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3, 2011

最近



很抱歉,我現在在打無謂的文字,而不是回信。

但是我真的沒辦法將我的血液活化來過我現在的生活。

我對著我家的餐桌發呆,想要在凝視當中找到一個純粹的感覺,

但是我發現什麼都被拉扯著凝結著模糊。

於是,

最近我只能這樣充耳不聞,視而不見。


祝福你們。
[CLICK to Read MorE and MoRE]