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4, 2009

關於Tofino這個地方

Tofino聽起來好像是義大利的城市,但是其實他在加拿大西岸溫哥華島上的西北角,是個衝浪小城鎮。倒也不是真的那麼愛去,不過真的就這麼踏實的去了三次。第一次相當謹慎的安排了行程和餐廳以及旅館,只為了讓難得來加拿大的父母親玩的盡興,第二次把類似的行程走了一次,也是為了讓女朋友的母親以及家人玩的盡興。而第三次,就單純是跟朋友過去玩樂散心放鬆開心了。

行程沒有太安排,僅僅定了旅館,買了當地買不到的食材,隨手準備了一些自備的餐具,還有簡單的換洗衣物,就出發了。

除了六個人之外,另外還有兩個狗夥伴。自從小時候家裏的小白自己去過自己開心的生活之後,其實就沒有這麼踏實的和狗相處了。寵物的存在真的讓自己認知到,人的生命不單單僅只是為了讓自己過的舒服和快樂而已,有些沒有理由的關心和照顧,也同樣會帶給自己滿足感。開了房門即使全部的人類都在,也會問道:「臭狗和Jeda咧?」到海邊也不是逕自的看著海發呆,而是想要拉著不愛水的狗狗到去享受海水的清涼(雖然他們真的不是很想)。雖然同行的六個人中,每個人都帶著不一樣的心情在這個海邊的小鎮享受著假期,但是看著狗兒們的眼神和感覺,我想應該是雷同的吧?

海邊沒有什麼遊客,頂多就是三四群來玩的散客,還有好像講著烏克蘭話的老先生老太太們。我們六個人兩台車(其中有一台被迫休息了兩天,因為鑰匙被遺失在沙灘裡),有人剛畢業在找工作,有人硬是請了多天的假跑出來,有人把開的店丟給朋友照顧,有人就是這麼的來了(還一直在大家玩樂看電視的時候回客戶信)。中間可是有去浮淺的呀!就跟著local的潛水教練(?)跑去附近的島嶼旁邊的水域漂浮著,東看看西看看(也突然發現自己還跟水相處的滿好的),雖然沒有真的鼓起勇氣去衝浪,但是似乎和這群島嶼們的距離更近了一點。

前面是Jeda,後面是臭狗。

第一天吃了超豐盛(但是沒調味)的火鍋,第二天就大嗑燒烤了。中間固定會出現的就是當地的活跳螃蟹,新鮮的蟹肉,不管用怎樣的烹調,都因為新鮮而美味。蟹殼稍微弄破一下,蟹肉就像是雞肉一樣能夠整塊的抽出來。

即使不去餐廳吃又怎樣(雖然還是吃到好吃的餐廳在海邊),大塊的牛排用便宜的價錢吃出了職業級的享受,多虧有這些大廚級的朋友同行(特別感謝Sam和我家Summer)。


後記:其實,海,對於我自己來說總有著一種特殊的意義。如果人生充滿二選一,「要選山還是海?」,我鐵定選擇海。其實也不是從小生長在海邊的小鎮,也不是在海邊有什麼特殊的回憶,也不是有什麼特殊的人生活在海邊,但是就總是每每看著海,就像回到家一樣的安心。不論是在淡水,或者東北角,或者安平港,或者墾丁和枋寮,就著麼坐著,站著,凝視著,閉目感受著,海就能夠靜靜的包圍住自己的五感,消失自我。

然而,Tofino的旅程中,我發現的卻是「我凝視著海的時間變少了」。是因為什麼?

沒了,就這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