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4, 2009

叮咚



叮咚

在一聲叮咚聲之後, 一切都變得不太一樣了....

其實沒甚麼不一樣, 一樣的只用鹽煎所有的肉類, 一樣用水煮所有的青菜和麵食, 這樣到底有甚麼不一樣, 我問你...


我不太敢去拉開百葉窗, 只因為我不想面對對白雪柔軟舒服的那種興奮感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