為了我們短暫的釋放(隔天又回覆正常的下起雨來。)徜徉在夕陽餘暉中,像是觀光客一樣的自在的感覺,稍微免除了背包客的不安全感。觀光化在此刻似乎一點都不是流俗和破壞的代名詞,反而是對外來人口的一種友善的表現(也許又會有種說法是,為甚麼要來打擾當地人的生活哩?到米蘭的時候朋友問我們有沒有遇到扒手和搶劫,我說沒有,我當下有在想我在義大利者種smoking friendly的環境下自然而然一直叼著煙的舉動,即使別人聽不懂英文也無所謂的跑來跑去的那種態度,是不是間接了保護了自己,也少了讓當地人的排外感?我不知道。)

原本是打算去托斯卡尼小鎮觀光的計畫,因為交通和時間的緣故打消了。不過在霹靂宮的後院的一隅,卻小小的實現了這個願望。也許不是真的能夠徜徉在陽光滿佈的鄉間小徑,在石磚和暖色系牆壁間穿梭農家小店,但是這瞬間的景象,卻足以讓我們能夠踏上了旅程,前往這次來義大利一個比較能夠說服別人「自己不是單純來玩的,而是作正經事」的目的地:米蘭。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